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圣域之下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失落小哥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晨,青鸾村村头,一位少女正坐在石凳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书,时而柳眉微皱,时而会心一笑,配上那静谧的枝头上杜鹃鸟儿那欢快的歌声,俨然一幅优美的天然画卷。

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间流逝。随着朝阳的慵懒升起,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了,少女轻轻合上书本,满足的表情中难掩那一丝愁容,只听她喃喃道:“家里的书籍我都看完了,该去再买上一些回来,只是、、、、、、”

少女正是林凤仪,每天早早起来看书,是林凤仪从七岁开始所养成的个人习惯。在她父亲还没病逝的时候,她家里虽谈不上是什么富贵之家,可生活上还算宽裕,温饱不愁,日子也当得上滋润二字。

那时候,知晓林凤仪喜爱看书,她的父母总是定期为她添置一些新书。可这温馨的一切,却因为他父亲的死亡而被生生打破。林凤仪自父亲去世后,这两年又一直为她母亲的眼疾四处奔波不停,鲜有空闲,也没有多余的积蓄再来购买诸多她感兴趣的书本典籍。

“唉”,轻轻叹息一声,平淡而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林凤仪拿起石桌上的那本书,起身回到屋里去。

当太阳微微升起的时候,铁牛背着药娄来到林凤仪的家门口,他轻轻扣了扣门,生怕吵到林凤仪母女,压低声音问道:“凤仪,在吗?”

话音刚落,屋门被打开,露出林凤仪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

“铁牛哥,早啊。吃饭了没?”

“早吃过了,嘿嘿。对了,伯母的所需的药应该所剩不多了吧,我打算今天到集市上卖些药草,回来时再给伯母买些良药。你要一起去吗?”铁牛眼含期待,带着一丝紧张,问道。

“好、、、、、、额,我、、、、、、”

林凤仪欲言又止,望了眼母亲的房间,顿了顿道。“我就不去了,铁牛哥你自己小心点。还有,多谢你了。”

“哦”,铁牛语气中泛起一股淡淡的失落,“那我先走了,你在家照顾好伯母。”说完,他就要转身出发。

“凤仪啊,娘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不需要你留下照看了,你就跟你铁牛哥一同去吧,路上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娘,可是、、、、、、”林凤仪脸上浮现担忧之色,欲坚持留在家里。

“去吧,孩子!”听出女儿的挣扎,林兰月再次劝道,语气中却莫名的多了几分执意。

“那好吧,娘,您就在屋里好好休息,我们会尽早赶回来的。铁牛哥,我们走吧。”铁牛听到林凤仪决定跟他一起去,脸上的些许郁闷瞬间消失不见,高兴的直合不拢嘴。

“好,好啊!伯母放心,我会照看好凤仪的。”说完,两人有说有笑,渐行渐远。

“唉,多好的两个孩子啊。真希望他们能最终走到一起。铁牛啊,凤仪以后就交由你来照顾了。娘不在的时候,凤仪你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宿命天定,逃避不了啊,唉、、、、、、”在他们走后不久,自屋里传出一声感慨,声音中蕴含着说不出的悲凉与不甘。

窗外,几只乌鸦在空中盘旋,哀叫不停,不知在为谁而悲鸣?

路上,两人走在清幽的小道上,有说有笑。

“凤仪,我总感觉你今天好像和昨天大不一样。”

“咦,哪里不一样了?”闻言,少女侧过脸去,好奇地追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明显的感觉不一样了。变得让人隐隐有些看不透,充满神秘,而且似乎更加飘逸了,气质像仙子一般。”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铁牛才认真的形容道。

“怪不得,我还以为这是我的错觉呢。今早一起来,我浑身上下就感到怪怪的,总觉得身体里面好似多了些什么东西,但又说不上来。对了,昨晚我一直在做着一个奇怪的梦,居然梦到很多的凤凰耶。”

“什么,凤凰,你梦到传说中的凤凰了?它们有传言的那般神圣绝美么?”铁牛急忙追问道。

“嗯,红芒璀璨,光彩夺人,美的简直让人震撼、、、、、、”

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人一路闲逛,总算来到了小镇上。铁牛转身对凤仪柔声说道:“凤仪,你先到街上随意逛逛,舒缓一下心情。我这就去将药草卖了,随后我们在镇上的青药堂门口碰头。怎样?”

