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皋涂恨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澜漪小筑 来源:晋江文学城

Z市一个普通的一居室里,轻扬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许久后,显示着“徐云娜”三个字的手机屏幕终于暗了下去。

靠窗的床上一个人影忽然坐起来,大口喘着气,杏目大睁的盯着前面雪白的墙壁,刘海湿漉漉的搭在额上,她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这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屋子,入目的一切既熟悉也陌生。

她掀开被子,走到窗前,楼下车来车往,路旁的公交站台上,几个人正在等车,眼前再正常不过的画面,对她造成的冲击却是难以形容的,任谁在朝不保夕的末日摸爬滚打了四年,忽然被送回太平盛世都没办法第一时间接受的。

没错,这人正是前一秒毅然自爆,却于下一秒在自己租的屋子里醒来的徐妍。

忽然像想到了什么,徐妍冲到床前,拿起手机,然后就对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发起愣来。

她全然无视那两个未接来电,点开浏览器,在搜索一栏输入了“z市安平号”几个字,搜索结果一出来,徐妍心一沉,一切皆是梦境的幻想已然破碎,除了她的离奇重生,其他都未改变,末世已悄然来到。

上一世末日开始后一个月,就有人总结出早有征兆的各地诡异事件,而Z市最早一个事件就是安平号游轮,整条船带着200多名游客忽然在江面上消失,再次出现时船身严重破损,搜救人员上船发现船里已**间炼狱,到处是残肢肉块,血流满地,没有幸存者,只有千疮百孔的船壁述说着不寻常。

政府还在调查安平号事件时,一件又一件离奇事件接连发生,半个月后,末世降临。

徐妍盯着屏幕上的时间,努力回想发生在Z市的几个事件,现在的人们还不知道,这些事件既是灾难,同时也是机遇。

前世末世一年后,就有几种关于末世起源的说法流传出来,其中接受度最高的就是异世论,这种说法认为所谓的末日其实就是异世降临,地球和异世界的空间壁垒崩溃破碎,两个世界逐渐融合,怪物、元能、卡牌都是异世界的产物。

两个世界的融合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融合之初,空间壁垒的破碎是小范围的,导致两个世界在极小的空间进行短时间接触,也就造成了各地的离奇事件发生。

徐妍终于理顺了将发生在Z市的几个事件,毕竟事发时她就在Z市,看末世后别人的总结时也格外留心Z市的情况,而在她记忆中,最近的一个事件就在今天!

Z市西站里,站台上站满了等待动车的乘客,烈日当头,人们多在焦虑而安静的等候着,人群中几个看着像大学生的年轻人仍兴奋的交谈着。

姚晶晶撞了下一旁梁晨的胳膊,不满的说道:“看什么呢,一直心不在焉的。”

梁晨收回视线,淡淡的回了句:“没什么。”他总不能说他看一个姑娘看呆了吧,老实交代的话毫无疑问这一路都会成为他们的调侃对象。

另一边的董浩却顺着梁晨的目光看见前方一个纤细的身影,栗色的长发绑成了马尾,穿着很简单,T恤配短裤,这么热的天脸上却戴着口罩,从他这个角度也就能看到对方光洁而饱满的额头,笔直纤长的腿,尽管如此,自诩阅女无数的董浩也不由得由衷赞一句美人。

董浩拍了拍梁晨的肩膀,给了对方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兄弟,我懂你。”

一旁董浩的女友蒋岚放下手机,抬头瞪了自己男友一眼:“死耗子,别把梁晨带坏了,小心晶晶找你麻烦。”

