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漫威:我能捡属性梦与往事

作者:天榜常客六学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待隐帝的葬礼结束,明帝的登基仪式完成,年关已然逼近。

由于小皇帝秦祁安患病,需要休养,所以现在仍住在长信宫中,准备待开年之后,再从长信宫移出。

对于小皇帝秦祁安患病一事,在外人,即那些朝臣看来小皇帝是因为丧父而忧伤过度,这才导致身体变得脆弱,让病邪侵体,患了病的。

所以朝臣,尤其是那些重礼法、仁孝的老臣,他们对小皇帝忧伤亡父导致患病一事,大为赞赏。

这些赞赏什么的,躺在病床上修养的秦祁安并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在心里翻好几个白眼给他们 ,再来一句:爱卿们,你们想多了。

秦祁安之所以会生病,确是和隐帝有关,但却和为了他伤心难过没什么关系。他之所以会生病和隐帝临终前逼他立誓有关。

自那天在隐帝床前被逼立誓以后,秦祁安每一天夜里都会做梦,有的是让人不敢回想的噩梦,有的是令人伤心欲绝的梦,还有一些是让人迷失在过去、忘记现实的梦。

每一个梦里面发生的事都不太一样,但每一个梦都深深地将秦祁安笼罩在内疚、自责的情绪中,无法逃脱。

每次午夜梦醒,秦祁安都像是被人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浑身被冷汗浸湿。

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本来就弱的秦祁安不生病才是怪事。

有时候秦祁安会梦到他阿娘,就是那个在危苦中将他生下来的那个女人。

在梦里,她不再像以往一样,对秦祁安笑,给秦祁安讲趣事。

她背对着秦祁安站在深渊的另一面,无论站在悬崖这侧的秦祁安怎么唤她,她都不给于回应。

像是听不到秦祁安的呼唤。

梦里的秦祁安被变得冷漠的阿娘吓坏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生气的阿娘。

阿娘定是恨死他了,连搭他的腔都不愿意了。

站在深渊这侧的秦祁安既伤心难过,又着急。

心急之下的秦祁安,忘了她们之间隔着深渊,抬脚就想往他阿娘的地方跑去。

他不想当一个没有娘亲的孩子。

等身体往下坠落,秦祁安才发觉脚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这时,一直背对着秦祁安、站在深渊那侧的人才转过身来。

她站在悬崖上,冷冷地看着往深渊坠去的秦祁安。

她的表情自始至终没什么变化,仿佛掉下去的人和她没一点关系。

这时,怀着被冷漠对待而产生的伤心和对自己掉入深渊的害怕,秦祁安从梦中惊醒。

有时秦祁安会做和过去有关的梦。在那些梦中,秦祁安小小的,三四岁的样子,她穿着由大人衣服改制成小孩衣服的宫裙。

她大多时候都在掖庭里的一个小屋内,有时她一个人待着,有时跟着阿娘念书识字。

阿娘有一本很破很破的旧书,破的秦祁安每次看到它,就会认为它快要散成一堆了,所以每次秦祁安拿着那本书时,都小心翼翼地,唯恐将这唯一的一本书弄坏了。

要是阿娘哪天得了空闲,她就会拿出那本书,教秦祁安认字。

秦祁安认为小时候的自己很聪明,没多久就能把那本书上的字认全了。

在秦祁安为了自己的聪明洋洋自喜的时候。

她阿娘却在发愁如何再得到一本书,让秦祁安识字,让秦祁安在她不在小屋子里时,有事可干。

秦祁安除了可以在小屋子里待着,还能到屋子外的小院子里转一会。

小时候,秦祁安一直都想知道那个小院子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可是阿娘和周围的人都不敢让她出那个小院子。

