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奈何倾城一笑(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在线阅读冰蝉王

作者:昭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来,快来,看!朝廷出事了!”

“真的吗?什么大事呀!快让我看看!”

“哎呀,谁挤我呀?别挤我呀!”

“是太子爷,太子爷病了!赏黄金五千两,求神医医治呀!呀!五千两呀!”

“真的吗?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皇榜刚贴上,周围便立刻围满了好奇的人们,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听见围观的人发出惊叹声,越来越多人闻风而来,一股脑乱哄哄地全围了上去。

登时,皇榜前一片混乱。

当今天下,在皇帝端木江天的英明统治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老百姓对推翻前朝梅克人暴虐统治,夺回苍云天下的端木王朝感恩戴德,朝廷一出事,自然都紧张万分。

沐青阳牵着惊云,在人群后停下,他眼力颇佳,只远远站着,便将皇榜上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榜文的大概意思就是:当今太子端木祁元,素以仁德著称,奈何身子却不健朗。皇帝端木江天怜爱太子,遂张贴皇榜重金悬赏,为其寻访民间神医。

想来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沐青阳挑挑俊秀的眉头,思索片刻道:“惊云,不如我们去皇宫逛逛吧。”

语罢,他一个纵越,飞过人群,揭下皇榜。

不一会儿就有一小队官兵上前,将他和惊云带去了皇宫。

进入皇宫后,沐青阳被直接带到太子的玉清殿。

他由侍女引入殿中,只知堂上坐着一人,却没有唐突地去仔细看清,只是十分恭敬地向堂上行了个礼,“草民沐青阳,拜见太子妃娘娘。”

不待他抬起头来,上堂响起一声惊喜的惊呼:“少侠!”

一名美丽的少妇略显激动地站起身来,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竟然是沐青阳不久前于森林中救下的那名女子。

她疾步上前扶起沐青阳,“少侠,不必多礼。”

“谢太子妃娘娘,草民惶恐。”

太子妃淡笑点头,方才听洪公公说揭榜的人看上去只是个青头小子,她心中还有些气恼,如今见是沐青阳,心中不免庆幸。

她是亲眼见识过沐青阳本事的,不想这小小年纪的人不仅武艺不凡,还识得医术。

“不知殿下情况如何?,还请娘娘告知草民。”

太子妃神色一暗:“御医们皆束手无策,只说是中了毒,却无法诊出是何毒,更别说是配置解药了,太子已昏迷三日,少侠请随我来。”

太子端木祁元很安详地睡着,他长得很秀气,看上去十分高贵淡雅,不是那种张牙舞爪的英俊,而是如春风细雨般的温润。

修长的睫毛晕染着一圈金色的光芒,三十岁的人看上去有不符合年纪的纯真。

他真干净。这是沐青阳的第一感觉。

一番检查后,沐青阳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娘娘,这里说话不方便。”

太子妃一直关注这沐青阳的一举一动,他所有的表情都细细看去,如今见沐青阳神色异常,不由地吊起一颗心来。

“都退下吧。”她有些担忧得皱起双眉,挥退所有宫女太监。

众人退尽,沐青阳抬眼看着太子妃,“殿下体虚,那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寒气,细细调养倒是不足为惧。只是,殿下所中之毒为极乐安。”

“极乐安?”

“是的,是一种慢性毒药,源自西域,太子中毒已有五年,如今毒已侵入五脏。”

太子妃颤身,扑上前去握住太子宽大的手掌,虽面露痛楚但却依旧表现地很冷静,哀伤落寞地低低一叹道:“他终于出手了。”

这一声极度细微,仿佛喃喃自语,若非沐青阳功力深厚,绝对无法听出她在说什么。

沐青阳低头掩去眼中光芒,淡淡道:“施针后,殿下可以醒来。‘极乐安’的特殊之处在于中毒者五年后才会显现症状,所以不容易被发现。初始症状是容易乏累,那时毒已流走全身,毒发后会出现昏迷现状。它不会使人感到痛苦,会让中毒之人在安详的睡梦中悄悄死去,是以唤作‘极乐安’。”

太子妃听完沐青阳的叙述,心底顿觉悲凉,但她仍抱有一丝希望,于是急切地问:“少侠,是否能解?”

沐青阳缓缓摇摇头,“发现得太晚了。”

太子妃手心发凉,只觉眼前一阵红雾弥漫,泪水顿时盈满眼眶。

“娘娘莫着急,虽不能完全解除毒性,但是草民有办法压制毒性,这极乐安毕竟是慢性毒药,不算毒辣。”

沐青阳取出银针点燃烛火,慢慢将银针在火上烤过。

“能压制多久?”

