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宙域疑云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重楼宏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叶惟安领着纪苗到了家,张姨看见他俩,惊呼了一声:“这是怎么了?”

她催着叶惟安去换衣服和鞋子,又去哄纪苗:“苗苗,阿姨把小熊给你拿去烘干再给你好不好?”

纪苗松开手将小熊递给她,但是拉着叶惟安的手不太愿意松开。

张姨只能又轻声哄:“苗苗先松开安安哥哥,安安哥哥去换了衣服就来陪你了,不换衣服会感冒的。”

纪苗很懂事,听张姨这么说,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松开了手。

等到叶惟安换完衣服从二楼下来,小姑娘正坐在沙发上一眨不眨的望着楼梯口。看见他下来,脸上终于绽开一个笑,眼神亮晶晶的喊:“安安哥哥。”

叶惟安点了点头,冲着纪苗笑了笑,走到小姑娘身边坐下,他看出来了,纪苗特别缺乏安全感。

张姨端了两碗甜汤出来,放在他们面前。叶惟安想问问张姨为什么,但此刻显然不太合适,他便暂时歇了心思。

喝了甜汤,叶惟安陪纪苗看了会儿电视,时间已经不早,纪苗揉了揉眼,张姨走过来问:“苗苗要睡吗?”

纪苗点了点头,但是扯了扯叶惟安,让他陪自己上去。

张姨看着他俩上楼,笑着说:“苗苗果然很喜欢安安呢。”

叶惟安哄好纪苗上床,细心给她拉好被子,等到看她闭了眼,才关了灯轻轻阖上房门。

张姨看他出来,问他:“安安困吗,要不要睡觉?”

叶惟安摇了摇头,他还想问问关于纪苗的事,纪苗聪明又懂事,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就算有点内向,也不应该是这样。

正在此时,门关传来了动静,是纪萧和谭子熙回来了,看见叶惟安,谭子熙脱掉高跟鞋,走进来对他笑笑,“安安还没睡呐。”

纪萧边走边松领带,看叶惟安神色似有犹豫,问他:“安安想说什么?”

叶惟安看纪萧眉宇间带着疲惫,有点担心,便写了两个字,‘公司?’

谭子熙带他到沙发上坐下,说:“就是一点小事而已,安安别担心。”

张姨端了水过来,纪萧坐到对面,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眉目舒展开来,望向他:“还有什么想问的,没关系,叔叔阿姨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的语气太过温和,叶惟安的心里慢慢松了不少,他将今天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诉给他们。又写了大大的三个字,‘对不起。’

不管纪苗性格怎么样,他还是有些自责的,没照顾好纪苗是他的责任。

谭子熙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安安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苗苗她……”

她眼底闪过一丝痛苦,有点说不下去。

纪萧揉了揉额角,问叶惟安:“你有没有感觉到苗苗情绪表达有些问题,而且特别没有安全感?”

没有安全感叶惟安感觉出来了,但情绪表达有问题他只能感受出来一点。纪苗在他面前能哭能笑,聪明乖巧,他没感觉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哭的时候大多情绪外放,今天纪苗哭的时候,声音很小,收的厉害,就像有一个屏障堵着,他才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纪萧声音沙哑,“是我们的错。”

他们两年前才回国,之前一直在国外。纪苗小的时候,他们事业刚起步,成天都很忙,没空照顾纪苗。

于是他们就找了个阿姨,谁知道,那个阿姨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他们在家的时候和和气气,等他们走了根本对纪苗不上心。

