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年少成王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中分爱国发型 来源:17K小说网

秦雪悠话音沙哑,嗓音小。季蒙虽大大咧咧的,可好歹是个纯爷们,踌躇地偏过头,假装恼怒说:“你就不能当没认出来吗?给我一个面子呗。”

秦雪悠仰头把水瓢里最后一口麦片喝光,饿了一日的肚子终于不再难受了。

她把水瓢还给季蒙:“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季蒙捧着水瓢坐着她身侧,后脊刚靠在铁牢旁,身后忽然钻出一个脑袋。

阿萧笑眯眯问:“大邺姑娘们在吃什么东西,还有吗?”他渴望地舔了舔嘴唇,眸光蠢萌蠢萌的盯着水瓢,恨不得连水瓢都给生吞了。

季蒙目光落在他身后一群排排队整齐站好的葛中骑兵,咧嘴笑了。麦片飘香味儿浓,牢笼藏不住味儿。刚姑娘们喝麦片没被打扰,八成是这傻帽的功劳。

“此乃金味麦片,大邺姑娘们的养胸圣品。”他挺了挺塞了两个大纸团的胸脯,自豪问:“能长肉!你喝吗?”

阿萧踌躇了一会儿,后退了两步,嘀咕说:“你们大邺女人身板小,胸前长了两块大肉,好看。”又后退了两步,如避毒蛇猛兽,连连摇头:“可我一介武夫,若是胸前长了两坨大肉,还怎么挥刀,不喝不喝不喝。”

天空雷霆砸响,阿萧猛地跳起:“要下雨了。”

季蒙大喜:“终于打雷了——”

他的喜悦让阿萧惊讶,季蒙忙敛了笑:“天气怪热的。”

阿萧赔笑:“是挺热的。”他招呼手下骑兵,“给大邺的姑娘们寻个能躲雨的地方。”

众小弟们推推搡搡,押着囚车寻一个能躲雨的落脚点。

临安吕阳军如屠狼的猎人,一入边城威猛不可挡,在葛中骑兵的弯刀下救下无数老弱妇孺。边城守卫军见势大好,也从龟壳里跑出,拿起长剑趁乱砍在葛中骑兵的马背上,一路把葛中人往北门驱赶。

葛中十二骑虽暴虐残忍,可终究人寡不敌众。两队大军联手如秋风扫落叶般,他们纷纷朝山野之地退去。

阿萧是葛中三骑的一个小头目,负责带领手底下几十个弟兄押解囚车女人到葛中。滚动的车轱辘在泥地呼啸而过,卷起一阵飞尘。

阿萧勒令喊停,手指向前方不远处的一所破庙,回头看了眼囚车里的季蒙,犹豫了一刻。双腿绕到囚车旁,冲他笑:“大邺姑娘,再翻过一座山,就能到大雁岭,要不咱们就不去躲雨了,你能坚持吗?”

坚持你老娘。

季蒙心里狂翻白眼,揉了揉差点颠成八块的屁股,桃花眼雨濛濛:“我想去葛中,可我怕我还未到,我就得死在半路上。”

美人含泪,阿萧心肝儿疼。

大手一挥,豪气冲天:“带大邺姑娘们去前面庙里躲雨。”

破庙小,六辆囚车整齐并挨。一辆四个葛中骑兵轮流看守。阿萧警惕,即使对待大邺柔软的女人,也没有让葛中小弟们放松警惕。

这是一个不知供奉哪路神仙的庙宇,雕像已被砸了个稀巴烂,供堂蜡烛翻滚下地,到处是一片厚厚的稻草。大部分葛中骑兵坐着稻草上,吃干粮休息,既没有多看姑娘们,也没有毛手毛脚不规矩。

季蒙凑近秦雪悠,低声问:“是哪个畜生害的你?”

要报仇的念头支撑着秦雪悠活着,她眸光冷冽盯着葛中众人环了一圈,摇头说:“他们不在这里。那个叫阿萧的,没怎么杀人,手低下的人对我们还算规矩。在黑山镇屠杀无辜百姓、奸|□□女的是狗畜生纳兰凯和他的畜生爪牙们。”

季蒙手抚上藏在胸前纸团,里面藏了一把的能开百锁的钥匙,眸光微凉:“姐姐能跑吗?”