“至少五载,如果情况乐观的话,十载二十载亦是有可能的,想来到时或许已有解毒方法。”

太子妃握紧太子的手,含泪点点头,“如此,便有劳少侠了。”

“娘娘严重了,请让草民为殿下施针吧。”

沐青阳骑着惊云快速在山林里疾奔,他还需要一味火莲子来制得压制极乐安的解药。

那火莲子不是草药,而是生长在极炽热地带的毒蛇“赤炼细尾”的蛇胆。

京城附近,赤炼细尾只出现在火岩地带,数量很少。这种蛇通体如火焰般红艳,速度极快,体型不大,却有剧毒。它的血液以及分泌的粘液都是剧毒,被咬到或沾到它血液的人,如果不及时削砍去周围血肉,便会顷刻间毒发身亡。

再跨过一座山就是火岩地带了,沐青阳下马,拍拍惊云的脑袋让它在这周围自己活动,不要跟着他。

脚尖飞点树干,他施展轻功,速度惊人地掠过树林。

青色身影快若闪电,飘渺似轻烟,只一会儿就到了火岩边缘。

一个纵身,沐青阳站上一颗巨大的岩石,他没有四处搜找,而是闭目静等。火热的岩浆在他脚下翻滚,气温高涨,周遭空气灼热一片,明晃晃地颤抖着。

沐青阳飘渺独立,翻滚的青袍被风吹得扑扑闪动。

他记得书中记载,赤炼细尾很机警,只在午时出来半个时辰的时间,其余时候都钻在岩石中。

只因为五彩蜥蜴会在午时出现,而赤炼细尾以五彩蜥蜴为食。

所以,他只需要在这岩石上等待午时的到来。

随着午时的接近,气温越来越高,但沐青阳身上却清爽依旧。

良久,他的眼睛慢慢睁开,眼底流光璀璨,那星辰般幽深的眼睛,突然望向左边凸起的岩石。

一只五彩蜥蜴正慢悠悠地从岩石缝隙里爬出来。

午时已到,那些有着剧毒的蜥蜴受不了炎热,纷纷从缝隙里爬了出来。凸露在岩浆外的岩石上,五彩蜥蜴越来越多。

突然,空气中响起一阵很细微的异动,沐青阳警觉地发现了,他的目光飞快地定位在一点。

果然,一条拇指粗细的赤炼细尾出现了!

一只飞镖滑落掌心,沐青阳盯住那只赤炼细尾迅速出手,飞镖精准地扎在那条赤炼细尾的七寸之上。

快速几个跳跃,沐青阳拔出长剑欲要取胆,蓦地,一个墨黑色的身影急遽闪过,毫无预兆地,飞剑一击打偏了他的剑。

那人在沐青阳对面迎风站立,长臂舒展,手心里握着一把银光闪烁的软剑。

他一身烫着华丽银边的黑衣,衣摆和袖口上用暗色银线绣着不知名的妖冶花朵,大朵大朵,在明亮的阳光照射下,忽隐忽现,嚣张鬼魅,映衬他的肌肤如雪般莹亮。

乌黑的青丝长至腰际,随意束绑着,随风飞舞,尤显放荡不羁。

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斜飞入鬓,深邃妖冶,薄唇微微勾起,邪气四溢。

星目之下,一只俊鼻,傲然耸立。但挺拔的鼻梁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阳刚的气质,只是让他的美,显得更加没有缺陷罢了。

如果说沐青阳是美丽脱俗,倾倒众生;那么眼前这个邪魅的男子则是风华绝代,天下无双。

沐青阳只淡淡扫了他一眼,便又出剑直取蛇胆,这一回那黑衣人没有再阻止。

他勾唇挑了挑眉头,略带兴趣地看着沐青阳。眼前这个俊俏的小男人竟然就这样忽视了他,这让他有些意外。

就在沐青阳将蛇胆放入准备好的容器里的时候,突然,一条火红色的影子飞速射向沐青阳。沐青阳未抬首,反手随意划出一剑,剑光闪过,那飞窜过来的赤炼细尾被他一下子削成了两段。

但是那条赤炼细尾却仿佛不愿就这样放过沐青阳,它碎成两段,居然还能控着半截身子跳跃起来。

蛇头凶残地张开,露出尖锐的毒牙,飞速咬向沐青阳执剑的右手的同时,蛇尾竟然也一跃而起。趁沐青阳的注意力集中在蛇头上的时机,那蛇尾在空中猛地一甩,毒血四洒,飞溅向沐青阳。