那时候纪苗小,也不太会表达,纪萧他们便不清楚阿姨的所作所为。

阿姨不愿意管纪苗,自然也不愿意费劲带着她出门玩,纪苗就只能成天待在屋子里,饿了渴了也不敢说话,只有谭子熙给她买的小熊陪着她。

后来有一天,外面下着暴雨,夹杂着闪电和轰隆隆的雷声,那个阿姨想起来自己家里的衣服还没收,竟然将纪苗锁在房间里出了门。

等到纪萧他俩回到家里的时候,屋子里黑漆漆的,纪苗缩在床的角落,抱着小熊,连哭都不会哭了。

纪萧发了大怒,谭子熙气的浑身发抖,但是一切都晚了。

从那天以后,纪苗怕见一切生人,不哭也不笑。出门必然要带着她的那只熊,不然便会惊惶万分。

纪萧和谭子熙痛苦万分,商量了一下,便带着纪苗回了国。他们陪了纪苗很长一段时间,张姨也很有耐心,纪苗才慢慢恢复到今天这个情况。

“但还是不行,”谭子熙捂着脸,回忆让她感到痛苦,“苗苗现在在熟悉的人面前显的很正常,但在陌生人面前,她还是会回到那种状态,都是我们的错。”

叶惟安听着,心中溢满了心疼,他抿了抿唇,握笔的指节用力到发白,‘一定会好的,我会好好陪着她。’

谭子熙愣了愣,终于扯出一个笑容,“安安真乖,阿姨相信安安。”

纪萧望着他们,也笑了笑,说了跟张姨一样的话,“苗苗很喜欢安安呢。”

纪苗第一次见叶惟安就表现的很正常,但叶惟安显然不是她熟悉的人,对于他,纪苗是本能的亲近。

第二天,纪萧和谭子熙又空出来一天时间,开车带着叶惟安和纪苗在H市转了转。

女人的购物欲果然可怕,腿上挂着一个出门见人就自闭的纪苗,谭子熙还能面不改色的把高跟鞋踩的咣咣响,店门串了一个又一个。

男人在女人逛街的时候天生就是劳动力,叶惟安和纪萧无奈的跟在后面,手上都提满了袋子。

但纪萧脸上是习以为常的纵容,而叶惟安则有点惶恐。

这些袋子其实大多都是谭子熙给叶惟安买的东西,谭子熙根本不问他,欺负他两手挂满了袋子,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她觉得叶惟安什么都缺,看见什么都想买。

叶惟安空不出手,写不了字,急的满头大汗,他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东西。

纪萧安抚他:“没事安安,你总得满足你阿姨的购物欲,我家里的领带都得有两抽屉了,一天换一个都换不完。”

然后纪萧挪了挪一只手的购物袋,凑到叶惟安耳边小声说:“你不知道,你阿姨人送外号,购物狂魔。”

谭子熙很敏锐的回头:“纪萧,你是不是在跟安安说我的坏话。”

纪萧立马又把刚才塞到左手的袋子换到右手,面不改色,“没有,我在给安安说你今天打扮的很好看。”

谭子熙神色满意的又回过头,疯狂挑东西。纪萧小小的舒了口气,叶惟安被逗的嘴角翘起,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直到谭子熙回头问叶惟安饿不饿,叶惟安疯狂点头,谭子熙才停止战争,心满意足的找了家餐厅。

快被袋子坠的走不动路的纪萧和叶惟安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解脱。

回家的途中,车子路过一个游乐场,纪苗扒着车窗,目不转睛。叶惟安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疼。

纪苗小时候被关在家里,就算回国之后纪萧他们陪了她很长一段时间,但公司的事情繁多,去游乐场的次数肯定也不多。

叶惟安在纸上问,‘我明天可以带苗苗去游乐场玩吗?’

谭子熙说:“当然可以了,你是苗苗的哥哥。”

她又回头问纪苗:“苗苗,想去游乐场玩吗?”

纪苗收回目光,点了点头。

谭子熙笑了笑,“安安哥哥说明天要带你去玩。”

纪苗双眼一下子睁大,她看向叶惟安,“真的吗?”

