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不得不把你遗忘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秋小姌 来源:言情小说吧

迷迷糊糊间,她好似看见她的浅哥哥走进了房间,来到了她的床边。

她费力地睁开眼皮,想要看看眼前人是不是浅哥哥。

可是眼皮好沉,房间好黑啊,暮湮根本无法看清眼前那人的样貌。

微风拂帘,门栓未损,暮湮的屋内确实多了一个人。

此人高大健硕,面容硬冷,正是蔽月。

蔽月冷眼凝视她的眼、她的脸、还有她*露在衣衫外的一弯雪肌。他冷冷地看着眼前蜷缩成一团的小小身体,那被烧得通红的脸蛋却无动于衷。

“浅哥哥......”暮湮呢喃,声音轻微得象一缕烟丝。但柔软的语调里,有着女儿家羞涩的依恋。

蔽月浓黑的眉毛蹙了起来,屡次听暮湮唤着“浅哥哥”,难道,这个人对她很重要么?

蔽月忍不住冷笑,房内尽管没有掌灯,但房内的一切事物都尽收蔽月的眼底。暗夜里,蔽月的眸光闪耀着令人心悸的红色,好似,好似密林中那可怖的野兽的双眼。

暮湮双手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胸口,昏沉中的她,感觉胸口被什么压住。如针刺般的疼痛慢慢由胸口向周身蔓延,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蔽月......爹,不要赶蔽月走......”她轻喊他的名字,声音微不可闻。

可蔽月却如此清晰地听到了,冷硬容颜,开始慢慢融化。他不曾想到,暮湮即便在梦中,也还记着他。

他的心颤了一下,很快,他就忽略掉这样的心颤。

他不想被她左右,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只想左右她的思想,而不是被她所左右。

但不能令蔽月忽略的是,她此刻生病了。

她的身子是如此孱弱,此时还伴随着高烧。如果不尽快退烧,她很可能熬不过今晚。

原来,想一个人死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有时候根本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冷眼看着,就可以让一个人痛苦死去。

蔽月的心里,漫过一丝快意,带着一种报复的心理,他决定走近一些好好看看眼前之人痛苦的神情。

暮湮额头上渗出颗颗汗珠,额前的发丝早已湿漉漉地黏在了一起。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辗转中亵衣已凌乱不堪。

蔽月忍不住走向床前坐下,伸手,扣住了她的手。

她忽然紧紧反握住他的手,好似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浅哥哥,救我……我难受。”她**,她把他当成了另一个人。

他的手里,握着一块羊脂玉,清凉入骨。这玉,可以治百病,若给她佩戴,她的身体应该不会这么孱弱。

黑暗中,他这样想。

终于,他将握有玉佩的手贴向她的掌心,让彼此掌心相对,十指相扣。

他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唯一的解释,就是不能让她这么轻易死去。

丝丝凉气由蔽月的掌心传递到暮湮的掌心,再经暮湮的掌心送到身体各处。昏迷中的暮湮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凉爽,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蔽月......你来了?”昏沉的人儿忽然发问。

蔽月一惊,不禁凝眸看向床上的人儿。

只见暮湮双目紧阖,那红红的小脸透着诱人的光泽。

蔽月凝望良久,却发现这小人儿在说胡话。

“蔽月,你长得和浅哥哥很像,你的眼睛......很像。”

蔽月凝视她,深沉的眼里有着极重的阴影,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原来,暮湮叫着自己的名字,只是因为自己长得和她的浅哥哥相像。

秦浅,秦浅,你的心里,真的只有秦浅么?蔽月微微皱了一下眉,他不想自己被眼前的人搅乱了心绪。

如果,暮湮的心里真的只有秦浅,只有她的浅哥哥,那么,好戏很快上演。她的浅哥哥,会让她尝到人间最刻骨铭心的痛。

“蔽月……你不要……走。”暮湮的脸颊红晕稍退,低低的呼唤牵扯了蔽月的心。

望着小人儿柔嫩的娇颜透着撩人的光泽,嫣红的小嘴困难地、颤软地呼着自己的名字,蔽月的眼眸黑影更深。

“蔽月……浅哥哥……”