“嗯,那我先去了。”

街道上,林凤仪饶有兴致的四处打量,安静的穿过人群,细细观光。每当他看到街道旁的小摊上陈列着满目琳琅的各类书籍,她便会变得莫名的兴奋,东儿看看,西边望望,像个无忧无虑的小精灵似的。

可没过很久,林凤仪就变得很是郁闷。路边是有很多好书,有关于医学的,有关于诗词的,也有关于人物游记的。可惜的是,她身上并没有多余的钱让她挥霍。

当她失落间,正要转身离开之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优雅悦耳的呼唤:“小姑娘,请留步。”

回过身来,林凤仪见呼喊她的是位大约二十来岁的红裙女子,其面容娇美,妩媚中透着高贵典雅,高冷中暗含炽烈的火热。

“这位姐姐,我们认识吗?不知你唤我何事?”林凤仪昂着娇小的俏脸,惊奇的询问道。

“我观小姑娘确是骨子里的爱书之人,我这有本好书,留之无用,你且看看?”

红裙女子淡雅一笑,莲步轻挪,款款走上前来,从怀里掏出一本古朴的书籍,微笑着将它递向林凤仪。

“可是,我,我没钱。”见猎心喜,可转眼想到当下的处境,林凤仪不免有些尴尬的小声道。

“呵呵,没事的。我与小姑娘也算有缘,这本书便送与你了。”红裙女子莞尔一笑道。

“这,、、、、、、好吧。凤仪在此谢谢姐姐了。”林凤仪还是没能抵得住古书的诱惑,犹豫了片刻,诚心感谢之后还是视如珍宝的接了下来。

“姐姐真是个好人。对了,还不知姐姐的名字呢?”

“我们既是有缘之人,日后定还会相见的,名字你将来自然会知晓的。凤仪,凤翔九天,仪表天下,人如其名,很好!凤仪多多保重,记得一定要万分珍惜这本书,它或许与你的命运相连,切记切记。”

说罢,红裙女子施施然转身离去。等到凤仪反应过来时,红裙女子却诡异般的早已消失不见。

疑惑的皱了皱柳眉,林凤仪将古书贴身放好。想到之前与铁牛的约定,便赶往青药堂,准备和铁牛前去汇合。

镇子外不远处,红光一闪,一名红色身影凭空出现。此女正是刚才在小镇的街道上赠书给林凤仪的那位红裙女子。她望着小镇的方向,良久,轻声嘀咕道:“如今,凤凰一族的无上核心修炼法诀---凤凰诀我已转交到你的手上了,并在此书上留下特殊封印,不易被他人察觉。下面的路主要就靠你自己了。正说着,红裙女子似有感应,忽然间眉头一皱,转身望向青鸾村的方向,脸色一变:“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希望一切还能来得及。”话音刚落,她身形飘逸,急速飞遁,奔向青鸾村所在。

青鸾村里,凤仪家所在处,猛地出现两位不速之客。他们周身黑衣,用黑布蒙着脸面,眼神凶厉,杀气毕露。看其模样,像是在寻觅某种东西。

只听,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道:“奇怪了,凤凰朱果的气息明明就在这出现的啊,怎么就消失无影了呢?玄五,斩草除根,为防消息泄露,你去将这全村屠尽,鸡犬不留。我在这里寻找一番,希望能够完成此次的任务。”

“明白!对了,玄三,别再耽搁了,眼下四方云动,如今的这个大区域鱼龙混杂,小心迟则生变。”

“知道了,你去吧。”

不一会儿,村子里便响起断断续续的凄厉惨叫声。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乱杀无辜?”听到外面乡村父老无辜的惨啸,林兰月知道她的乡亲已遭毒手,她跌跌撞撞的冲出来,冲着黑衣人愤怒的吼道。

“说!凤凰朱果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为何在你这里消匿无形了呢。不说的话,我便杀你灭口,哼!”黑衣人满身散发着凛冽的杀气,对林兰月冰冷的威胁道。。

“哼,你这畜生,简直猪狗不如,连手无寸铁的无辜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早晚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什么凤凰朱果,我不知道,就算是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这头畜生的,哈哈哈哈、、、、、、”面对性命威胁,林兰月好似早已看透,不仅丝毫不惧,反而破声大骂,状若疯狂。

“哼,你这是自寻死路。既如此,留你也无用,到地下陪你的村民去吧。”说完,黑衣男子一剑挥起,林凤月随之缓缓的倒下,其胸口处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流不止。

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微微扭头,林兰月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告别道:“凤仪,保,保重。”话音刚落,她便就此断了气。

