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圈天在线阅读燕窝配谁

作者:逢九输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月苑内,银辉给破败的小院渡上了一层朦胧而梦幻的银纱。

美人儿横空出现在破院之中,如玉白面上红彤彤的巴掌印分外显眼,美人儿却笑得浑然不觉疼痛一般,单手揽住玉珏纤细的腰肢,另一只空闲的手懒散的扇动玉骨扇,姿态好生闲逸。

浑然天成饱含魅色的目光扫过残次的院子,杂草丛生,残垣破壁,掉了漆的柱子。美人儿极其优雅的以袖在面前拂了拂,一挥手几只蚊子自袖口滑落。

美人儿面露嫌弃,白皙的玉面几乎要贴到玉珏的侧脸粗糙的皮肤上,唇片微动:“晨曜有个废柴,虽说天赋异禀,可却失了该有的一切,你说……她是废柴呢,还是废柴呢?”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玉珏面颊上,宛如美酒般醉人心神的声音,却使玉珏膈应得慌。

玉珏虽说动弹不得,但瞳孔骤然扩大,墨瞳中一片寒霜,眉棱不自觉的深深蹙起。

若是玉珏能够动的话,玉珏定然会一巴掌先过去!

这人的嘴,也太贱了!即使是冷血冷情如玉珏,胸腔内也会翻滚着撕了那张嘴的冲动!

“哎……”对于玉珏那要吃了自己的目光,美人儿极其无辜的眨了眨浓密如扇的睫羽,琉璃眸中闪出的璀璨光芒让冷月娇羞,让明珠蒙尘。嘴角勾起邪肆轻佻的弧度,纤纤玉指点了点自己唇边弧度,勾人至了极点:“想吃了本王啊?本王我却之不恭,不过——”

只见美人儿将玉珏放在梧桐树下的软榻上,不知廉耻为何物。慢悠悠的以扇骨解开自己绣着红丝的领口上的扣子,往下再往下。直到衣衫半褪,露出紧致完美的两块腹肌以及精致的锁骨,光滑无瑕如白玉的肌肤,在月光下更显魅惑时。

美人儿硬生生顿了手,一脸悲春伤秋之色,模样娇羞,让玉珏不禁为之汗颜。美人儿面含哂笑,娓娓道来:“你的身材,太差了,连前后都分不出来,本王真的激不起兴致来。”

最毒妇人心。

这句话形容玉珏再贴切不过,可奈何,其中夹杂了“妇人”二字。

一个人三句不离废柴和身材差,饶是玉珏脾气再好都会翻脸。更何况,玉珏脾气本来就不好。

满含柔意揶揄的琉璃瞳孔刚对上玉珏那寒意遍布暗含恼羞的瞳孔时,美人儿只觉得后脊一寒,随即彻骨寒意在四肢百骸散开。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方才说了个甚,对女子心思略有几分了解的美人儿面上凉薄笑意一闪而过。

慢条斯理的理好衣衫,玩味一般的朝玉珏眨了一下丹凤眼。美人儿远离了玉珏两步,玉珏只觉得全身被解了禁锢,还未眼神杀过去美人儿已经施施然销声匿迹在玉珏视线。

被撂在月苑的玉珏低垂目光扫视了一圈这具身子,身材扁平,瘦骨嶙峋……

而远去的美人儿,此刻钻进了停在靖安府外的马车内。

马车外部毫不起眼,内部却别有洞天。马车四角镶嵌着拳头大的夜明珠,此刻散发着淡淡的冷辉照亮了整个车厢。一方铺着紫色绒毯的软榻横设在马车内。榻前一方圆桌,四角桌腿雕刻着精致镂空的花纹,栩栩如生,圆桌上一壶泛着袅袅雾气的清酒。

美人儿慵懒的斜倚软塌,一手执白玉酒盏,微微送至红唇边,一饮而尽。

醇厚拥有磁性的声音幽幽响起:“纪明,去和大部队会合吧。”

坐在车板子上的黑衣男子面容冷寒,瞳眸中含着清晰可见的恭敬与肃然。听此一手拉着马缰一手驱马,马车滚滚,刹那消失原地。

月光洒在青砖上,徒留一地清辉。

后天生长灵根,无稽之谈。

测灵台上做手脚,绝无可能。

身中剧毒压抑灵根,可笑至极!