他有开锁匠必备的钥匙,开锁不成问题。

他专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受边城百姓喜欢。

秦雪悠虽然不知道他来历,可知道他定有办法。想了想说:“我们俩是能跑,可她们......”

季蒙说:“别害怕,路上我听一个葛中骑兵说,纳兰五王子下过命令,要给他弄几车女人。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若非如此,他堂堂大老爷们也不会怂到扮女人。

秦雪悠颔首,水眸一亮,手指甲刺向掌心,让她疼得有知觉,让她知道自己活着。

而她必须得活着。

季蒙没拿出底牌。朝吃干粮的阿萧唤了一句:“好哥哥。”

阿萧心肝被撩起,巴巴往他跟前凑:“大邺姑娘可是饿了?”

季蒙颔首:“特别饿!”

阿萧见他饿肚子,恨不得把葛中最稀罕的美食佳肴都给他弄来,可如今他只能捧上一块儿干巴巴的烧饼,说:“等回了葛中,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真的?”季蒙桃花眼水雾尽散,如雨后初晴,阳光洒满大地。

阿萧心中被阳光填满,美滋滋说:“当然。”

同一牢车的女人受过季蒙恩惠,对他的言行举止不好说什么。其他挨着的牢车女人,脏话带呸:“呸!狗畜生,小贱人,小娼妇——”

“就是因为大邺有你这样的贱女人,我们才落得如此下场。”

一个女人开骂,其他女人心中的怨愤也激了出来,纷纷破口大骂。

季蒙不恼,苦巴巴地朝阿萧说:“这里好可怕,我想出去走走。”

阿萧见美人受了委屈,虎躯一震,手提长鞭拍到地上,溅起一片灰尘。他双目瞪圆,被气狠了:“谁再嚷嚷,推你们出去淋雨。”

娇滴滴的姑娘们本就在受苦,若是还淋雨病了,无疑是自寻死路。

纷纷不敢再呸骂。

阿萧亲自给美大邺人开了锁,还扶他下囚车。秦雪悠担忧地握住他手腕,季蒙安抚地拍了拍她手背:“有好哥哥在,姐姐不用担心我。”

秦雪悠这才放了心。

在囚车里,阿萧就看出来季蒙身材比一般大邺女人修长高大,没想到他步履落地后,跟自己个头差不多。他笑眯眯地瞧了眼他那张漂亮的脸,心肝儿噗通地跳。

好完美的女人!

季蒙吃了阿萧的干粮,又喝了他的水,造作地擦了擦嘴角碎屑,轻柔道了句谢。

阿萧傻哈哈地笑着,夺过一个小弟未吃过的干粮,巴巴递给他:“再吃点儿吧!你太瘦了。”

葛中审美与大邺不同,他们更欣赏作风彪悍、体格强健的女人。

季蒙心中暗暗庆幸,打了个饱嗝:“我饱!”

美人长得漂亮,那张白皙的脸跟蓝天白云一样好看。阿萧被美人迷得七荤八素,把干粮塞进嘴巴,嘿嘿傻笑:“好吃好吃。”

季蒙站起身,给了他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我随便逛逛消食,你继续。”

阿萧傻哈哈地在后头挥手。

一小弟探出头,提醒说:“这大邺姑娘不会要跑吧!”

阿萧瞬间来了精神,把咬了一半的干粮还给他:“我亲自去盯着。”

六辆囚车整齐挨着,牢门并排朝门口,若是要用钥匙把一间间牢门开。季蒙眼珠子转了几圈,从阿萧到他小弟那几十人扫了一眼,摇头。

若真如此,他还未开完铁锁,自己就被捕了,况论救人。

“姑娘——”

清亮的嗓音如落地珠玉,颗颗沾地而起,脆声连连。

季蒙抬头,眸光落到囚车里一位“姑娘”身上。两人四目相对,双双认出,南城门有缘相望的“惊鸿一瞥”。

白衣人士的白衣和俊脸被泥尘染得灰扑扑的,一双丹凤眼却如出水青莲,不染泥尘。头顶白玉冠歪歪扭扭被发丝缠在头顶,垂落发带束起两束长发,再扎了两条小辫子,挡住胸前。沾满灰尘的胸口一方圆滚如苹果,另一方凹陷半圈。

