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从现实进入二次元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弱小可怜还扑街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老郝原本还担心晚晚真坐陆知行旁边,心中正愁怎么拒绝,毕竟说得太直白,好像是对陆知行有意见一样,他得照顾陆知行的感受。

听她这么说,老郝忙松一口气。

他大手一挥,当场批准,态度之痛快,好像木晚晚说她今日要取代他这个班主任的位置,他也会答应一般。

不待晚晚动手,立即有男生主动献殷勤,帮她把桌椅搬到指定位置。

晚晚坐过去。

陆知行的眼睛都快把木晚晚盯穿了,怎么回事,这个女的到底怎么回事?

他都纡尊降贵同意她坐过来,她还嫌弃上了?

等忙完这些,已经到了上课时间,第一节是数学,晚晚没书。

同桌大约是个害羞内向的女孩子,却仍然用自己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欢迎。

见晚晚没书,她主动把书伸过来,声音低如蚊呐,结结巴巴的:“那个……你、你可以跟我看……一本……”

晚晚看了她一眼,她戴着黑框镜,鼻梁和眼下生着雀斑,单眼皮,称不上漂亮,扔进人堆都找不见那种普通。

她对她一笑:“谢谢。”

晚晚猜她应该不太好意思讲话,心念一动,翻开课本第一页,上面端正书写女孩的姓名。

“你叫何雨田?”

“……嗯。”

“你好,我叫木晚晚。”

何雨田不好意思地跟她笑了笑,抬头听讲。

木晚晚没有社交的兴趣爱好,打招呼只是出于礼貌。她初次坐在教室里,跟陌生人一起上课,难得产生了新鲜和期待的感觉。

就还挺……别开生面的。

高三已经进入复习阶段,讲课速度较从前快很多,内容也很系统。

高一高二还调皮捣蛋的学生,到了高三也会不自觉收敛许多,所以,这里学习环境和氛围都比较浓厚,对晚晚来说,跟上老师的进度,并不是很困难。

是的,并不困难。她原以为自己会听着很吃力,可是听着听着却发现,老师所讲的这些内容,她在山里的教书先生全都给她讲过……

稍微听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了,后半节课,纯粹是靠读书听课的热情在支撑。

下课铃终于响起,数学老师刚说完下课,前排一个女生站起来很大声地说:“婷婷,你给晓雪买生日礼物没有?”

白婷婷从课本中抬头,啊了一声,说:“怎么办,我给忘了,放学再说吧。”

再后来的讨论就被教室里其他声音盖过了。

陆知行一节课都在偷看晚晚,说偷看也不尽然,他是光明正大地看。

也没什么,他只是在等一个瞬间。

一个,她偷看自己的瞬间。

她肯定会忍不住看自己,所以他决定守株待兔,逮她个正着。

可他看了一节课,她都端坐那里,柳腰又细又挺,比寺庙里打坐的和尚定力都好。

该看黑板的时候看黑板,该写字的时候写字。

写字时,鬓发垂下来,她抬手轻轻别到耳后,会露出白嫩的耳朵。

她怎么不看自己,她凭什么不看自己?

还是说,她发现了自己想捉她罪证的行为,所以强忍着不看?

此时已经下课,陆知行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不能再让这个女人继续爱慕自己了,他必须解决她的少女心事。

眼瞧着还有一个过道就要走到木晚晚身边,一个留着平头的男生突然从过道窜出来,满心欢喜地蹦到他面前。

就像和珅看见纪晓岚那么蹦。

孙高见一把抱住陆知行的手臂,拼命摇晃:“行哥行哥!可算见到你了!你快说说,你跟你家那个张飞怎么样了!”

“……”

陆知行的脸一瞬间黑了下来,他看着孙高见,拳头已经握紧。

“行哥,怎么不说话?你……你该不会认命了吧?你怎么能向封建势力低头呢?”

“……”

陆知行觉得,假如他是那种专吃人脑的僵尸,那他在捉到孙高见时,抠开他的脑壳一定会很失望。

他不能独享这份难以描述的心境,因此,他把孙高见从自己的胳膊上扯下来,面无表情地指向孙高见背后的少女。

“就在你身后。”

“啊?谁啊?”孙高见回头看了一眼,“除了新同学谁也没有啊!”

“就是新同学。”

“……啥意思,行哥。”

一直坐在过道这边的木晚晚听不下去了,她合上书本,伸手戳戳孙高见的脊背。

孙高见茫然回头,看着新同学:“你找我?”