“你们是何人,为何如此心狠手辣,竟连普通人也不放过!”这时,一声娇喝从极远处传来。

“老五,快走。有高手赶来,迟了就走不掉了。”脸色大变,玄三对远处刚杀掉最后一人的玄五急喝道。

“哼!想走,哪有这么容易。杀人者就要偿命,给我留下吧!”说完,来人的身影已到近前,正是先前镇上的那位红裙女子。

看到眼前的光景,红裙女子眼含煞气,双手含怒一挥,两道火红的凤凰焰火便分别激射向正欲逃遁的两道身影。

见状,两名黑衣人从这一击中感到了极大的威胁。知道躲不过去,两人默契的相互对视一眼,迅速一前一后,运起法诀,挥剑使出合击之术。

是时,一道约两丈长的淡黄色剑型光束凭空凝聚,在飞射出去后,在半途突然一分为二,分别击向两头火红的凤凰火焰。

轰!

轰!

两道撞击的爆破声一前一后的响起,爆炸的气浪激起阵阵尘土。

噗!噗!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两名黑衣人明显不敌,被气浪波及,倒飞着各自吐出一口鲜血。

玄三的修为比玄五要高,因此在这一击之下,他只是受了些伤,而玄五则浑身是血,身上衣服破烂不堪,一条手臂被突然炸开的狂暴气浪席卷的几乎废了,显然已受了重伤。

“老五。”

玄三见状,顿时大喝一声。身体急速倒旋,他快速稳住身子,随后他迅速飞起,接住还在倒飞中的玄五。

脸上忽然露出一股狠辣之色,只见他张口吐出一道淡黄色的鲜血,脸色随之变得极为苍白,旋即一道黄光闪过,两人便彻底消失了身影。

“傲剑术?莫非他们来自傲剑山庄?哼。”红裙女子喃喃自语,脸上露出些许不可思议。

“唉,千算万算,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希望你能承受的住这番残酷的打击,早日成长起来。”

看了看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的林兰月,红裙女子幽幽一叹叹息了一声:“罢了,姑且试一试,或许还有点希望。”

语毕,她屈指一弹,朝了无生息的林凤月嘴里投进一粒火红的丹药,又隔空往其心口输入一道赤红真元,不忍的望了眼满是血腥的村庄,感慨间带着地面上的林兰月一闪而逝。

延伸阅读

gogo车吧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gzcl.shtml
偶们是新型的营销平台,基于车载系统。一台车就是一家体验店,乘客上车就是进入你的体验店

红曼福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xp95.shtml
红曼福儿童车是从事溜溜车,滑行车,摇摆车,电动车,玩具车等相关产品的生产厂家,设有化

意佰购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gqj4.shtml
暂无

鼎峰工程机械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gih2.shtml
鼎峰工程机械公司始建于1992年,是生产桩工机械的省重点企业。出众的设备、的技术人员

众乐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yr61.shtml
众乐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扬州众乐

好饰家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pa6l.shtml
好饰家无纺布墙纸总部经销的壁纸、无纺布墙纸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百思特不锈钢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xvst.shtml
百思特不锈钢从事休闲食品机械的开发生产与销售,百思特不锈钢是河南一家从事休闲食品机械

金伯利钻石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6p5g.shtml
钻石现在在大众生活中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了,金伯利饰品是中国较早从事钻石首饰的

韵派肌养晶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a6gd.shtml
韵派化妆品2005年成立,凭借集团雄厚的科技实力与完善的管理体制,经过六年的风雨洗礼

鲜美加加盟  http://www.trolleysgrille.com/xbu9.shtml
鲜美加调味品开发、生产、批发喜相连鸡精、味精、鸡粉、鸡汁等调味系列,针对各地各地区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公寓:神级选择第三章在线阅读

    当凌风回答出我愿意之后,一阵耀眼的光芒从卷轴中发出,同时伴随着二人心跳声开始同步跳动,卷轴也随之燃烧起来。少女松开手指,任由燃烧的卷轴掉落,只是卷轴并没有掉落,也没有烧掉床单,而是保持着燃烧状态飘到了凌风的面前。凌风刚想移动脚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凝固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

  • 小哥哥,谈个恋爱呗[穿书]在线阅读第7节

    窦乐山变得复杂起来。一年的金鸡岭生活,一个自由浪荡惯了的青年,被一个比他小的黄毛丫头管束得服服帖帖,调教得规规矩矩。以前的那个颐指气使、凶狠残暴的土匪头子,己经蜕变成了一个老成稳重、沉默寡言的人了。他的队伍被改编以后,他手下的那些弟兄都很感激他。以前的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结束了!代之而来的是稳定的生活