看来是苹果太美味,让人饥不择食地啃了一口。

“噗——”季蒙捂嘴狂笑,差点打滚。

他别过头不再看白衣人士的女人装扮,扭头瞪了眼欲靠近的阿萧,皱眉:“我跟白衣姐姐叙旧,你个臭男人掺和什么。”

葛中女人之间的谈话也不许男人掺和,阿萧秒懂,迅速退后两步。

季蒙想起他如今这副尊荣,肯定也是笑料。稳了稳心神,扭头欲不再笑。谁知对上白衣人士清亮有神的眼眸,又没忍住,扭头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瑾玉自入朝为官,无论遇到何事,表情皆是一副淡然,仿佛天下事皆不在他心中。淡然的神色,在面前男人肩膀一耸一耸的欲强忍大笑的夸张表情下,额角青筋跳了跳。

他再次开口:“姑娘。”

季蒙捂住眼睛,憋着笑,扭头:“好吧!你说,我保证不看你。”

罗瑾玉目光放在季蒙欲挡住男人喉结的几朵小红花上,嘴角一抽。迅速调整面部表情又问:“敢问姑娘可有草纸。”

季蒙捂脸的动作一僵,慢慢放下手掌。两人再次对上彼此目光,双方的打扮另类怪异,别扭匆匆挪开视线。

季蒙注意到罗瑾玉白色流云袖口被挖去一大块布料,又用绑带把袖口扎起,垂了两条丝带,看着颇为飘逸。可细看就会发现,挖去两块布料的面积正好是两张草纸般的大小。

他咳了咳,低声问:“白衣姐姐很急吗?”

世间最尴尬之事,莫过装女人被俘虏关囚车,还想拉稀。

却迫于没有草纸,要剐衣袖!

好智慧!

罗瑾玉听他一口一个白衣姐姐,很亲热,张嘴也想唤他一句,礼尚往来。可纵然季蒙皮肤白皙,桃花眼潋滟,走路翘臀,胸口被大纸团塞得鼓,罗瑾玉依然无法如他那般自然,唤他一句“红衣妹妹”。绷着脸,挤出两个字:“芳名。”

咋听之下,季蒙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芳名??

他用了三秒消化掉这两个字,言笑晏晏:“季小蒙。姐姐芳名呢?”

延伸阅读

恒源纸品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njzd.shtml
许昌恒源纸品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纸品机械的企业,公司的主打产品有复卷机、餐巾纸机、

史初泓霖家纺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sdfg.shtml
史初泓霖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海宁史初泓霖纺织有限公司始创于1999年,公司经过十多年的

蒙伊萨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abxe.shtml
蒙伊萨休闲食品自2006年开业以来,产品取得了很好的市场效应,也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理念

宇权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ptf1.shtml
本公司主要经营产品:天津电子秤电子天平电子吊秤天津地磅电子分析天平精密电子天平微量天

栩傲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ata5.shtml
栩傲墙艺总部主营的是墙贴、三代墙贴、AY墙贴、JM墙贴、AM墙贴、DM墙贴、夜光贴、

爱饰尚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pdns.shtml
爱饰尚家居饰品总部是陶瓷摆件、陶瓷饰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微哈佛3Q英语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6j9t.shtml
微哈佛3Q英语致力于幼少儿英语教育及研究的高端品牌,引入美国哈佛大学3Q教育体系,为

悦凯丝网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xub8.shtml
悦凯丝网是一家专门生产各种矿筛网筛网的企业,包括:矿筛网,条缝筛板,离心机筛篮,振动

禾正养生堂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gbbc.shtml
禾正养生堂——香港禾正国内外投资集团旗下品牌,授权陕西禾正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全程运

铭鼎达加盟  http://www.fish-corner.com/yq3o.shtml
铭鼎达小家电主营小家电、电子元器件、净水器、炉具、保险丝、温控器等。在家用电器-家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撕裂时代绝天绝地绝神绝魔终极一刀(求收藏鲜花)

    轰隆!伴随着几道闪电,一道天雷轰然降下!绝情山庄之内。一名中年男子持刀负于左侧,他的脸上似乎从来没有过任何表情,眼神无比的清冷,面露寒光。在雷声与闪电的不断映衬下,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此时,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道场内的两位少年。武道场内两位少年,直立于两侧,两人手中各执一把无比锋利的刀刃……刀刃在黑夜