一抹兽性的光芒从眼底最深处划过,那炙热的光芒却又在一瞬间隐藏在茫茫黑夜。

蔽月忍不住蹙眉,不可以……心动。

他忽然伸出另一手,将滑落至暮湮玉臂的亵衣理好。细细地、细细地、细细地将女儿家的冰清玉洁尽数护在亵衣之内。

有奇异的香气沁进蔽月的肺腑,蔽月微微闭起双眸。

暮湮因着羊脂玉徐徐送出的清凉之气,慢慢开始将炙热之气褪去。

蔽月再凝视暮湮时,她的脸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不再似先前那般红透。只是她的双眉依然蹙着,眉心的花形胎记也皱褶起来,呼吸依旧紊乱不齐。

蔽月皱眉,此刻他才意识到,眼前的小人儿还有着更可怕的病。

暮湮低吟一声,面容却越来越发白,冷汗从额头一层层密布。那双烟眸,忽然间睁开,睁得那么大,仿佛垂死之人在极力想要看清楚什么。

她的病原来在心里。

凝视着被病痛折磨地奄奄一息的人儿,蔽月脸色阴沉。

此时的暮湮,被病魔无情的掐紧脖子,掠夺她心口仅剩不多的气息。

“我想知道,你今天所受的折磨是不是叫报应!”恶毒的话从蔽月唇边蹦出,不带一丝感情和温度。

原本,蔽月就不是有温度有感情的人。

蔽月眼里盛满了笑意,好似亲手猎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猎物。他可以救她,也可以杀她。

他忽然伸手攫住她的脖颈,粗粝的手指,慢慢收紧。

暮湮瞪大眼睛,可惜她无法看清楚眼前的状况。她只能张大她的小嘴,极力地想要吸进一口赖以生存的空气。

蔽月的眸中映着她开始发红的小脸,打颤的小手纠缠上了他扼住她咽喉的大掌。可蔽月知道,她无法用力。

他开始凝视她,那孱弱的生命,是不是该在此时由他亲手结束?

他瞪着眼,看着她。她亦瞪着眼,看着他。那瞬间,有千万种复杂从眼底掠过,变成一片雾霾。

“啊……啊……”她艰难地发出声音,那眸子里,是惊愕,是胆怯。

暮湮的胸口剧烈起伏,没有人能感受到她此刻的危情,那虚弱的气息就好似一缕烟丝转瞬便会消逝。

“湮儿,不要恨我!”蔽月唤她,声音很冷,冷得像冰。

她在继续喘气,她瞪大的眸子忽然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那双眼睛冷酷,仇恨,那是浅哥哥的双眼。

“浅哥哥......”她纠缠在他大掌上的小手握紧却又忽然松开,之后,便颓然地滑落在床面。

暮湮合上了眸子,好似,沉沉的睡了过去。

蔽月就这样站在黑暗里,沉眼凝望着眼前的惨白娇容。

她死了吗?她真的这么脆弱么?

不,我不会让她就这样死去。不会,这一切才刚开始,我岂能让她这样无声无息死去?

他再次伸手,将大掌贴在她的胸口。他似乎感觉到了她胸前的柔软,带着一丝温热,他冷硬的脸庞,慢慢地,泛起一丝温柔。

大掌发出灵光,将丝丝可以令她续命的神奇力量灌入她的体内。他在救她,他要救她。至少此刻,他还不想她死。

暮湮缓缓地睁眼,眸子望向蔽月。但,蔽月不知道,她是否可以看清楚他。

她迷茫地看着他站立的方向,带着一种梦幻般的色彩。她开始轻喃,那声音娇弱、无助而且迷惑。

“浅哥哥……”

声音微弱,但她的呼吸开始平稳,开始均匀。

他知道,她没事了。

他收回手,再度在她床边坐下,深沉的凝视她。

“浅哥哥,你回来了,就别走了。”她轻声诉说,她此时认定自己是清醒的。她未动,她怕自己一动,他便会消失。

她怕,怕极了。

蔽月平抑的声调冷静,如清寒的溪水淌过暮湮的心头。

“我不是你的浅哥哥,记住,这是你的幻觉。”

“可湮儿感觉到,你是真实的。虽然屋子里黑,可湮儿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

“那是你的心魔,不是真的!”