  • 海贼之我为轰焦冻第5章在线阅读

    “皇弟.唉,算了。”皇上到口的话又收了回去,别人不了解,他可是清清楚楚他这个皇弟的个性。“皇上,这次摄政王回来是大喜事,臣女想献丑跳一支舞为其助兴,皇上看可好?”夜寒烟看向了走出来的女子,这个女人是左丞相府的嫡女史倩倩,比夜芷容的相貌稍差一些,身材火辣,也是夜芷容明面上的好朋友。“左丞相的女儿长的越

  • 嗨,你的锅铲在线阅读第五章

    方晨家里。客厅中。此刻,方晨拿着晾衣杆当剑,正在习练脑海中的剑术。这是他刚刚从网上下载的。也不是什么高深剑术,就是基础剑术而已。或许正因为是基础,所以属性界面的战技项中,并未显示出来。方晨学习基础剑术的目的,自然是想务实基础。通过系统,他现在掌握了太极拳、形意拳、八极拳,这三种拳术。但猎杀妖兽,必然

  • 橙子味的你之高端大气(啥)地出场

    “业利、业利!~”“……嗯?”耳听到这熟悉但却似乎并不该出现在此的呼唤声,刚从休息室里出来,正准备往此次迷你四驱车世界杯大赛的开幕式会场通道走的灰发少年业利猛然一愣,下意识循声,朝身后另一个走廊入口那儿看去。“业利、业利!~哈哈~~”那让业利倍感熟悉的声音的主人,一名盈盈地立在走廊,一身抢眼地淡红色

  • 六叔万福在线阅读我佛慈悲,贫僧不想杀人

    刚走到大门边,富丽堂皇的玻璃门忽然被从里面拉开了,几个醉醺醺的****鱼贯而出,娇笑声格外吵闹。“各位少爷们,有空再来玩啊。”一个长发披肩穿着暴露的妖艳女人最后面走了出来,对前面的那群****招呼道。“放心好了,晚上再来找你哦,小美人。”其中的一个年轻人转过身来搂住了那妖艳女人的柳腰,笑眯眯的在她的

  • 你的眼里有彩虹在线阅读第九章

    丹姳一直炼丹到很晚,她半眯着眼睛,头重脚轻的飘着下到二楼。转头的间隙,发现楼下店铺里还有灯光。丹姳打了一个非常大的呵欠,强撑着疲惫,一手扶着栏杆,抬步下去看个究竟。丹药铺的大门依旧大开着,柜台上点着一盏并不明亮的小灯。玉树不玉坐在那里,一手撑着额头,但那偏向一侧的脑袋还是一点一点的。丹姳毫无声息的走

  • [综漫]活着在线阅读第二章

    正元帝龙行虎步,不等卫敬容起身去迎,人已经到了殿门外,秦昰欢叫一声,从罗汉床上滑下来,迈着短腿扑过去,正元帝伸手一捞,把他捞起来抱在怀里。他到四十五岁上才得了这么个小儿子,秦昰又生得聪明伶俐,很得正元帝喜爱,抱起来颠一颠,逗他:“又重了些。”“可不是,才还跟善儿争吃的,也不想想他姐姐病才刚好,正是要

  • 恃楚而娇第五章在线阅读

    不用想,蔺烛雪所指的,定然是血的味道。桑夜不过迟疑了一瞬便出声道:“方才我在外面摔伤了手,流了些血,所以才耽搁了送药。”蔺烛雪笑了笑:“桑姑娘很着急?怎会摔伤?”桑夜没有打算回应他这句话,她看了地上的卿蓝一眼,只见卿蓝这时候已经没了方才的紧张,似乎是因为发觉了蔺烛雪无法视物,所以他也大胆了些,甚至拿

  • 宠婚在线阅读第三节

    曼哈顿,某建筑地下室通风管道中。“嘿,瑞克多,停,停,停!就是这里!”彼得捂着嘴对着通讯器小声说道。爬在最前面的瑞克多闻言一顿,转头看了一眼倒数第二位的彼得,然后低下头,眼前有扇不大的通风口,他透过那通风口的挡板空隙看了进去。这并不是彼得之前描述的实验室,而是一间类似于监狱的屋子,四面墙壁用了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