“嗯。”木晚晚友好地对他伸出手,“你好,我就是张飞。”

“……”

孙高见吓得“妈呀”一声,他个子矮,当场蹦到陆知行身上,就像考拉抱树那样,紧紧搂着陆知行的脖子:“行哥,这跟你说的也不一样啊!”

不是说双眼暴皮,龇嘴獠牙吗?

陆知行皱眉,一把将他扯下来,无情抛到一边,说:“滚。”

孙高见知道他的脾气,嘴上说的凶,都不是真的,所以也不介意。加上刚在当事人面前说了人家坏话,这会儿正尴尬的要死,故此他赶紧借坡下驴,说了句“好嘞”,便一溜烟似的跑了。

二人眼前再无障碍,隔着半米长的过道,陆知行抬眼瞧她,猝不及防与她产生了一个对视。

陆知行忽然失了跟她对视的勇气,便避开目光,右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一声,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也不管她同意与否,越过她从后门走了出去。

教室里一直不静,此刻倒是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木晚晚,面色惊异,不可置信。

晚晚转身,连她的内向同桌何雨田也是同样的眼神。

她当然不知,陆知行其人嚣张狂妄,很少因为站在对面的人是女孩子就嘴下留情。

陆知行从小被女孩子追到大,上幼儿园,同班女生零食都给她;上小学,漂亮学委主动借他抄作业抄答案;上初中,逃课违纪异性班干部帮瞒;上高中更别提。

他的人生被情书和告白淹没,毫不夸张,只赖小孩子的喜欢直白纯粹,你长得好看,我便给你糖。

被惯坏的陆知行,对此只嫌烦。

递来的情书当面撕,送的礼物当面扔,远的不提,就连班花白婷婷当面跟他表白,也被他一句话顶了回去——

散漫大少爷双手揣兜,眼皮都懒得抬,说:“我不跟比我丑的谈恋爱。”

这还是高一时候的事,等到后来,陆知行干脆不跟女生讲话。

这么久以来,木晚晚是第一个,他主动讲话的女孩。

晚晚不知其中原因,只跟在他身后。直到走到楼梯拐角,他才停下来。

转过身,就见她这双手环抱靠在墙上,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那双眼晶亮,倒映一个梳着啾啾的高大少年。

是的,她又看了他一个笑话。

他可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她除了长相,完全就不像个女孩。

她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管你夸赞还是谩骂,喜欢还是厌恶,宠辱不惊,世间万物都不放在眼里。

又或者,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值得她在意的东西。

她像一缕轻烟,虚无缥缈,即便站在你面前,仍然教你抓不住。

陆知行恨透了这种无力。

他侧过头,也不看她,只说:“在学校,我看我们还是装不认识比较好,你说呢?”

“怎么,耽误你泡妞?”晚晚揶揄地看着他。

落在陆知行耳朵里,这话就有几分酸涩的意味了,好像在痛斥他的渣男行径。

“这不用你管。”想到她暗恋自己的事,陆知行不想那么无情,于是换了个语气,“我知道,你可能会比较难过,但没办法,我们长久不了,就不要传什么绯闻了。”

她应该为这种事难过吗?

晚晚“哈”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会尽量控制我的悲伤,保密我们的关系的。所以你说完了吗?”

“……”陆知行总觉得这个对话哪里怪怪的,他皱了皱眉,但高冷人设不能崩,他板着脸道:“说完了。”

“噢。”晚晚站直身体,“那拜拜。”

陆知行:“?”

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嫌弃了?

*

最后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正好是老郝,带同学复习完必备古文,老郝布置了一篇作文,命题跟母爱相关。

教室内哀嚎一片。

“没事,不急交,周五之前交上来就行。”老郝乐呵呵地留下这句话,便放了学。

教室内欢腾一片,晚晚没什么好收拾的,收好新发的校服正准备走。

余光瞥见何雨田待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晚晚想了一下,到底不关自己的事,便没问。

看了眼时间,距离陆家接他们的车到达学校,还有半个小时。

这个时间还是陆知行省出来的,他说讨厌校门口拥堵,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倒不如在学校自习,等门口车流疏散,车再过来接。

陆夫人对儿子向来千依百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于是陆知行用这个时间跟朋友出去玩。