  • 海军大将降临都市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在楼下卖早点大妈那里买了四个包子一杯豆浆,秦远就骑着他那辆二轮人力宝马车,一边啃着并不热乎也不好吃的包子,一边吭哧吭哧地往公司所在的方向骑去。A市经济发达,所以在交通方面都有着一切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里有着的通病,堵车。刚来到这所城市的秦远,在坐了一次几乎能给他一个汉子挤出A罩杯的公交之后

  • 大秦:我的师妹端木蓉变化

    “呜,该死的1号,好疼啊,我都快散架了”只见一个黑色的长发头发松散的披在肩头,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挺翘的鼻梁和几乎犹如白雪的皮肤的的美少男正摸着自己的头,慢慢的从床上坐起身子。.......此时此刻的周山,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镜中的自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在镜中的人,虽然五官的

  • 镜中界在线阅读第8节

    这边的小医师在继续救治受伤的乞丐,而另一边的打斗中,清秀公子却有些不敌灵器满身的肇事者,被打得节节败退,身上已经出现了伤痕。就在肇事者的剑即将刺到来不及躲闪的清秀公子时,一把金色木剑微微一挑,将肇事者的剑锋挑开,然后就见接连一连串的金色剑影拍向孙志阳身体的各个部位,速度极快。没拍几下,肇事者便重重坐

  • 时空少年志男主介绍

    姓名:皇甫夜IQ:49999.5特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稍稍比雪差一点喜欢的颜色:冰蓝喜欢的花:彼岸花、薰衣草武器:冰蓝色手枪白道身份:皇甫氏大少爷、世界第二跨国公司【寒雨】总裁··········黑道身份:世界第二黑帮帮主······性格:冷、很冷、非常冷、十分的冷,世界第二大冰山外貌:

  • 朝圣录第6章在线阅读

    玉玲捂着自己的脸,安静了下来。眼泪不断从发红的脸颊流下。她感觉世界一片昏暗,她意识到,就在刚才,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亲人。父亲一直卧病在床,虽然每天都要照顾生病的父亲,但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她很快乐。父亲教会了玉玲很多东西,让她能够独立生活。父亲还总有讲不完的故事,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现在一切

  • [综HP]她的王座在线阅读第9章

    回到宾馆,越婷饶有兴致的将所有才买的东西平铺在床上,一个个拍照发上微信和微博各种秀,付春娆则借口肚子不舒服,一个人躲进了卫生间。锁上卫生间的门,付春娆进入位面转换仪之中,艾农等候已久。“这个有什么用?”付春娆见被她丢进位面转换仪的“小钛晶”悬浮在半空中,好奇的问。在她的眼里,“小钛晶”所显示的名字是

  • 星际暴力毛绒绒团宠小郡主

    一家三口上了马车,往皇宫赶去。公主府离皇宫不远,一路让尽是繁华盛况,一开始尤傲玉还兴致勃勃地拨开珠帘看风景,看着看着就有点困了,小脑袋摇摇晃晃地,然后靠在尤鸿轩就睡着了。迷迷糊糊还听到云乐柔笑她是小懒猪。小孩子真心不能熬夜,不然第二天干啥都没精神,睡着之前的尤傲玉这样想着。不知过了多久,尤傲玉只觉得

  • 祸可灾在线阅读第五节

    “呵,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享受了不该享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帮了你,现在滚回你自己那个家,也是应该的,况且我受到了这么大伤害,就是因为你,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兴师问罪。”乔语嫣走到一旁,嘲讽说道,她抱着手臂,压根没看乔念念,自说自话,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乔念念听着她的谬论,只觉得荒唐,想哭又

  • 深爷每天都在被嫌弃在线阅读(女)英雄救美

    后宫真的是全天下最无聊的地方了。我生于大庄朝,庄国皇室姓郑,当今皇上的名讳为则。我是后宫里的嫔妃。我叫陶醉白,出生官宦之家,算是个大家闺秀。然而,由于本人桃花过于旺盛,从小到大,父母双亲都为我的风流操碎了心。据说,我出生的时候,父母找人来给我算命。算命先生沉吟良久,最后一声叹息,说道:“这姑娘桃花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