沐青阳不慌不忙,他右手手腕灵活转动,一剑劈下,蛇头裂做两半,跌落岩浆,手法快得没有泄漏一滴血。左手在同一时间甩出一根白练,将蛇尾甩出的蛇血吸收干净,再一击将作恶的蛇尾也扫落岩浆。

黑衣人见此,修长浓黑的眉毛不由地又挑了挑,深邃暗深的眼底,锐光轻颤。这小家伙,身手倒还不赖。

他勾唇一笑,仿佛妖狐化生般魅惑。黑袍一荡,腾空跃起至半空,长臂一扬,没有预兆地甩出软剑。一道银光快如闪电,当空击向沐青阳。

沐青阳眯眼,飞速举剑去挡。

“哐!”兵器交刃,火花四溢。

英眉微皱,沐青阳心中微恼,接下一剑后,飞快收势转身欲走,显然,他并不想与之纠缠。

但那黑衣人却不依不饶,身子如黑烟般灵动矫捷,只一晃便又拦在了沐青阳身前,如胶似漆地又粘了上来。

“哐!”,“哐!”俩人又交打起来,兵刃交接,火花四溅。

两剑交接,两人贴近,冷冷僵持着,谁也不示弱。

沐青阳心中顿觉烦闷,他只想快快回皇宫制药救人,哪里料得到会半路杀出个纠缠不休的黑衣人。

面色渐渐黑沉清冷,他美目怒瞪,怒极张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阻我?”

就在这一瞬,一根细如棉线的红丝,趁着他张口的时机,飞速射进他的口中。竟是一条幼年赤炼细尾!

这三条蛇原是一家人,因愤恨沐青阳杀死蛇父取丹,蛇母和蛇子便忿然向他报仇。

沐青阳被黑衣人架住,不好躲闪,被小蛇一击偷袭成功。他瞪大了眼睛,面色煞白,只觉喉中一道冰冷滑落,胸口却突然炽热起来。

糟糕!居然吞下了一条幼年赤炼细尾!

没想到,他一时疏忽竟然被这小蛇趁机得手,沐青阳愤然攥拳,怒瞪一眼罪魁祸首,手一抬,正要再给黑衣人一剑,却顿觉手脚虚弱无力举剑。身子不由得晃了晃,视线也开始模糊涣散开去。

脑中警铃大作,一个不祥的预感突地袭上心头,沐青阳咬牙死撑神志,但眼前画面却还是越来越浑浊,黑衣人的身影也逐渐破碎消失。两手无力地攥了攥,他又摇晃了几下,终于撑不过毒性,眼一闭,仰面倒落在黑衣人怀里。

黑衣人微愣了一下,缓过神来后,不由轻笑一声,摇摇头弯腰横抱起沐青阳。

一抹黑影惊闪而过,黑衣人携着沐青阳一晃而过,突兀地消失了踪影。

“师弟,你来看看,她还有救没有?”尹辰逸抱着沐青阳速度竟然还能快如闪电,一眨眼就到了他居住之地——琼台谷。

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衫的儒雅男子从内室掀帘出来,见尹辰逸抱着个人进门,神色顿时严峻起来。

“大师兄,这是怎么了?”他一面招待尹辰逸把沐青阳放在榻子上,一面慌张地跑去内室取来药箱。

“呃……”尹辰逸脸色微微一变,邪气地勾唇一笑,“她吞食了一条幼年赤炼细尾。”

“什么!赤炼细尾?”儒雅男子惊诧地大叫起来,一身气质毁去一半。

“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吞食了赤炼细尾?”

尹辰逸淡淡一笑,躺到椅子上,侧斜过身子,瞄了瞄昏迷着的沐青阳,“云泽,你先帮她看看吧。”

他刚才在路上略微检查了一下,奇怪的是沐青阳并没有中毒的迹象,他在医术方面造诣没有师弟高超,也许师弟能有所发现。

云泽点点头,神色一敛,专注地把起脉来,刚一搭上脉,他的脸色却突地一懔,眼底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他感觉到沐青阳体内现在有两股猛烈的力量在碰撞,一冷一热,汹涌猛烈却旗鼓相当。而沐青阳应该是受不了这巨大的力量碰撞才晕倒的吧,根本没有中毒现象。

“大师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幼年时期应该服过很多灵药,那些灵药不但提升了她的内力,还使她具备了御毒的能力,普通的毒对她是没有危害的。”

“嗯。”尹辰逸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师弟还有什么发现吗?”