气管炎的董浩闻言立马抛下兄弟,安慰女友大人去了。

这时动车进站了,人们有秩序的上车,梁晨走在后面,惊喜的发现他一直关注的马尾女生跟他们是同一节车厢。

几分钟后,动车缓缓驶离车站。

梁晨坐在车厢后方,靠近过道的位置,从他这只能隐约看见斜前方的马尾女生。他心不在焉的点开新闻网,查看最新的资讯,如今最火爆的不是哪部电视剧,也不是哪个综艺,而是各地频发的事故,是的,这种有着几十甚至几百伤亡的事件,官方的定位就是事故。毕竟没有幸存者,遇难者死亡方式也太过蹊跷,或许唯一掌握情报的政府有所隐瞒,所以事件过去快一星期也没有明确的说法。没有人将各地的事件联系起来,毕竟全国每天发生的事故也不是小数目,但梁晨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这辆开往K市的动车全程用时只有40多分钟,也就一集电视剧的时间,所以车上的人少有睡觉的,聊聊天,玩玩手机,很快就能到K市。

徐妍显然是个异类,她在座位上坐下后就开始闭目养神,但她其实没睡着,末世四年的经验教会她除非确定环境的绝对安全,否则失去意识毫无防范就很可能让自己丢掉小命。

动车忽然轻微的颤动了下,徐妍睁开眼,看向窗外,玻璃外不知何时起忽然起了浓浓大雾,视野里只有白茫茫一片,没多会,动车彻底停了下来。

徐妍感觉身体里多了股熟悉的能量,因为太过微小,普通人可能无法察觉,但与这种能量为伴了四年的徐妍绝不会弄错,她在心里默念了句:

来了。

很快也有乘客发现了异状,一个年轻妈妈抱紧怀中三岁的女儿,不安的说了句:“动车怎么停了,这还没有到站吧,也没有提示声啊?”

坐在靠窗位置的乘客很快反应过来:“快看窗外!”

这么一嗓子后,乘客纷纷挤到窗边,看着外面诡异的浓雾,按理说下午不可能有这样的大雾,

除非是雾霾,但看外面白雾缭绕,犹如仙境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雾霾。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关于雾还是雾霾争论不休时,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乘务员走进车厢,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说道:“请乘客回到座位坐好,动车目前发生了一些故障,我们的列车长正在处理,相信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为了乘客的安全着想,请待在自己的座位上,有问题可以找乘务员。”

在乘务员的催促下,乘客纷纷回到座位坐下,车厢一时安静下来,就在这时,“啪”的一声脆响清晰的传进了车厢内每个人的耳中。

“什么声音?”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

没等到人回答,越来越多的“啪啪”声响起,密密麻麻,犹如放鞭炮一般。

“车窗,是车窗!”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纷纷看向车窗,只见其上遍布裂痕,如蛛网一般,而且裂痕还在不断的增多,不断的扩大,不时发出“啪”的脆响。

这时乘客们已慢慢意识到了不寻常,脑袋灵光的已经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数起重大事故联系起来,刚看过相关新闻报道的梁晨自然也想到了。

他小声对几个同伴说:“你们知道最近的几起离奇事故吗,我们Z市的安平号游轮。”

两个女生还没反应过来,董浩已经一脸惊恐的看向梁晨,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安平号二百多人全死了,你不会认为我们和安平号一样吧?”

梁晨指尖飞快的点着手机屏幕,几秒种后,他抬起头来,一脸凝重:“恐怕是,手机完全没有信号,这种情况应该和窗外的白雾有关。”

两个女生里,姚晶晶最先回过神来,她从包里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木然的摇头道:“没有信号。”

蒋岚茫然的看着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安平号?”

董浩难得的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女友身上,他猛然看向裂痕遍布的车窗,激动的说道:“安平号的人都死在了船上,既然车窗都碎了,我们正好逃出去,说不定外面什么事都没有。”

梁晨不赞同的摇头:“首先我们不确定是不是安平号那样的情况,贸然跳窗并不明智,现在最坏的情况就是安平号上发生的事在这辆动车上再次发生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新闻里的一句话,安平号在江面失踪近三小时后才再次出现,如果我们是和安平号同样的状况,你们能确定我们现在还在地球上吗?”

