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EGD奇案录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落花飞雁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春华打心底里深深的同情这三个小女孩子。同情归同情,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一想到这一家子的破事,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她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多年在医院工作的经验告诉她,切莫多管闲事,不然社会分分钟叫你做人。

“时候不早,家里值钱的东西我都放在这里。老爷既然已经跑了,这一时半会儿怕也是回不来。我也不是什么夫人了,咱们就此别过。”

林春华说着就将包袱一收拾,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正好雪在这时候也停了,是时候离开了。她比苏秀云和秦岚两个人都要幸运,她还能够回舅舅家。

当初她是为了给舅舅治病才嫁给孔三连的,她心想现在她回去了,舅舅一家肯定会收留她的,毕竟以前舅舅一家对她还可以。

“夫人,你也要走,你走了,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秦岚一时间没有了主心骨,一直以来她都过着阔太太的生活,在孔家那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人伺候惯了。以前又是百乐门的红牌,从来都是被人伺候着,捧着。

现在被这么一弄,她连府上的下人都不如。

“那我也没办法,我先走了。”

林春华背着包裹,踩着三指厚的雪往舅舅家里走去。她的背后响起了抽泣声。虽说有些于心不忍,却又无可奈何。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只能先求自保了。

孔家位于申城市中心,而舅舅家则是位于市郊,走路还需很长时间,林春华走了很长时间才走到舅舅家里。

这一会儿上她是饥寒交迫的很,可一想到到了舅舅家里,就什么都不愁了。以陈家豪现在的地位,以及舅舅家的成分,吃喝肯定不成问题。

终于她到了舅舅家里。舅舅家还是老样子,还是茅草屋,不过可以看得出来,茅草屋还是翻新过,屋顶还铺上了瓦片,显然改善了不少。

今天的雪下的很大,舅舅家门前的积雪却已经被扫的干干净净的,舅舅一家果然没有搬,这让林春华看到了希望。她紧了紧身上的包袱,直接上去敲门。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吃得上热火的饭菜了,她心里就是一阵温暖。她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就站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舅妈穿着棉袄,打着哈欠就出门了,“谁啊,天都要黑了……”

“舅妈是我啊,我是春华啊。”

舅妈定眼一看,稍微愣了一下,随后才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啊,是春华,你回来了。天这么冷,你怎么回来了?”

舅妈说着就从屋里走了出来,忙将门给带上了,拉着林春华的手,将她拉到一旁,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天又飘起了大雪,雪花纷纷的飘落下来,落在林春华的身上。林春华已经感受到舅妈不对劲,要是以前舅妈看到她这个样子,早就将她请到屋里了,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将她拉到一旁。

“舅妈,我……”

“春华啊,舅妈知道你一直挂念着这个家,舅妈也想你。只是啊,春华现在你和以前不一样,都嫁人,孔老爷怕是不知道你回来了吧,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舅妈说着就推了林春华一把,示意她赶紧走。

这下子林春华彻底的傻眼了,毕竟在小说中,作者写的,舅妈一家其实对林春华还算是可以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和剧情不符啊。

“舅妈,孔三连他跑了,他带着小老婆跑到台湾去了,他现在丢下一家子的人不管了。我现在不和他过了,我就想着……”

“啊,他跑了,还跑到台湾去了,那你还是赶紧走吧。春华你是孔三连的大老婆,家豪现在正是关键时候,现在部队里面就有人说家豪以前和你什么的,你可不能回来耽误家豪了。这个吧,这里还有些钱,你先拿着。”

舅妈说着就从裤兜拿出一帕子,又从帕子里面拿出五块钱给了林春华。

“舅妈……”

“春华,你嫁人了,孔三连那是大资本家。我们家里三代贫农,根正苗红的,家豪可不能被耽误了,你快点走吧,免得被人给瞧见了。”