看到叶惟安点了点头后,纪苗蹭过来,生怕他反悔似的,抱住他的胳膊。

吃过晚饭,纪苗扯了扯叶惟安示意还想出去转,谭子熙有点吃味,语气酸酸的,“苗苗有了哥哥就不要妈妈了呢。”

但她很快便高兴起来,因为张姨把烘干的小熊递给纪苗时,纪苗第一次摇了摇头,只攥紧了叶惟安牵着她的手。

谭子熙和纪萧对视了一眼,惊喜万分,纪苗一直把小熊看的很重,几乎成了溺水之人的浮木。

她终于愿意不再依赖小熊,不能不说这是一大进步,而这,都是因为叶惟安。

叶惟安被几人突然亮起来的眼光看的很不好意思,赶紧领着纪苗出了门。

谭子熙今天买了一盒糖,正是之前纪苗给过他的,叶惟安其实很喜欢吃甜的,况且又领着纪苗,便在临走之前拿了几颗放在背着的斜挎包里。

斜挎包也是今天谭子熙给他买的,她说这样叶惟安就可以随身携带本子和笔了,比背包方便许多。

出乎意料的是,叶惟安又在湖边见到了肖璟呈,还有昨天骑机车的那个人。

肖璟呈此时眉头紧锁,唇角崩成一条直线,眼皮子冷淡的合着,遮住了眼里的潋滟,整张脸便透出了几丝冰冷。

他没在草地上躺着,而且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长腿交叠,姿态依旧懒散,却透出几股子不耐烦。

耳边就像有只苍蝇一样嗡嗡嗡,肖璟呈下意识摸了摸兜,一顿,更烦躁了,很想一拳砸到顾时那张帅脸上让他闭嘴。

顾时天生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类型,都察觉到肖璟呈的怒气蹭蹭往上涨了,还是不怕死的叨叨。

“说真的呀,你真的跟关西打了*,你真的从今天早上就没再碰糖?我天哪你这个嗜糖如命的家伙,关西到底是怎么说服你打这个*的哎,如果你输了会怎么样啊……”

肖璟呈终于按耐不住,紧了紧手指骨,不耐道:“闭嘴。”

看到肖璟呈拳头都提了起来,顾时终于用手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闭嘴。

耳边恢复清静,肖璟呈的眉头终于松开了点。

但顾时只闭嘴了两秒,就突然又张嘴,“哎,那不是昨天那俩人吗?”

肖璟呈微微掀开眼皮子,懒洋洋瞄了一眼,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嗯字。

顾时摸了摸下巴,“你别说,那男生长的还挺好看的。”

肖璟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交叠的双腿换了换位置。

纪苗也看见了,她指了指肖璟呈,仰头看向叶惟安:“哥哥,是昨天那个哥哥。”

叶惟安有些讶异,看来纪苗对肖璟呈的印象也不差,肖璟呈似乎也住在这个小区,那倒是可以让纪苗尝试着跟肖璟呈认识一下,或许对纪苗的恢复有帮助。

他想了想,蹲下身,掏出一个糖,他写字怕纪苗看不懂,于是这两天教纪苗看他的嘴型。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再加上些手势。纪苗很聪明,专注的盯着他,一般都能看懂。

他问纪苗,‘苗苗要吃糖吗?’

纪苗点了点头,叶惟安便将糖剥开塞到她嘴里,然后他又摸出一个糖,指了指肖璟呈,‘苗苗想给那个哥哥吗?’

纪苗又点了点头,有些犹豫,她还是有点害怕,不太敢迈出那一步,叶惟安用眼神鼓励她,又轻轻推了推她。

纪苗走出两步,又回头看叶惟安,叶惟安朝她摆摆手,带着鼓励的笑。

纪苗便朝肖璟呈走去,叶惟安还是有点不放心,悄悄跟在后面。

肖璟呈耳边突然炸开一声惊呼,拳头又差点没忍住挥上去,他忍无可忍睁开眼,却听顾时说:“璟呈,朝你走过来了哎。”

肖璟呈转过头,看见那个小姑娘走到自己面前,脸上还带着点怯,但伸出的手很坚定,她的手中放着一颗糖,眼睛亮晶晶的,“哥哥吃糖。”

肖璟呈一噎,他为了赢今天这个*,都没在兜里装糖,这样想吃也没得吃,这是干什么,千里送糖?