云泽闭眼,又仔细把起脉来,“她的体内如今有两股力量在碰撞,一冷一热,这热的一方该是赤炼细尾没错,而那冷的……”

云泽睁开眼,嘴唇微颤,像是受到了惊吓般倏地收回手来,眼眸里惊现愕然之色。默顿了片刻,他才轻抖着指尖,又按上沐青阳的脉搏,细细地又把了会儿脉,他才抬起头来愣愣地望向尹辰逸,有些难以置信地喃喃道:“大师兄,是冰蝉王。”

云泽弹起身来,激动不已,猛地攥住尹辰逸的手,指甲嵌进他手背的血肉里,刺痛感让尹辰逸敛眉,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天,大师兄,你有救了……你有救了!真的是冰蝉王!”

云泽面露狂喜之色,絮絮叨叨念个不停,几欲喜极而泣。

相比较之下,当事人尹辰逸却看起来很平静,他微微愣了一下,任云泽死死地攥着他的手,面露茫然,竟显得有些迟钝。就好像一件事你期盼很久,也为之努力了很久,但是突然做到了,你反而不知所措了。

尹辰逸身中当世剧毒——热毒,已经有十年了,每月毒发之时,都要遭受热毒爆发带来的剧痛折磨,除了配出解药以外,冰蝉王亦可以解他的毒。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没有配制出解药,也没有找到冰蝉王,索性,找到一个服过冰蝉王的人。如此以后在每月毒发之前,服用她的血十滴,就可以压制毒性,减弱毒发之时的痛楚。

“她怎么样?”尹辰逸淡淡合眼,掩去眼底阴暗的深邃之光。

云泽呼哧呼哧喘气,控制住欢悦异常的心情,欢喜道:“大师兄放心,她体内的两股力量虽乍看上去不相伯仲,但是,那冰蝉王是何许灵物,怎会被区区一尾赤炼细尾难住呢?等冰蝉王将赤炼细尾的力量吸收了,她就能醒了。

只是,她体内的冰蝉王似乎有一点儿不对劲的感觉,但是云泽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云泽一边暗自琢磨着,一边抽出两根银针,熟练地扎在沐青阳身上,帮助沐青阳更好的消化赤炼细尾的力量。

给读者的话:

即日起将对本文进行修改完善,情节不会变化,但语句将更通顺。

延伸阅读

剑观山河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jkbxgt.cn/nrdl.shtml
软玉温香在侧,颜于归惶恐的前半夜都没有睡着,到了后半夜才觉得有些撑不住,眼皮儿沉重的

仙武之绝世霸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gopf.shtml
“怎么样?学院还不错吧?”维德斯见黎夜坐到位置上,立刻从女生的包围圈中挣脱出来坐到黎

都市我是主宰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jkbxgt.cn/gr3f.shtml
(分成两部分的章节基本上就是个大号鸳鸯锅。。。佩服学霸殿下,居然能写的这么好,脑洞图

穿越豪门贵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ggs6.shtml
楚长歌捡起大砍刀,用一小段还没有卷刃的的刀锋在手指上使劲划了一下,除了手指上多出一条

我有一把大菜刀第七章  http://www.jkbxgt.cn/pg4t.shtml
整个南相府,估计只有秦生敢这么想。他十三岁跟着南相,如今四十有余,相府里他跟着南相时

被契约后我成了元帅夫人之第七章(7)  http://www.jkbxgt.cn/69tu.shtml
周俊成看到于娇那一刻心中就全是惊叹,他早听说于家小姐高贵貌美,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如今

凤倾天阑之届 考核下  http://www.jkbxgt.cn/xom8.shtml
首脑台上三位主考官拿起筷子夹起一份鱼香口袋豆腐放入口中品尝。兰亭飞他们一口鱼香口袋豆

末世之开局就建基地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pddh.shtml
妈的,敢阴老子!林峰有些恼怒,既然丧尸精英不好打,那我杀你的小弟总行吧!在林峰刻意练

网游之龙荒传奇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u5o7.shtml
“等了很久吧?”那道温润的声音让一直在搅动着自己饮料的叶宁停下手上的举动后,她抬头一

梦里的软鸣人参上  http://www.jkbxgt.cn/gafx.shtml
棠笙拉着佐助到床前,伸出手按住佐助的肩膀一把将他按在床上,看着佐助额头上被砸出的红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从幼儿园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10贺敏的目光在众人脸上巡梭一圈,最后落到王立这张陌生的面孔上。比起其他人的惊愕,王立依旧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钱仙请回。”王立简单地说,那语气与其说‘请’,倒不如说是‘命令’,接着也不管那‘钱仙’是否归位,王立一张符纸拍上,林锋只觉指尖上的凉意散去,顿时松了口气。要不是知道王立确实有本事,