舅妈说着就将林春华给推走了,丝毫没有在意她忍着冻,走了半天的路,才回到这里,也没有要招呼她进屋的意思。

林春华就僵直的站在这里,看着舅妈如同避蛇蝎一样避开了她,舅妈走的很快,一边走着还一边朝着林春华招手。

“你赶紧走,以后也不要来了。快点回孔家吧。”

随后她就走了进去,将门给牢牢的关上了,林春华这下子傻眼了,原本她以为她要比秦岚和苏秀云要好得多,还有娘家可靠,可是现实教会她做人了。

她望着手上那五块钱,将钱默默的收好,钱是好东西,不能意气用事。现在的林春华也算是举目无亲,连个去处都没有了。

最终她只能十分无奈的选择了原路返回。又走了很长的时间,还是回到了孔家大宅。孔家现在算是陌路了,孔三连也是一个心狠的,把能带走的都带走了,没给他们留下什么。

林春华带着一身的疲惫回来了。

“辰姐儿你没事吧,你看看妈妈,你不要吓妈妈?”

林春华一进来,就听到秦岚撕心裂肺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走了进去,就看到苏秀云和秦岚两人围在摇篮旁,其中秦岚更是满脸的泪水。

“怎么了?”

林春华凑了上去。

“夫人,你果然和老爷不一样,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你没有抛弃我们,还是回来了。”苏秀云看到林春华去而折返,面露欢喜之色。

而秦岚看到林春华回来,看到救星一般,就冲到了林春华的面前:“夫人,你快点看看,辰姐儿这是怎么了?今天我给她喂奶的时候,奶水直接从她的鼻子里面呛出来了,这怎么搞。后来她就睡着了,一直都没醒,怎么叫都不醒,辰姐儿该不会不行了吧。”

秦岚知道林春华会带孩子,之前家里小儿有什么病的,林春华一看就能给看好,说是她舅舅以前是乡下的赤脚医生,最擅长的就是小儿科。

林春华看了一下,医者父母心,她就见不得小孩子受苦。

辰姐儿只有一个半月大,还是一个小婴儿,说起这孔三连也真的是狠,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不要了,就直接跑了。确切的说也不是不要自己的亲身骨肉了,他只要儿子,女儿没带走一个,典型的重男轻女,林春华平生最鄙视这样的人了。

林春华走了上去,看辰姐儿睡得沉,就用手指弹辰姐儿的脚底,弹了几下,辰姐儿就哇哇的大哭起来。

“没事,就是睡熟了,她还小,吐奶是正常现象。”

秦岚听到辰姐儿哭闹了,原本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了。平时最担心的就是她哭闹不止了,觉得太折磨人了。今天听到这样的声音,却显得格外的动人。

“夫人谢谢你,刚才我也弹脚底了,她怎么没醒?你怎么一弄就醒了,是不是我弹的位置不对?”秦岚有些不懂了,她用了同样的手法。

林春华知道秦岚为什么弹不醒,她舍不得用力气而已,害怕弄疼了辰姐儿,这是亲妈。而她则是以医者的角度去弹的,下了力气,宝宝一吃痛,这不就醒了。

“明天就要来收房子了,你们还没有收拾走,那明天你们去哪里?”

林春华知道过了今晚,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舅舅家怕是去不成了,至于家豪表哥估计也是靠不住了,只能靠自己了。

可如今这个世道,她又是这样的成分,能干什么呢。

“夫人,我们没地方去了,今天一过,就真的要露宿街头了。”苏秀云说着眼泪就下来,想着她一直养尊处优的,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哪里会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林春华扫了一眼她们,“总是要有个住处,申城怕是不能待了,到时候真的要批|斗起来,我们一个也跑不了。

林春华知道主线的剧情,知道书中的林春华当时就是为了留在申城,被人给举报了,后来批/斗致死。现在保命要紧,毕竟无人可靠了。

“夫人,老爷不是有个姑婆,今年也有八十好几了,无儿无女的,早年她的生活都是老爷给照料,好像她在乡下还有几间房子。我们倒是可以去投靠她,她也需要有人给她养老。”

苏秀云忙提议道。苏秀云不比秦岚没脑子,就典型一花瓶。她一见林春华去而折返,就知道林春华怕也是在舅舅家里吃了瘪,只是如今她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她也不揭林春华的短了。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互相团结,人多力量大。

“哦,姑婆我也想起来了,那我们去姑婆家?”