那么……你又是如何有了灵根呢?

有趣……

车厢内的美人儿目光凝在清香温酒上自己的倒影。精致绝美,棱角分明,着实称得上神来之笔的完美容颜,美人儿如玉唇角缓缓勾起一丝魅笑。

渐渐的碧月落下,天光破晓,天幕掀开崭新的一页,墨兰色的天空被金辉染透。

月苑的正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有轻轻的脚步声走近。侧躺在软榻上面着梧桐树的玉珏蓦地睁开寒眸,冰冷杀气自寒眸中迸射。同时身子微微翻转,寻了个舒适的姿势,以手支颐。

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在玉珏斜倚的身躯上形成光斑,眸光寒气退去,淡漠如水。

映照在玉珏瞳孔中的是一个梳着双环髻穿着红色罗裙的丫鬟。那丫鬟衣服料子柔顺,竟比玉珏身上的料子还要精致,最吸引玉珏的,是丫鬟头顶盘发的发钗。

红玉罗钗在暖阳下闪烁出艳红色的光辉,雕工精致玉品极佳,不是价值连城起码值几千两银子。那簪子,玉珏有几分印象,可不是原主的东西嘛。

红罗面色高傲,眉宇之间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轻蔑,高昂着头拿鼻孔对着玉珏。倨傲道:“这是四小姐赏给你的饭,心怀感激的吃下吧!”

言罢将手中的饭盒大力扔到玉珏面前。玉珏身形未动,没有去接,任由饭盒跌落青砖之上。盒盖碰掉,里面的饭菜同时倾洒出来,泛黄的米粒与发黑看不出原貌的菜肴在玉珏的瞳孔中形成倒影。

三叠馊菜,一碗馊饭。

这,便是四小姐赏赐给她的饭菜。

“你敢不敬四小姐?”红罗尖声叫着,表情之惊愕讶然与愤怒,仿佛玉珏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墨眸幽寒,闪过一丝冷芒,微抬眼睑。冷冽目光缠绕红罗倨傲的面容上,唇边弧度紧抿,玉珏轻启朱唇:“我要吃燕窝。”

燕窝,对于这具亏损严重营养不良的身子犹如毒药一般,玉珏是碰也碰不得的。

她想看看,这具身子,到底是多么没有威信!这些奴才,又是多么的仗势欺人!不把这正宗的主子放在眼眶子里!

被那冷冽目光看得红罗心头一跳,一股寒气在胸口蔓延开来。

转念一想这小废柴就是废柴,翻不起什么大浪,更加倨傲的仰起头,眉宇之间的轻蔑之意更甚。

纤纤指头一指玉珏鼻尖,讽刺的话语滔滔不绝:“就你!四小姐好心给你吃一顿好的,你竟然还敢辜负四小姐好意!还有,燕窝?你算个什么东西?燕窝,那可是三小姐和二夫人吃的东西!你也配!”

“是吗?”一直倚在软榻上的玉珏眸光刹那间被无尽黑雾席卷。一股强大的杀气释放在玉珏颇为闲适的身躯上。玉珏单手撑起身子,坐在软榻边抬起头,冰凉的目光紧绕着红罗倨傲的面容,眸中杀气顿显!

她赤足漫步在青砖之上,闲庭信步一般,姿态闲适。将匕首藏至袖中,面容冷骇,杀气四射,即使阳光沾染,却也化不开那股浓郁的杀气!红罗心头不可抑制一颤,吓得往后踉跄了一步。

却想起自己是四小姐的贴身女婢,何足畏惧?

挺直了腰板往前大步一跨,眼瞧着玉珏就要走到自己面前,微微抬高了腿,就是朝着玉珏的腹部一踢。

红罗跟在四小姐身边久了,为虎作伥,本就惩戒人惩戒的多了,早就找到了惩戒人的诀窍,力道把握得很好。这一脚踹在玉珏身上,既可以让玉珏五脏六腑俱感觉到极致的疼痛,而且还不会让人发现。

玉珏前世是学医毒的,亦是深谙此道。见此冷眸微眯,危险的气息自眼缝中弥漫,手中的匕首自袖中而出,匕刃锋利,随着玉珏的动作匕刃银光一闪。

红罗绣花小鞋右边鞋头已经出现了鲜红色的血洞,鲜血浸染了绣花精致的小鞋,而玉珏绣花鞋边,掉了一截白嫩的指头!隔着鞋子,玉珏将红罗的右脚大拇指给截了下来!