四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坐个动车就玄幻起来了?

梁晨看向车窗:“那个白雾告诉我,恐怕我们已经不在动车的正常线路上了。”

姚晶晶已经六神无主,四人中看上去最镇定的梁晨便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她一把抓住梁晨的胳膊,惊慌的道:“那我们怎么办呀?”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从车顶传来,原本嘈杂的车厢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的车厢里,每个人都能清晰的听到“啪嗒啪嗒”的声响。

董浩朝上指了指:“在车顶。”

姚晶晶已经要哭出来了,颤着声音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车厢里气氛一时紧张无比,年轻妈妈抱着的小女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轻声安慰,不明情况的人吵着要见列车长,车厢里顿时又乱成了一锅粥。

这时“哗啦”一声,车厢后部一面饱经摧残的车窗终于彻底碎裂了,坐在窗边的中年妇女愣愣的看着飘进来的白雾。

下一秒,一个鲜红的东西快如闪电般弹射进来,瞬间击穿了中年妇女的胸口,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卷着女人的身体从车窗飞快缩了回去。

“啊!!!!!!!!!!!!!!!”

延伸阅读

戎德坊白酒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x4qz.shtml
戎德坊白酒,地处金沙江、岷江、长江三江之口,宜宾古称“戎州”,被誉为“万里长江城”,

瑞士梦缇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1ih.shtml
SWISSMONTÉE瑞士梦缇便是在世界享有盛誉的瑞士护肤圣品之一。瑞士是全世界每年

红顶屋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a8vl.shtml
红顶屋工艺品以民族风、传统文化为载体,拥有独立的市场运营机制,具备个性特色定位的设计

欧发氢碳油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s7f1.shtml
欧发氢碳油,创新高科技产品,加热均匀,火力强劲,促进节能环保能源效果利用,得到了社会

泊品仓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6uvw.shtml
泊品仓是国内进口商品连锁品牌,在深圳前海自贸区成立,并设有保税仓,隶属香港泊品仓集团

果真鲜水果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bgfh.shtml
小投资大回报是所有加盟商所期望的,但是却很难遇到这样的好机遇,不过果真鲜水果超市品牌

桂驰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nimm.shtml
桂驰钥匙扣总部坐落在举世闻名的小商品城—浙江义乌经济开发区,主产:钻石画,木制娃娃挂

特蕾莎干洗店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utz6.shtml
特蕾莎干洗店是重庆市涤丰洗染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知名品牌,专业从事洗涤设备销售、洗衣店连

华达杰瑞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y6dn.shtml
华达杰瑞生物技术将借助于以擅长产业打造、资本运营著称的嘉联集瑞婷”胶原蛋白维E颗粒、

吉福插座加盟  http://www.thomasdigitalservices.com/dyfi.shtml
吉福插座,电工品牌,中国,生产电缆头、电缆附件、高压电缆附件、冷缩电缆附件、热缩电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界之戒绝煞

    “快走!”谢言倒也果决。他横跨在苏离身前,体内的气势尽数掠出,疯狂的对着莫凌涌去。倒不是说谢言很在乎苏离的生死。他真正在乎的,是通玄丹的炼制方法。如今。莫家大概率已经和皇室联合在一起,即使他回到极品阁总部,告诉了阁主,也有些无济于事。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的救下苏离,保住通玄丹的丹方,用丹方来让莫家和

  • 木子青立在线阅读要活着

    第九章一定要活着长安城。‘嘭’李世民大怒,拍案而起:“废物!一群废物!这么多天了,总说发现踪迹,却始终没有将人拿下。”案前,文臣武将皆低头不语。只有长孙无忌上前一步,道:“太子殿下息怒!既然踪迹始终未断,那么拿下余孽便是迟早的事。况且,晋北五鬼也已经出发,料想也该追上了。”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逼宫李