阿娘说外面有专门吃小孩子的妖怪,从此唬得小祁安连靠近院门都不敢了。

可最后的最后,秦祁安还是出了那个小院子。

再往后秦祁安才知道那个专门吃小孩子的妖怪是存在的,不过它不仅会去吃小孩子,它还也会去吃大人。

秦祁安是被一个男人抱着离开那个小院子的。

在秦祁安离开那个小院子之前,有好多穿着更好看宫服的宫人冲进了小屋子,她们给秦祁安换上了漂亮又合身的新衣服。

只是那身新衣服不是秦祁安心心念念的漂亮的小宫裙,那个漂亮好看又合身的新衣服一看就是男孩子穿的。

那身新衣服的样式和它上面绣出来的图案和抱着秦祁安走出小院的那个男人身上穿的衣服类似。

走出那个小院后,秦祁安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秦祁安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再也穿不了小宫裙了,就连阿娘改制的宫裙都没得穿了。

就这样秦祁安从一个被养在掖庭中,无人知晓的宫女的孩子,变成了大秦唯一的皇子。

很久以后,秦祁安听到别的宫人说掖庭走水了,死了很多的宫人和宦官。

当秦祁安从这个梦里面醒时来,才想起自己好像曾回掖庭看过,只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

等再年长几岁,秦祁安才明白当年掖庭为什么会走水,而那些宫人和宦官为什么会死。

这时秦祁安才明白书中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秦祁安虽然明白那些人的死是因为要掩盖自己其实是公主,而不是皇子的这个秘密。

但秦祁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当做皇子认回来,而不是当做公主。

直到前大内总管,也就是那个曾在宣室殿给过秦祁安提示的那个人,将一些往事说了出来。

秦祁安才知道为什么隐帝让自己当皇子,而不是公主。

隐帝到了而立之年后,却仍未有子嗣。在此之前,他还没有因为子嗣一事发愁,他总认为自己年轻,孩子总会有的。

可是他不愁,朝臣们愁啊,眼看隐帝都快到了当祖父的年龄了,却仍膝下无子。

隐帝要是没有子嗣,这大秦的储君将从何处来,这大秦的江山将由谁来继承。

在朝臣集体焦虑的带动下,隐帝终于发觉自己年龄不小了,要是他没有孩子,等他一死,这偌大的江山就不知道该交给谁了。

难道要从宗室里选孩子过继,继承他的皇位。

说实话,他不想。

可就算隐帝想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孩子,他也得先有个孩子啊,否则光他想,也没用啊。

大内总管其实在秦祁安没多大时,曾去过一次掖庭,在宫人和宦官的交谈中,隐隐约约的发现竟然有皇室子在掖庭里面。

为了保险起见,确保这个孩子是隐帝的,从掖庭离开后,大内总管就偷偷地去查起居注。

从起居注上的记录和秦祁安的年龄可以推断秦祁安就是隐帝的孩子。是隐帝一次酒醉偶过掖庭时,宠幸了一名叫季玖的宫人所得。

想想秦祁安的母亲为什么会偷偷地在掖庭生下秦祁安,并且将秦祁安隐匿在掖庭,不让外人知道。

再看看当今圣上对子嗣的态度和在隐帝的纵容下,在宫中霸道横行的某人。大内总管就没把这件事声张出去,而是当做不知情。

其实,是个人动动脑袋就知道,在皇上身体没啥问题的情况下,后宫怎么会没有孩子出生。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能在后宫里面如此作妖的,除了某个贵妃,就没其他人了。

谁会像她那么疯狂,连皇嗣的主意都敢打,就差摆在明面上去弄死那些个还没出生的皇子皇女了。

某个贵妃是不会容忍别人在她之前先生出孩子的,不管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反正在她心里只有她有资格为隐帝生下第一个孩子。

大内总管认为某个贵妃做的事,估计隐帝他也知道,不过他认为自己年轻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不知道。