“就算是我的心魔,我也不许你走!不许你再次离开!”暮湮悲戚,泪珠从眼角溢出。

蔽月颤了一下,心里似有一丝异样划过。他终于忍不住放柔了脸色,也放柔了声音。

“我答应你,我不离开。”

暮湮似乎看到了他温柔的眼神,她揪紧的心终于放下。

她轻声道:“可是……你不要骗我……你不要像浅哥哥那样……好么?”

蔽月没有说话,只是凝眸看她,仿佛内心,在思量着什么,又在决定着什么。

等不到蔽月的回答,暮湮流下泪水。也许是真的累了,她微微偏头合上了眼眸。眼泪的湿痕,还残留在睫毛上。

蔽月伸手抚上了她的睫毛,眸光暗沉中,他柔柔地替她拭去泪痕。

接着起身,他很快地离开暮湮的屋子。

延伸阅读

鑫萬源珠宝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u7dj.shtml
香港鑫萬源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面向国际市场发展的珠宝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国际知

久硕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yppp.shtml
久硕水晶饰品是一家经营重量级施华洛世奇元素水晶,韩国明星饰品等,节日销量节节高产品全

迈尔顿国际美语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uv8k.shtml
迈尔顿国际美语是由迈上集团打造的高端教育品牌,充分整合和发展我们在美国和中国的优势资

文轩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nw18.shtml
新疆文轩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诞生于2003年,是一家专职从事室内空间艺术设计、装饰,

鑫中通特种钢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dotf.shtml
鑫中通特种钢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主营不锈钢带、不锈钢板、不锈钢管、不锈钢棒、不锈

臻香堂沉香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ycsr.shtml
中山市臻香堂沉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沉香、檀香、降香等珍稀物种的研发、应用、生产、种

天龙山大酒店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n49k.shtml
天龙山大酒店隶属于三清山日上企业,酒店位于的国内外自然遗产地、秀丽奇的5A级风景名胜

荣进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xsjc.shtml
荣进儿童家具是永康市荣进工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一家以汽车装饰件和五金制品为主的

桐茂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ygn5.shtml
桐茂医疗器械座落于梅州市梅县新县城是经有关单位批准的以销售各种国内外医疗器械产品医用

众望布艺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6cow.shtml
众望控股集团成立于1994年,地处中国杭州。目前集团公司旗下拥有:杭州众望布艺有限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终律令在线阅读第2章

    吴可唯啊吴可唯,脾气怎么这么大,事情都没搞明白呢,就先拉起仇恨了。可唯锤着脑袋懊恼不已。“愣着干嘛呢高一8班吴可唯同学。”身材火辣,浑身散发着淡淡玫瑰香的女人走过来。“你,你是列车员?”生怕人跑了似的可唯边说边抓住了女人的胳膊。“是,不过我也是这间学校的卫生老师,叫我李老师就行,乖乖。”李老师一脸宠

  • 表妹天下第一甜在线阅读一怒,流血漂颅

    李小黑xiong中燃烧的怒火顿如滔天大浪,几欲淹没他的理智。“啪!”李小黑再次一鞭挥出,银鞭化作一道银色的光浪,抽在一旁那奄奄一息的少年身上。那少年的身体在这一道银浪之下,躯体就犹如豆腐一般,顿时被切成两顿,鲜血喷涌而出。“正儿。”中年人眼见爱子被杀,原本面对李小黑那满腔的恐惧、忌惮,顿时被一股愤怒