秦岚也是没办法,想着以前她还嫌弃姑婆,觉得她喝茶如牛饮,吃菜吧唧嘴,现在却已经将姑婆当成救命稻草了。

“要走现在就走,等着明天来人撵我们就不好了。”

林春华是害怕与那些人正面冲突了,还有等着那些人来了,她们明天怕是真的什么都带不走了。

“说的也是,那夫人现在就走吧,东西我们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苏秀云响应的快,其实她一早就想去找姑婆的,只可惜当初姑婆来了,她也没给姑婆好脸子看,这不就害怕去碰壁。林春华就不一样,她和姑婆说的上话,而且林春华吃过苦,再者林春华再怎么说也是陈旅长的表妹,不看僧面看佛面,对她们还是有所助力的。

“那咱们走!”

延伸阅读

都奇水漆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tw5.shtml
儿童房装修,家长首先考虑的是环保与安全,以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儿童房装修时应使用儿童

马头汽车喷膜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gy8a.shtml
本厂提供质量稳定的封边热熔胶及真空吸塑胶,PVC贴面胶,如果我没这方面销售经验,我们

简爱石榴石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dse0.shtml
简爱石榴石饰品是东海县牛山简爱水晶商行经销商品,是水晶半成品、水晶手链、藏银配件、9

菲克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u5v2.shtml
菲克体育用品加盟费用凭借强大的产品研发能力、先进的生产设备、优质的产品,使“阿童木”

雅诗宝银饰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bhli.shtml
雅诗宝品牌创立于时尚创意之都,做为工匠世家的他,受家族影响对首饰有着强烈的创造力。在

帝驹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a9t1.shtml
帝驹汽车用品是汽车座垫、汽车脚垫、汽车车衣、汽车方向盘套、汽车太阳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敏动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nbtu.shtml
敏动机械设备主要是给当时的总部(日本SHICOH集团)做一些技术储备,当时和三菱及松

竹萃集化妆品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b974.shtml
竹萃集化妆品加盟详情竹萃集护肤品是天津盛竹化妆品有限公司经销批发商品,总部经销的香水

感动爱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pa20.shtml
感动爱床上用品总部是毛毯床上用品四件套被子枕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汇莱钓具品牌联盟加盟  http://www.sintillation.com/gd09.shtml
钓具行业更加健康发展,七家国内钓具行业品牌制造商(杭州法莱、东莞德岛、杭州喜曼多、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夫成瘾,护你一生一世第十章在线阅读

    看着名单上的人名,王宇一眼看到了王珊,也就是苏珊。他抬头看着她,低声问:“为什么这么说?”虽然他知道这是在故意搭讪,不过并不觉得厌烦。可能这就是长得漂亮的权利。忽然,韩薇用笔尖在桌上愤怒的敲着。“尤其是新转来的那个什么王珊,名字不错就是这人,哎……一个大男人上课还照什么镜子,更无语的是还跟我说爱美之

  • 取经之后三千年之被小丫头摆了一道

    孙婶贪婪的目光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殷勤的搓搓手:“这不是听说那少爷要来你这屋住,意欢啊你也知道村里什么红白喜事席子孙婶都是做菜的。”得,陈意欢知道她想做什么了,乖巧的站在一旁听着,唇角微翘。“你嘴巴甜会说话,到时候给孙婶美言两句,少爷吃饭肯定要有个煮饭婆。你小孩子家家煮的东西人不一定会吃,那钱孙婶