隐帝对那些孩子又没什么感情,像他那么自私的人,怎么又会为了那些该出生却死在娘胎里的孩子难过。

会为了那些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的孩子为难自己的宠妃。

见隐帝终于开始担忧自己子嗣不丰的问题了,大内总管这才安排人将秦祁安的事告诉他。

果然在这个时候,当隐帝知道自己其实是有个孩子时,他很是高兴,激动的兴冲冲地就往掖庭赶去。

可当御驾快到掖庭时,隐帝又让抬御辇的人停下来,改道摆驾长信宫。

众人虽耐闷隐帝为何突然改变方向,但也没那个好奇心想知道为什么。

到了长信宫后,隐帝只带着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大内总管进去,将其他随行的人留在了长信宫宫门外。

在进了长信殿后,隐帝又让长信宫的主事温雨将殿内的闲杂人赶了出去,等长信殿里没有闲杂人后,隐帝这才将秦祁安的事和自己在御辇上想到的主意说出来。

隐帝认为既然掖庭以外的人没谁知道秦祁安的存在,就也没人知道秦祁安的性别,这样就算他使些手段将秦祁安当作皇子记在皇室玉碟上,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样子朝臣们就不会因为他没有子嗣继承皇位而有其他的想法了,那些蠢蠢欲动的藩王也会就此消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

当有真的皇子出生后,他只要给秦祁安一个王位,凭着王位,秦祁安也能安享一世富贵。

太后起先在听到有秦祁安的存在时,还是很高兴的,可一听皇上后面出的这个馊主意,就气不打一处来。

在皇室玉蝶上将秦祁安的身份记为皇子,那就不是想让秦祁安扮一辈子的男子吗?而且王爷能有的荣华富贵,难道大秦的公主就会没有吗?

从荣华富贵的角度来看,是皇子还是公主,有什么区别吗?

王爷?

能安全长大的,才能当王爷,否则就是这皇宫里的一缕冤魂。

延伸阅读

蓝美玩具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xz3v.shtml
蓝美玩具中布毛绒产品的用途多种多样,有赠品,吉祥物或奖品,展览会赠品,各种活动纪念品

菓集盒甘草水果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6row.shtml
中国人对于食物的加工手法总是让人惊讶,从卤味熟食到如今甘草水果,无论是荤素还是水果,

金钱树涂料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brwi.shtml
江门市金钱树涂料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专业涂料公司。公司主要产品包

李氏针灸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62kt.shtml
我公司自八九年成立以来,以服务大众为本,秉承“开拓、进取、诚信、奉献”的企业宗旨,依

惠晓衣物救治中心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sl7q.shtml
暂无

君尚工艺礼品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df3j.shtml
淄博君尚工艺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于二少一少年五月,注册资金一百万,主要经营范围有:钢化玻

夏米儿童玩具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6oz3.shtml
夏米儿童玩具装潢汇集一批业内的设计师和具有十多年施工管理经验的工程人员及施工工艺精致

超级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ni0k.shtml
很级儿童玩具将始终站在儿童教育行业前沿,和我们的客户及合作伙伴共同成长,共同打造中国

锦绣河山生态农业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pt7z.shtml
西安锦绣河山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4年4月18日注册资金为60万元人民

世贵加盟  http://www.ppgsports.com/xvwl.shtml
世贵手机壳总部是手机保护套、手机保护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地唯吾在线阅读退婚(虫)

    这个回答根本不算是一个准确的回答,杨帆心里的疑惑不降反增。他自己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一种情感,如果换作旁人说这话,他一定会认定那人在故作玄虚。但当扶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少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再平淡不过了,就好像是在叙述着某种事实。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付出怎样的

  • 海贼王之齐天大圣在线阅读第五节

    等老爷子动了筷子,其他人才开始吃饭。“小楠,多吃点肉,你比上次瘦了好多。”一直比较沉默的小婶,夹起一个鸡腿直接放在萧楠碗里。萧楠注意到,牛牙和三朵从小婶夹起鸡腿的那一刻,眼睛里的亮光都快溢出来。结果放到了自己碗里,这倒令萧楠有些不好意思。“婶,给三朵他们吃吧。”“不用不用,”余芳也就是她小婶连连推辞