晚晚刚好需要这么一个时间熟悉外界,她跟随人流走出校门,四处瞧了瞧,决定跟人多的方向走。

校门口各种吸引人的门店很多,晚晚路过一家就进去看看,也只看不买,主要观察别人之间的交流。

有甜品店门口售卖冰淇淋,漂亮的颜色从机器里压出来,旋转个尖儿落在圆筒上,搁手里拿着,看起来似乎很好吃。

晚晚也想买,恍然想起自己没带钱。

她十分遗憾,把卖冰淇淋的地方记在心里,留着下次再来。

等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她按照来时路线向回走。

学校附近有许多学区房,楼与楼之间的胡同狭窄逼仄,晚晚边走边四处看。

正前方的人行道上,两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身上空空,而她们前面,也就是晚晚与她们二人之间,站着一个同样穿校服的女生。

那女生不矮,却总是弓着腰,头也放很低,背上背着一个书包,手臂上还挎着俩。

留着沙宣头的女孩抬手,突然狠狠推了这女生一下,猛然把她推进胡同里,再然后,两个女生也跟了进去。

那胡同并不远,晚晚走了几米便到了。她向胡同里瞥了一眼,就见到那个沙宣头一脚朝那女生踹了过去,声音十分骄纵:“写个作文推三阻四,这两年你还少帮我俩写了?”

“怎么,就一个暑假不见,这点面子都不给?”旁边梳马尾的女孩帮腔完,狠狠推了高个儿女生一把,直把她推倒在地。

这一下,沙宣头又怒了:“你不会好好站吗?礼物要是摔碎了,你就给晓雪跪着道歉!”

晚晚想起来了。

第一节下课的时候,是有两个女生,说着要给一个叫晓雪的买礼物。

而地上的女生,赫然是她的同桌,何雨田。

沙宣头的女生神色不耐,又问一次:“你他妈到底写不写?”

木晚晚看在眼里,觉得好笑。

她瞧着那两个女生,双手环抱,好整以暇开口:“同学,你说的,应该是郝老师今天留的作文?”

突然有人说话,给两个女生吓了一跳。

回过头,见是那个新来的,又没什么背景,当下没将她放眼里。

但还是回答了她的话:“没错。”

晚晚点点头,语气颇为不解:“写母爱的作文还要找人代写……你们两个,没妈?”

延伸阅读

沈总 总在逼氪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与泽法的交涉  http://www.topbroker.cn/61k.shtml
“小哥看起来,心情不好啊,不知道需不需要帮助。”路泽摆着职业的微笑,进行了搭讪。“别

魔王大人在你背后在线阅读七年前  http://www.topbroker.cn/pbor.shtml
七年前。“王爷,王爷您醒醒啊……”侍女水儿的声音有些急切,还有颤音。今天是三王爷玉无

红楼之笑乌纱之拜访(5)  http://www.topbroker.cn/gufh.shtml
日子在泉的勤奋修行中一天一天过去。这天,泉从训练场回到家中,妈妈走过来说道:“听说族

斗角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topbroker.cn/x272.shtml
悠悠中华五千载,牛鬼蛇神的传说不计其数,早在上古洪荒时期就有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女娲炼

软暖笼在线阅读我们是兄弟  http://www.topbroker.cn/n84y.shtml
“咻。”深夜的丛林中一道倩影急速穿梭,仿佛有着什么天大的事情,面露焦急之色,在这道倩

谁叫我那么美第八章  http://www.topbroker.cn/nvrv.shtml
08.沉迷学习的第八天对于上一章的结局,鹤丸国永表示这个锅太沉重他背不起……人在家中

总裁不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topbroker.cn/9tv.shtml
说起故宫,所有人都不陌生,全世界游客来北京的必去之地。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进去参观,毕

(玉藻前)原来我是大舅妈铠甲世界?弄啥呢!  http://www.topbroker.cn/bl9l.shtml
“叔叔,我能用你手机看下铠甲勇士吗?”大侄子吃着雪糕,还拿着一根递给正在玩农药的林辉

当男主黑化后我被迫成了白月光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pbroker.cn/ar2s.shtml
两人到了车库,男人突然扶额,想起今天开的好像是辆不太低调的车,果然夏辰看到的时候也愣

反派进化带血的钞票  http://www.topbroker.cn/s7nh.shtml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从众人慌张躲雨的露天宴会场走出来,许浮生沉默的走在雨中,好在,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日在火影在线阅读第8章

    三个月来陈天行风雨无阻坚持锻炼,奥对了,陈天行就是陈三的新名字,它是陈秀才取的,陈三叫着顺口,便一口决定下了。因为陈天行不是赵川的亲信心腹属下,所以看场子收保护费这些有利可图的事没他的份,只有在争斗厮杀时才会有活干。所以平时陈天行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经过这段时间,陈天行终于对钱有一个无比清晰的认识,生