  • 最傻便是爱上我在线阅读第六章

    气运与缘分一样,都是个神奇的东西呀。小皇子僵着身子,一双嫩白的小手紧紧抓着萧叶寒声的衣襟,看似受到惊吓的模样,实则是一下子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匪寨就这么被灭了?他潜心研究了这么久的匪寨中的形势,竟然一点儿都没派上用场?偌大一个匪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里边的穷凶极恶之徒竟然死于内乱?功劳都算在这个男

  • 宠妃[元春重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局长,我觉得这不影响这次晋升把,毕竟我准备了这么久。”黄亚琳自然不想妥协,因为自己为这个准备了多久,还杀了自己的姐妹,虽说她该死,可越拖延事情败露的越快,她不能等。“琳姐急什么,我也子啊这次晋升名单之内,我都不着急,您慌什么,等案子破了,还您姐妹一个清白,咱们再一起去,岂不是双喜临门。”在一旁沉默

  • 顾先生爱我吗在线阅读重生

    冷,浑身就像处在冰里,君莫仇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却发现四肢百骸都不能动弹,连体内残留的元气都可以忽略不记了。疼,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漆黑,头又是一阵晕眩。缓了一会君莫仇慢慢的把眼睛睁开。四周是一个冰洞,用的都是万年玄冰,没想到自己修炼的最佳场所竟然变成了自己最完美的囚牢。君莫仇自嘲的笑了笑。随后就是无

  • 魔主凡尘之第二章

    苏橙侧转过身子骑着棉被上,翻来覆去也没睡着。苦苦熬到天擦亮,微弱的光线透过竹窗照进来,几缕光束斜打在地面。号称“睡仙儿”的苏橙,彻彻底底的失眠了。苏橙索性坐了起来,蹬上床下边摆放整齐的绣鞋,真好,是平底的。低下头瞅了瞅脚上这双绣鞋,乳白色缎面,暗花纹的样式,周边还镶了一圈小珍珠。这个朝代的做工和审美

  • 思达雅思大陆的魔法生活比试结束

    若是有人现在能看到潜在海里的徐仁生,会发现上面有一层犹如鱼鳞的结构,划动的双手的手指间有一张薄膜,跟动物的蹼一样,每一次划动,都会产生极大的推动力,海水在鱼鳞结构上流过,不仅不能造成丝毫阻力,反而成为徐仁生的助力,推动他极速前进。唐景确实有着自傲的资本,在众少年中,就他年纪轻轻已达到凡人武的圆满,可

  • 倾尽天下只为你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个时候的Kongphop正在开着会议,商量着关于夺旗活动的细节。Kongphop一下午和晚上整个人就心不在焉。他一直想着Arthit能回个电话给他。他调了震动,不想打扰会议,又怕错过Arthit的电话。只能时不时地拿出手机看一看,Arthit是否打了电话给他。旁边的M几次三番地提醒他回神。“呜。。

  • 终极一班之永世的爱入灵

    原来村庄后山的那个山洞中,就是陈乐救了老者的那个山洞中,只见陈乐双腿盘膝坐在以前给老者铺的临时简陋的床上,双手内翻放在两膝之上,双眼紧闭,而在他面前悬浮着一把通体漆黑却又散发着让人颤抖的气息的剑,正是帝神的本命之剑,帝神剑。原来当日虽然鬼门的人降下天火毁灭了小村庄但是也仅仅只限于小村庄里面,鬼门的目

  • 重生之烟花乱之[捉虫](5)

    秦狰身上很热,随着他的靠近,热气扑面而来。萧寅初抬头看到他紧绷的下颌,以及脸上不自然的潮红,心说难道真病了?二人近在咫尺,她将斗篷从对方掌中拽出来,踉跄了一步,不高兴道:“请您自重。”“你是什么人?”秦狰俯下身,用眼神描绘她冷傲精致的五官,声音带着病中的哑:“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他怕是将自己当作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