  • 开局:4D震撼全世界痞子贤登场(新人求收藏)

    又是过了三个多小时,端坐着的陈贤才睁开了眼睛。“我擦,谁这么无良趁我不注意在我身边放毒?”毒气刺鼻难受,陈贤下意识地捏住鼻子,在四周找寻毒气来源,找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是覆盖在自己身上的黑痂发出。“我靠,这是什么鬼?”陈贤慌乱地抬起另一只手朝着眼前黑不溜秋的手臂敲打了过去。“喀”黑痂被敲得四分五裂,终于

  • 乖乖熊与咘咘兔艺人坠楼事件

    **圈一直是一个水深火热的地方。人气、风尚就像是泡沫一样,无比炫目、无比脆弱。一个又一个流量明星层出不穷。林东峰也曾是一名艺人。他怀揣着满腔热血,将全部的青春奉献了出去。只可惜,**圈是资本家的手段,林东峰无权无势,被经纪公司雪藏了五年。在那段时间里面,林东峰积攒了不少的人脉。他利用各种能用的手段,

  • 满径花香在线阅读第四章

    药稀死了,冷凌寒亲自取的血,死在了冷凌寒的怀里,也许是冷凌寒对他最后的施舍,但是他很满足。就在最后的时刻,他竟眼界清明,冷凌寒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多了几分霸气,到底是当了庄主的人,他身上的血越来越少,越来越冷,也越来越觉得冷凌寒身上温暖,伸着手死死拽着他的衣襟,似乎这样能让自己也变的温暖。他嘴开合,冷

  • [综英美]洛基是个小公举第八章在线阅读

    刚挂断与亲人的电话,苏雯的心情说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了。她揉着太阳穴,一字一顿,道:“你以后,都听我的。”“为什么?”系统十分不满。苏雯笑了,问:“为什么?万一你把自己又暴露了怎么办?”她语气加重,道:“你想想,三千愿力。”苏雯指的是系统自己把自己暴露给苏昊的事情。系统保持沉默。它理亏。但苏雯

  • 咬唇妆新的武器

    从那以后又过了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江寒出门了,今天他要帮助间桐雁夜去处理他的事情,其实江寒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有两个。第一,她可是黑贞啊!江寒做梦都抽不到的从者啊!(作者也是做梦都抽不到,暴死很多次了,还是B叔厉害。)现在她已经出现在了江寒的面前,而且是活的!活的黑贞!会动的!会傲娇的!还会法式嫌弃的!

  • 大秦:朕乃始皇高祖第四章在线阅读

    TW小队结束了秋日森林的探索,休整一段时间后,三人继续踏上了研究病毒的征程。这一次的探索地点位于北陆高原中部的远星城,也是三人的故乡。那花,那树,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熟悉。可现在,远星城是星球上少有的全病毒重灾区。2445年9月12日,三人来到了远星城,目标还是调查异常,研究当地等级的病毒。通过卫星

  • produce 101 believe第六章

    李世民阴沉着脸慢慢靠近,宽大松软的灰色亵衣在昏暗烛光中猎猎颤抖,我步步后退至墙角,沁凉触感在手心蔓延,告诉我已无路可退。慌乱至极我的手不自觉地在空中乱抓,深海火熔珊瑚盆景应声而落,瓷器跌落至青石地面发出尖锐刺耳的碎裂声音,空洞沉闷而单调地回荡在空旷的殿宇内。我不自觉地想要俯身去捡,余光看到李世民疾步

  • 海贼之霸气红发在线阅读第9章

    曹红梅、马俊远、李甲城等人都僵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堂堂的蒋先生来到韩君这里,居然向韩君身边的一名女子行礼。这个女子只不过是韩君的一条狗而已啊。那岂不是说,韩君的地位要在这名女子之上?“都退下去!”秦艽冷喝一声。她身为华夏国的大将军,蒋先生见到她也只有恭敬行礼。这次跟着韩君回来金州,她并不想惊动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