“啊——”

红罗惨烈的尖叫声砸在玉珏耳膜,红罗身子瘫软在地颤抖着手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伤处。只觉得浑身冷得犹如掉在冰窖里,面色惨白猛地抬头狠狠瞪了玉珏一眼,那一眼赤红遍布,恨意凛然,饱含阴毒杀气。

玉珏满面寒霜的觑了她不甘阴毒的面容,慢悠悠的蹲下身,小手伸向红罗捂着自己伤口的十指。

“你干什么!”气息有些紊乱的红罗一脸怒容,朝着玉珏怒声吼道。

玉珏充耳不闻,十指宛如注入了神力一般。一点一点将红罗的十指掰开折断,骨头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却都伴随着红罗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眸中闪过一丝猩红,却是高扬起匕首又是狠狠一剜,将余下的四个指头全部割下来!

血的颜色染上了匕首亮涔的刃上,这匕首上,又添了一个人的鲜血。

红配白,白衬红,森冷噬杀之气毕露,显得尤为骇人。

唇上沾染了一点鲜红的玉珏抬头,唇边勾起犹如魔鬼收割生命的镰刀的弧度,气质冷煞如鬼。

微微侧过头,却是对着不知何时来到月苑手上捧着木棍的木方说的,唇瓣一张一合,吐出的话语令人不寒而栗:“你们说……燕窝配谁?”

木方身后跟着几个练气四品的护卫,手上拿着三尺木棍,此刻各个皆是一脸呆滞胆颤。

话音未落,几人皆是手中木棍轰然落地,各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身子抖若筛糠,口中声线发颤:“当然是郡主……当然是郡主……”

“那么——”冷寒如煞的目光落在此刻失了五根脚趾头的红罗血色尽失的面容上。

明明阳光潋滟,清风和煦,却驱不散心中的寒意。

延伸阅读

博朗特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y060.shtml
博朗特渔具总部是鱼竿、渔轮、鱼饵、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溢香品饺子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x7cv.shtml
溢香品饺子小吃经营口味正东北手工水饺,皮薄馅大,选材新鲜,味道纯正,本店的,面皮均采

玛玛洛可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s1g4.shtml
章投资风险小市场大的行业少儿英语市场前景不受任何干扰这一经商哲学今天仍然适用——中国

爱丽丝珠宝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b8pg.shtml
“ALICE”品牌隶属于爱丽丝珠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亚洲区总部设在香港,中国区总

赛欧地板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i1c.shtml
赛欧地板隶属于西安赛欧地板有限公司,是集木地板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国内大型地板企

深蓝服饰皮带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xfwd.shtml
深蓝服饰皮带位于广东广州市海珠区。主营时尚腰带、五金带、编织带、钻石带等。在服装服饰

卓辉触摸屏玻璃切割机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g176.shtml
深圳触摸屏玻璃切割机、自动对位异型玻璃切割机ITO、TN、STN玻璃切割机、深圳液晶

中维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x5jg.shtml
中维十字绣坐落于有着“小商品海洋、购物者天堂”美誉的义乌市。凭借着义乌得天独厚的综合

旺旺魔法气球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a4pi.shtml
北京旺旺魔法气球艺术培训中心玩偶创意颠覆了传统气球概念,开辟了彩球艺术新思路,给人以

金格宝贝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cl0.shtml
宝宝的发展是与时俱进的,不同月龄的宝宝发育状况也是不断进步的,所以金格宝贝不断调整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霹雳]穿越者绝不认输过夜

    “月前辈,在哪里参加预选?”楚天河迫不及待地问道。一想到丰富的奖励就在前方等着自己,他就无比的激动。“在各大城的城主府。”月青天神秘一笑,说出了令楚天河惊讶的名字。听起来龙天战域似乎不止一座城,有许多座。“我已经给你报名了,在明天,就会在天武广场举行比武。并且,由我主持。”月青天淡淡地说道。楚天河闻