  • 提前进化:史前降临在线阅读第三章

    电梯终于又开始运行了。然而没有人为此开心。殷岚还是站在那里,武警在旁边撑着门,试图让她忘记刚刚那一幕,他笑着问道:“你刚刚是怎么发现那个病患躲在安全通道门口的?”殷岚空洞的眸子看向他,武警脸上的笑渐渐僵硬了,他无措的摸摸鼻子,正准备道歉,殷岚却突然开口了:“她看着我下电梯往安全通道跑,自然会想到去安

  • 弃渣后我和他兄弟好了在线阅读第4节

    第4章险恶用心“奇遇,真的是奇遇啊,没想到小爷运气这么好,看来还要多谢王玉书那个混蛋,如果不是他将我丢在这里,也不会遇到这个大魔头了。”周峰喜滋滋地收好青铜小鼎,然后又抓起储物袋,找了附近一块巨石旁边,开始挖坑埋下储物袋,然后将土填平,并且放上一些杂草,掩盖痕迹。随后,周峰又环顾四周,仔细看了看这里

  • (系统)444号馄饨铺之第九章

    Battle的时候雪梨先来,她状态很好。而且前几天录歌的时候,陆展元指点过她一些东西,她按着陆展元说的技法试了之后,果然气声稳了很多。唱功又上了一个小台阶。陆秋水站在台下,朝着那边首排座位张望着。陆展元跟顾泽的座位紧挨在一起。节目组能请来这两个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压根也就不会有让着两位大佬上台的妄想。

  • 穿越萌学园之我是星然在线阅读叔叔跑路了

    舒夜语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更加肆无忌惮的盯着释小海。学校里面那帮家伙总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让自己羞的不敢抬头,想不到今天有个男孩子却被自己盯得脸红心跳,真是痛快啊!要是…“砰!”还没等她想完,眼前一黑,额头已经撞在了一根水泥杆上!舒夜语只觉得额头上像被人打了一拳,疼的简直无法忍受,小嘴一咧,“哇

  • 魅医倾城在线阅读第2章

    是的,那封信大概就是影响白逸最深的事了。白逸在收到那个灵脑后,回家就迫不及待的安装启动了它,在开机画面过后,灵脑投射出一个虚拟键盘,按照说明书用手指轻轻碰一下那个名为回车的按键,黑底白字的画面就被灵脑屏幕投射了出来。桌面相当朴实,就是一个大大的“灵”字,然后,桌面上只有三个图标,一个叫做浏览器,可以

  • 重生之学渣逆袭记之让他化龙又如何?【第五更】(9)

    打赏加更,话说继续求土豪打赏支持啊,收藏的赶快收藏,不要再犹豫了,啧啧!——一行人在七星大酒店经理的带领之下朝着酒店顶楼天台走去。如此巨大的酒店,乘坐电梯都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才到达顶楼,将天台的铁门打开,李旭峰几个人走到了天台上面。很宽阔,天台顶部晾晒着酒店客房的被子和chuang单。以李旭峰目光的敏

  • 我的同桌是班花在线阅读第五节

    “风扬!”陆风扬刚刚看过后台,身后就传来了陈雁南略带些倦意的声音,“总算找到你了,我已经把你要的东西拿到了——不过,你要这个干什么?”陈雁南说着,递过去一把金色的钥匙,钥匙本身看上去很是贵重,但也许是常年无人使用的关系,即便已经经过了简单的擦拭,钥匙上也还是留着几块丑陋的污渍。陆风扬看了一眼气喘吁吁

  • 异界崩溃之我是大恶人在线阅读被迫相亲

    王安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很久也没回来,女孩一开始观察了自己一会,过了一段时间,可能觉得尴尬就主动和曲未说起了话。“素闻王先生是一名教师,不知道教的是什么科目呢?”“数学啊!”曲未回想起王安和自己的对话回答道,奇怪,这房东租房子给王安不是知道他的职业吗?怎么还会问自己。“你就不好奇我是做什么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