  • 我可能嫁了个假老公在线阅读第三节

    将醉之时只见一个发须尽白的老叟走进,额前几撮头发垂下来覆盖了眉眼,看不清楚面目。那老板赶紧端上几坛酒来,笑道:“您今日只要再可肯教我儿子一招剑法,我用这几坛好酒来换如何,这是我寻觅大江南北,埋于地下窖藏了几百年好酒,还有这个……”他从袖中取出几样孩童玩物,做工精致,很是称奇,放在了桌子上。老叟打开酒

  • 碎片之第十章(10)

    心中百种想法一晃而过,李知县依然笑容满面地迎上去。“王大人。”“是李知县啊。”王之临回头,对李知县微微颔首,笑道:“有事否?”李知县心道,你老人家千里迢迢来这里灭“蝗”,不仅没事人一样,整天不是调笑侍女就是赞美花草天气,还反过来问我找你有什么事,果真——“王大人就是心胸宽广、气度不凡!”李知县大力拍

  • 玄幻之奇迹建筑师在线阅读第8节

    第8章吃饭一番你问我答下来,吴梅提出的问题难度是越来越高,往往都是稍稍想了想后,才摸索似的提问。可是反观梁夜,答案都是脱口而出,而且还全部都答对了。而且,最后面的几个问题,都是大三才会教的。连旁边的旋家安也是一脸的惊讶,这是她所了解的一无是处的学生?这也让吴梅怎么都有些想不通……梁夜以前的成绩可以说

  • 金玉良医在线阅读第5节

    第5块砚台纪想不好意思跟闺蜜说,还真轮不到她来伺候沈端砚,那人在这种事上掌控欲太强,他向来全盘操纵,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她简直就是待窄的羔羊好吗?如果真听傅凉烟的,用上那些道具,到最后受苦受累的可是她自己。沈端砚那厮绝逼能把她折腾到求饶。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才不干呢!她又不傻,干嘛没事儿给自己找

  • 恶毒皇后她成了团宠大佬之洛蚕之毒

    顾北伊低头抿着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在众人面前哭出声来。只是,接下来她该怎么办?顾家……如今就只能当做是回忆了吧……“伊儿,你最近这一段时间有没有觉得特别混沌,四肢乏力,明明什么都没吃还总想呕吐?”柳伯伯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顾北伊发问。顾北伊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认真的点点头,不过顾北伊心中还有些疑

  • 孽徒,滚下去!第1章在线阅读

    青石路,北雁南飞,浩浩江水从沐家村旁流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枫树林在傍晚的落日下叶子红似火般,正是初秋,路道上的野草开始变得枯黄,在秋风的吹动下摇曳着,更显现出几分的萧条。然而与这呈现鲜明对比则是沐家村的村民们丰收的喜悦之情,层层梯田中全是金灿灿一片片的稻谷,谷穗饱满,朴实的村民们带着自个儿编织的草

  • 原来你竟是这样的霸总!在线阅读第8章

    “怎么了,怎么了?”唯一的太监小影子拿着锄头率先冲了过来,“娘娘,您没事吧?可是有什么人闯了进来?”说着举着锄头围着瑶碧转了一圈,眼睛四处看了一遍,却是什么也没有。其他丫鬟也跟着小影子看了半天,依旧什么也没有看到。向晚看着站在瑶碧身边的思寒,脸色有些苍白,手轻轻的拉着瑶碧的的衣袖,无奈的笑道:“思寒

  • 无敌崇拜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殿下!”一个下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一脸的惊慌失措:“宫里传旨,让您晚上入宫赴宴!”苻坚一怔,还没说话,站在他身侧的苟太妃已经狐疑地挑起眉毛,看了苻法一眼,问:“只传东海王一人?清河王呢?”那个下人摇了摇头,说:“只传东海王一人。宫使特意说旁人都不必去也不该去,陛下只想见东海王一人。”“东海王哪儿

  • 爱情公寓:开局就飙拖拉机之韦贵妃(6)

    这日,天气晴朗,日光大好,整个夏天的娇容,在渐隐渐退的风里诗化得旖旎。而就在这花香叶馥的日光里,白舞雩正坐在一个小亭子中,手捧一杯清茶,静静的凝视着远方,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事情。“韦贵妃万福金安。”突然,一句请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头一看,一名美艳动人的女子正被旁边的奴婢搀着徐徐走上前来。许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