  • 狐妖:开局扮演青莲剑仙在线阅读武学五境

    吩咐了华新之后,其他的就不是他该管的,给了足够的进化珠后,他自己也继续修炼去了。宽敞的食堂,架起了几口锅,浓浓的肉香味道,传遍每个角落,让那些没有前来的幸存者们,直咽口水。只是,丧尸的恐怖,死亡的威胁,让他们不敢答应,只能继续缩着。一会之后,都吃饱了,其实没有蜕变的人类,都吃不了多少,每人几块肉就多

  • 剑歌葬道第6章在线阅读

    叫仁王的少年说的是个经典鬼故事,内容围绕“白裙女人”“湿脚印”“医院”展开。千川睦和聚精会神的听了几分钟就完全失去了兴趣。这几天她天天在医院游荡,并没有看到过那种传说中的人物,如果她不算的话。她无聊的拨着手指发呆,要不飘到那个眼镜少年面前查看他惨白的脸色。少年们的话题总是拉扯得很远,才过了几分钟,话

  • 从黄飞鸿开始制霸原来你在这

    地还是那块地,城还是那个城,只是名变了,面积也变了,一望无际的楼阁,混乱的人流,比千年前的多了许多韵味,阿七一念遮天,发觉如今的城主也姓段,也许和当年那个傻汉子有关,不过阿七不想去纠结。“还是外面好玩,谷里全是无趣的人!”魔司晶独身一人抱着化为小狗的祖四在路上行走,自言自语的笑着。两边不时的呼和,弄

  • 阴界牧魂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遥远的西方,一座雄伟的宫殿之中,一位玉树临风的男子面露忧色的看着怀中刚出生不久的婴孩,眼中爱恨交织。爱,是因为他是他的儿子,恨,是因为他的到来夺走了他最爱的女人的生命。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走进宫殿,道:“大哥,人都已经去了,你也就别难过了,她不是还给你留下了一个孩子么?”魔皇点了下头,道:“让我一个人

  • 阴殇劫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桃花小镇待了几天,吃的吃了,玩的也完了,而且还学会了骑马,在这里悠闲自在的,好舍不得离开这里哦不管我多么的舍不得,但是还是走出了桃花小镇,江南离这很近,只要走个一天半就到了,在这一天半的时间里,不知怎么的,我跟明皓枫很不对盘,吵吵闹闹的,给了这个沉闷的队伍添加了热闹“怎么着吧,我就是舍不得走,怎样

  • 魔物女友在线阅读第六章

    西柳院不甘心使秦久安再度爬上了墙,脚尖轻轻一点便跳了下去,随之将身子隐在了拐角处。这时,秋阑走了过来,秦久安一把勒住了秋阑的脖颈:“叫什么名字?那个院儿的?”秋阑强迫使自己冷静了下来,满腹狐疑的心想:“我也是伺候苏侧妃的老人了,怎么会有人不认识我?难不成不是这后院的人?”秋阑想到这儿便心上一计:“奴

  • 欺骗续文(苍宇重生)第1章在线阅读

    君奉天当上法儒尊驾的第一年,他在闭关。君奉天当上法儒尊驾的第三年,他在闭关。君奉天当上法儒尊驾的第五年,他依旧在闭关。君奉天当上法儒尊驾的第十年……他被皇儒尊驾扔出去了。“闻说东海近来颇有异动,已经有不少儒生同本门禀报此事了,既然你闲着没事,便去处理此事,如何?”已经被扔出昊正五道的君奉天:……我能

  • 远古,天之图腾在线阅读第3章

    “现在可不是争斗之时,还有别派正道人士正与魔兽一战遇险,理应立即救人为先!”蝎鬼借枫霜打破了双方的矛盾,而枫霜由于在自己伪装下被下药迷倒,如今可不曾知道是他与蝎红烟让其陷入困境,即使出手相助也不会生疑。石中龙也不愿开战,既然蝎鬼给自己找了台阶便爽快答应道:“那话不多说,救人为先。”眼见石中龙脚踏真气

  • 每24小时获得一个魂环魂骨在线阅读第二章

    “喳,奴才遵命。”被称作小桂子的小太监伶俐的应了一声,提着灯笼走至如烟和灵霜跟前,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姑娘请吧,小桂子送二位回宫。”“奴婢如烟/灵霜谢过玉殿下,奴婢先行告退。”如烟和灵霜齐齐开口,同时欠身行了一个告退礼。东方玉点了点头,目送他们离开。路虎等人依旧在旁候着,大气不敢出一声。“赵太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