  • 装A总裁怀了我的崽后在线阅读第三节

    江晨将古弓收起,开始研究李若鱼给他的功法。这门功法是一门道基境的修行之法,虽并不算多高深,但对于刚跨入修行之道的江晨而言,已经足够了。在《玄幻时代》中,修炼等级从0级开始,每10级为一阶,每一阶都有独立的称谓。0~10级乃是肉身境,修行之初便是千锤百炼,打磨肉身。11~20级乃是道基境,道基十重,凝

  • 再远美食大佬也是我在线阅读第7章

    第7章蓝色妖姬岳少寒的尸体早已冰冷僵硬,但胸口的血渍却未凝固。江明玉施展轻功一路奔来,身后的雪地上宛似绽开无数朵鲜红的梅花,血梅花!血梅花并非真实的花,江明玉却看见了一朵真实的花。在这风雪严冬之季,怎还会有真实的花?有,梅花。然,江明玉看见的却不是梅花,其实他也不知道那是一朵什么花。江明玉本是一个极

  • 不速之客在线阅读第三节

    中午,应言和阿梨又光顾了老王麻辣烫。老章拖堂两分钟,吃饭的人儿心忧忧。于是影响了他们跑出去的速度,所以等排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应言、阿梨和高三的两个同学拼桌,旁边两个小姐妹八卦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哎,听说了吗?”“那俩校霸又打人了”“张化学脸都肿了,跟个猪头一样”“不是吧,专挑脸打,这也太狠了

  • 躲情一世他就是沈晟?!

    气氛还没维持几秒,就被莫无忧生生打断。“不是相亲吗?总得吃饭吧,我还饿着呢。”莫无忧不放过任何一个坑沈晟的机会。“你能不饿嘛?这一天折腾来折腾去,挺耗费体力吧?”沈晟嘲弄道。虽然语带讥讽,但沈晟还是点了午餐,自己刚才也没吃什么东西,着实有些饿了。“名字,年龄,家庭背景…”沈晟缓缓道。“什么意思啊?”

  • 机械巫师帝国第五章

    沈荷至今记得那天。风很舒适,午后明媚的光束淡淡笼罩在他们身上,她眼底映着他深邃的轮廓,他的睫毛很长,鼻梁高挺,场外的观众都在呐喊助威,她却感觉世界一下变得很安静,心跳明显慢了半拍。后来林楠问她当时什么心情。她想了一下,嗯,就是见了鬼的心情。听见球场上传来的哨声,沈荷回过神,淡定移开视线,嘴里的糖咬得

  • 孟婆传在线阅读黄石镇内金鹏开篇

    夜色凉如水,然而宣威将军府内却依旧红烛摇曳,顾长梦提着一盏幽暗的宫灯站在饭厅门口,整个前院黑漆漆的,除了摇曳的树荫什么都看不清晰。“顾姑娘,您别等了,将军她怕是这会回不来。”说话的是叶挽心的随军副将张优生,张优生生来便俊朗肤白,即使在军营里磨练了这些年,依旧没有晒黑。但是,如果敌人被张优生书生的样子

  • 大唐:我!最强天师之第二章

    顾云清一脚借着墙边的灼灼盛开的桃花,那枝丫已经被她踩踏地油光滑亮,从自家院子翻入隔壁的荣国公府。院子里曹暨的小厮春儿,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地上,顾云清走到面前这小子都没发现,她张口叫:“春儿,捡钱呢?”“哎呦!小侯爷,您要吓死小的了!走路都不带声儿的。”春儿抬头拍拍胸脯。顾云清不以为意,就凭这小

  • 末日之众生蝼蚁旷野鬼

    龙道灵骑车飞奔之际,看到了道路鬼飞过他的身旁,倒在了前方的空地上,随即紧急刹车,在道路鬼的身边停了下来,问道:“道路鬼,怎么了?”“不要停下,快点走!”道路鬼微弱的对他说道。此时,龙道灵已经感觉到身后有股鬼气乍现,随即转身一看,在他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样子与常人无异,但是和其他的鬼一样,脸色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