  • 抱紧病娇反派大腿(穿书)第二章在线阅读

    沈泽丘一进门便往屋里看,一眼看到沈奚时眉宇间也轻微颤了一下,他心里也纳闷起来,阿奚看起来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不仅眼神不再痴呆,看他时也跟阿易说的一样,像是不认识他似的。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毕竟沈泽丘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他都遇到过,他随即平了平心绪,露出慈祥的笑容,对沈奚道:“阿奚,你睡醒了

  • 暴君攻略守则第九章在线阅读

    白奕四人送上礼物后也未多做停留便告辞而去,瑶光命玄女送客,分别之际玄女求白真为她转交她写给白浅的书信方回转。是夜,瑶光带着玄女在库房查看今日所收之礼。玄女看着还未来得及整理却几乎堆满一间库房的礼物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多?看着弟子讶异的脸色,瑶光笑笑,抬手摸摸身高已与自己相近的弟子的头,指着其中一堆

  • 碎月王子的“丑女”未婚妻之被抛弃了?(6)

    将衣物找齐的冬儿,呼吸微微一滞,旋即,略带几许感慨道:“大小姐!你变了!”“不好吗?”楚璇月反问。“好!”冬儿想都未想道:“虽然大小姐在楚府孤苦无依,没有人帮衬,但也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去!”“说得对!”楚璇月漫不经心勾了下唇角:“那个任人欺凌的我已经死去,如今活下来的,是打不死的小强!”“……”冬儿。

  • 穿书之生生不息第2章在线阅读

    “千煦,羿枞,今晚要和你们委屈一晚上了!”铁柱看着一旁的龙千煦与羿枞,突然有一丝坏笑。“额!”龙千煦笑道,你的笑,让我不敢想象今晚又是怎样的一个晚上。“那没办法,谁让找的这个地方客栈,只剩下三个房间了呢?”铁柱看着大家,继续说道,“碧涵一人一个房间,梦晗和可儿一个,我们三个大男人只能挤在一个房间了,

  • 皇后,朕还傻装逼被雷劈(求鲜花,求收藏)

    冥历焃鴠日,黄泉狂风大作。冥王茶茶光溜溜地正在沐浴,躺在巨大的浴池之中,踢着小脚丫,拍打着水花,“天干物燥,冥界孤寂,好生无趣啊。”林九打电话装逼被雷劈了,“轰”一声雷霆巨响,巨大的闪电直接淹没了林九。“神他妈的,装逼被雷劈,古人诚不欺我……”林九感觉自己进入一个巨大的旋涡,一直往下掉,一直掉,嘭,

  • 聊斋:签到从连城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求鲜花,求打赏,求月票,不然没动力,求V收总行了吧。)鱼乐看了看桌子上的曲,嘴角挂起不屑的笑。抓起笔刷刷刷的在曲子下写下了词。“你在干什么?”眼尖的周杰看见鱼乐在曲谱上乱写,呼叫道。“鱼乐,别添乱。”乐山说道。“你别整倒忙,一边看着去。”雷导拉过鱼乐。“乐乐,不懂就要多看,别乱来。”杨晓红训斥道。

  • 穿越火线之穿越三国奇异之地

    随着这朵青莲的出现,一股强盛至极的气息狂暴涌出!半空之中,六道雷霆下降之势一顿,就在这刹那,那青莲迅化作一道电光射出,直没入进南晨的眉心处!昏迷中的南晨,只觉身体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爆炸开来一样,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长啸,这啸声,震彻长空,似要将整片空间都撕裂!轰!轰!轰!轰!轰!轰!六道雷霆接连

  • 我才不当小白莲[穿书]第三章

    3韩津摁掉通话将手机扔到一边,嘴角一直高扬着,沉浸在自己的**里火拼厮杀。他刚想好怎么借这机会把对方耍回来,结果不出十分钟,他的想法升级了。源于一条消息,来自这女的手机里的,备注“潇潇”。潇潇:我忘记跟你说了,韩津这个人啊,经常活跃在栗子街,你以后记得当心点。韩津本来没兴趣窥探他人隐私,但自己与生俱

  • 绿茶上位攻略[快穿]神谕

    Episode02.神谕*「此番前来,奉你为神。」「你的旨意,即为神谕。」*“你就有这么清闲么。”利威尔终于忍无可忍地抬起头,望着那个占据着他办公室的某位不速之客,“莫非开家报社就无其它的事可以做了么。”“报社自然是说不上,毕竟目前做事的也就只有区区几人而已,”说话的人,奥莉维亚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