顾时忍笑忍的整个肩膀都在抖动,轻声在肖璟呈耳边说:“这小姑娘怕不是关西派来的间谍吧?”

纪苗见肖璟呈不接,一时有些慌,但叶惟安的鼓励很明显起了作用。

她想起来叶惟安喂她吃糖的情景,便剥了糖纸,踮起脚,递到肖璟呈嘴边,声音有些颤抖:“哥哥,糖很好吃的。”

肖璟呈还在思考怎么拒绝,冷不防直接被递到嘴边,一时不察,下意识的叼住糖含到了嘴里。

顾时被眼前的变故惊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拍着椅面哈哈大笑:“这小姑娘果然是关西派来的间谍吧,是吧是吧,肖璟呈你输了啊,所以你输了到底要干什么?”

他的嘴跟机关枪似的,都不带喘气的。

纪苗被他吓的一下子转身跑到叶惟安面前,抱住他的腿,叶惟安轻轻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抚。

他疑惑的眨眨眼,不太明白什么间谍,什么输了,但他没再有问的机会。

那边,肖璟呈终于爆发,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腕,冷笑道:“很好笑是吧,我今天晚上就让你好好笑笑。”

说完,他便将顾时一把拽起来。

顾时惊恐睁大眼,便叶惟安伸手,喊道:“哎那边那个小帅哥,救命啊!”

肖璟呈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捂住顾时的嘴,将他拖走了。

纪苗有些慌张的看着叶惟安,叶惟安又摸摸她的头,告诉她,‘没事,别害怕。’

延伸阅读

雄记茶厂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nyd0.shtml
雄记常养茶采用多种天然植物为主要原料。以纯朴归真的制备方法,结合科技的提取工艺,通过

玛思可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ab04.shtml
玛思可美甲是广州唐蔻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坐落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公司始终坚

卓洋水晶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sw49.shtml
卓洋水晶招商连锁_卓洋水晶代理_公司简介广州卓洋珠宝有限公司自1998年引进香港先进

依娜EANA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n9g6.shtml
EANA手表加盟信息介绍:EANA手表品牌主营珠宝、钟表类产品。1996年创办于台北

上品农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xqnr.shtml
上品农蜂蜜是原生态东北椴树蜜、野生食用菌、有机大米、有机杂粮、山产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阮仕RUANS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nrwk.shtml
阮仕珍珠,一、产品特色:款式新颖时尚,公司一直来非常注重饰的设计,遵循向消费者要设计

天宇珠宝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s8u4.shtml
安徽天宇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位于安徽省无为县高沟镇。公司前身位于高沟珍珠市

辑里蚕丝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6u7q.shtml
辑里蚕丝是一家专业经营家用纺织品的企业,只专注于国际高端时尚床品,其主打的健康环保裸

品度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xnl9.shtml
品度床上用品总部一直专注于天然蚕丝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历经多年的市场磨砺,已经发

嘉美加盟  http://www.catskillmountainembroidery.com/ykwk.shtml
嘉美医疗器械位于广东省江门市,占地面积很过23000平方米,是从事医疗病床研发,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致玄魂之痴心守护(9)

    沈然作势要关门,下一秒,沈轻反应过来,沈然的性格,是不会放弃任何耀武扬威的机会的!如果事实真的跟她说的一样,那沈然为什么不开灯,她的眼神明显是慌乱的。沈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使劲推开沈然,手摸索着把灯打开,冲向床头。果然,傅亦寒已经没有意识了,他脸上泛红,呼吸有些急促。沈轻哭着摇了摇傅亦寒的身体,大

  • 玉枝骄在线阅读第十节

    顾令筠一脸不可思议,“白才人,探子?”邓公公虽是诧异她反应如此大,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是啊,据说在她宫里是直接搜出了证据,现在已经被压去了大理寺。”“此事当真?”顾令筠再三确认。“回娘娘,此事千真万确,和白才人同住一宫的因此受了罚。”无异是平地一声雷,顾令筠呆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你们

  • 恶魔诡计天之林德斯之死(7)

    李小童随亿关天来到一堆黄土前。亿关天站在黄土前沉默了大概三十秒,李小童见他望着那堆黄土一动不动,断定那应该就是那位老师也就是自己房东的坟墓。但想想怎么那么简陋呢?李小童没想太多,人们都说在神的面前不能有太多的杂念,坟前也不例外。于是跟着亿关天一同默哀。没想到,亿关天不是在默哀,突然转过身对李小童说:

  • 顶流陪我走花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截灵神阁,中央圣地,截灵神碑。原本截灵神碑上铭刻着的功法只供截灵神阁的弟子参悟。但今日神碑旁边却只坐着万初圣地的圣子夏一衍,前几日人山人海的中央圣地今日显得十分冷清。其他截灵神阁的人都被阁主通知在今日不能到神碑旁修炼,今日特殊情况,圣地仅对夏一衍一人开放。只见夏一衍盘腿打坐,如老僧入定般,片刻后他眉

  • 秦时国漫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8.“妹妹,这些我全拿走了。”百里春拍拍帝君的肩膀,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帝君默默地看着她拿走一大筐赤月葫芦,心里有苦说不出。百里春捡了便宜,刚好弥补了损失的帝子竹丝和八宝菇,心里满意至极。最意想不到的是,变幻成自己模样的帝君,真的是乖巧极了,温柔极了,听话极了,可爱极了。她在不知不觉中占了这么

  • 凰情—桃花缘在线阅读第10章

    七彩绳又是一年七夕节,每到这个日子,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里就会被一种特殊气氛笼罩起来。屋里的警察们心情都同样矛盾复杂,大家都似乎急不可耐盼着一件事情发生,可又不忍心这件事真的发生。中午刚过,主管网络的女警张英急冲冲地跑进王队长的办公室,神色略显慌张地说:“张队长!来了来了。他又来了!”王队长平时的午饭都

  • 君子若凌云在线阅读第九章

    “怀音兄之意,这瑶光女王弄来一个假的神女招摇撞骗?”听慕容狄说到此处,姬云紧锁眉头,深觉奇怪。“怀音不知,不过经那疯汉提醒,那日见到神女,却有几分我朝女子样貌。怀音翌日便启程回朝,一路上未曾听闻西域有所疑虑,兴许是那疯汉思女过度,胡言乱语吧。”慕容狄回忆道。“是吗?”姬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西王母国弄

  • (综漫)系统测试之旅之第十章

    “布丁,布丁。”方无妙看着林靖趴在地上逗猫,一脸沉迷吸猫不可自拔的样子,无语地摇了摇头。布丁是只浑身雪白的公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过伤又被救回来,和普通的猫咪比起来,布丁要更黏人一些。林靖拿着玩具逗它,它也配合着一声声喵喵叫着。在方无妙看来,不像是林靖在逗猫,倒像是布丁在逗林靖。养布丁这事也颇费了一

  • 天书之蜀道阳子在线阅读第10节

    “宋姐姐!”辛梦之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宋时卿的面前,抽出了腰间的剑,对上了那个独眼和尚的视线。“小姑娘,我劝你不要参与我们的恩怨。”独眼和尚的身上也血迹斑斑,看样子宋时卿对他也造成了不少的压力,“这位宋施主是朝廷的鹰犬,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终有一日会遭到报应,你还是早日弃暗投明的好。”若是寻常女子,听了

  • 冰书第六章在线阅读

    “尚意门之事,你休要插手。”本就不欲承认自己曾想过帮忙的霍冥云心胸里像翻滚着一团怒火,即刻之间就要炸裂:“秦清你是不是不识好歹?”秦清已经有几分疲累了,可等会儿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只想将眼前难缠之人赶紧打发了,冷硬道:“你若是执意掺和,我护不住你。”霍冥云却未想过是这个回答,一愣问:“护住我?”我何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