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朕教你日理万姬(穿书)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荀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斜阳落寞,晚风凄凄,他的身影被拉的很长,站在清风里,衣袂飘飘,甚是好看,我觉得他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但是以后的却际遇告诉我:没有最好看的,只有更好看的,任何定论都不要下的太早。

他两手在箫上毫无规律地动着,抿着唇吹出动听的曲子,让人安心。他神情专注地看着我,眼神柔出水来,有种我读不出的味道。

不消一会儿,四周气温骤然下降,我下意识双手抱于胸前。忽然有几个人聚集而来,我吓了一跳,腿脚发软,身子向后倒去,这次完全是被吓到的,因为那些人是透明的,正是和我一起走了几天的乡亲。

他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伸手扶住了我。另一只手依旧保持着吹箫的姿势,而且箫声未断,我由衷慨叹:这不是高手,是高手中的高高手。

终于,一个小小的身影浮现在我面前,是丫丫。“丫丫”,我激动地冲她跑了过去,完全忘记了害怕。

“姐姐”,她看到我很高兴。

“对不起,丫丫,姐姐对不起你”,我仅仅抱住她,泣不成声,似乎这样就可以挽回发生的一切。

“姐姐不哭,”她伸手为我擦去眼泪,“姐姐对丫丫最好了”。

听到她这话,眼泪更加汹涌,姐姐哪里就好了,不但保护不了你,还要自己一个人苟且活着。想到这我转身拽住那个男人的衣服,拼命求着他,“求你救救她,求求你好不好,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他既然可以召唤出这些相亲和丫丫的魂魄,肯定也有方法救她。

他蹲下身子,将我扶了起来,拍了拍我身上的尘土,叹了口气,声音里透着一分无奈,“小悦,世人皆有命数,纵是神仙也改变不了。”

我想也是,他也不过是一个凡人,如何救得了已逝之人。

“姐姐,”丫丫弱弱的声音响起,我回头看她,此刻她变得更加透彻。

“她需要离开了,”那个男人开口提醒了一句。

我不解地看向他,他解释道,“一般魂魄聚集需要七天,这还不到一天,我强行把她的魂魄聚集对她伤害很大,况且她本身也比较虚弱,若再逗留下去,恐怕魂魄难以保全。”

怎么不早说,要是我早知道的话肯定会多等几日了,现在才刚见面就要分开,我怎么会舍得。

“就你方才那情况,我就算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我,反正她都是要走,你又何必非要强行留下她”,他倒是把我的心思看了个清楚。

我没有理他,转头看丫丫,“丫丫怕吗?”

她点了点头,“怕”。

我更加舍不得她了,“姐姐陪你好不好?”我觉得我当时真的愿意陪着她去,就当还了她一条命。

她摇了摇头,“我舍不得姐姐,姐姐以后想着我,我就不怕了”。

耳边又响起一首曲子,有些伤情,丫丫的身体忽明忽暗的,只听她最后说,“姐姐再见,丫丫不怕了,姐姐要好好活着”。

我想抓住她的手,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消散,丫丫,下辈子,不会再遇到我这样的笨姐姐了,真好。

“小悦,别再伤心了,”他又蹲下来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

我这满心的愧疚,但是还是要带着丫丫的那一份一并活着。我此刻又升起了求生的念头,与其说是求生,不如说是嵌入人性的贪生怕死。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便也有了防备,他是谁?他认识我吗?他为什么对我这样好?可是我竟然相信他,从他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相信他,这种对对方很陌生而又很信任的感觉很不好。我不知道他的目的,凭我的智商也猜测不了,所以我能做的只有防备,便后退了两步,动作表现的很明显,就是让他主动表明来意。

他一副受伤的表情,好像被我伤害了一般,我觉得他这个表情很不可思议,他不怕群狼,不怕鬼魂,怎么可能被一个六岁的小姑娘伤到呢?然后他说,“小悦,我不是坏人,你不要怕我?”

你不是坏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敢说没有对我进行过调查吗?还是说你是胡乱猜的?我长得就这样让人心情愉悦?还有一点,我现在的表情动作不是怕你好吗?是戒备,戒备。“你怎么知道我叫小悦?”

他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随后又好像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不该知道我的名字,“你不是叫虞越吗?”

愉悦?他果真是猜的?或者是认错人了?还是说他能看穿我的心思?也是,他那样厉害的人,还真有可能看穿别人的心思吧,那我真该考虑考虑要不要继续信任他了。

“那你姓什么?”他又问。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曲”,我回道。

“取悦?”他表情更加夸张,嘴角都在抽抽了,是很想取笑我吧,“谁给你改的名字?”

改名字?为什么要用改呢?难不成我还有其他名字?我便说道,“爷爷说是我爹娘为我取的”。

“怎么就为你起了这么个名字,他们也不怕你回去找事”,他自顾自地说着,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眼中含着笑意,又说道,“你真是个姑娘?”

我不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长得不像个姑娘吗?我很郑重地点头。

“你爹娘可真是煞费苦心啊,恐怕这天上地下也就只有我知道你是个姑娘了,恐怕他们瞒得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他这番话我是彻底不懂了,便问道,“我爹娘也不知道吗?”

他被我挑出毛病,估计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很假地咳了一声,说道,“他们除外。”

“你认识我爹娘”?我终于能肯定这个猜测了,而且看得出他们关系很要好,“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你能带我去找他们吗?”

“额,这个”,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他这样厉害,总不至于带我去找我爹娘也做不到吧,“现在还不方便,以后你定能见到他们。我来这里也是受你父母之托带你走的。”

我可以确定他那些为难是骗我的,你能受他们的托来带我走,就不能带我见他们一面吗?我只是想见他们一面,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有父母,能记住他们的样貌,我恳求道,“你能带我见我爹娘吗?只见一面就行,远远地见一面也行”。

“这个要求我做不到”,他一口回绝了我,好无情啊,见我不高兴,他又说道,“我没那个能力做到让你只远远地看他们一眼”。

“你骗人,你那么厉害,肯定可以做到”,我当时真的以为他是无所不能的,毕竟都能让我见到死人,见两个活人还会难吗?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不是没有能力让我见到爹娘,而是没有能力做到带我偷偷见他们而不被他们发现。

“小悦,别让我为难。我保证你以后能见到他们,你现在只需好好的活着就行”。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是看他诚恳的样子不像骗我,我便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他想了想,说道,“你喊我师父就好。”

我以为他的名字就叫做师父呢?便也十分听话地喊道,“师父叔叔”。

谁知道他又一副被雷劈中的样子,我心想难不成喊错了?便换了个称呼,“师叔叔?”他无语。

我继续,“父叔叔?”他愕然。

我再接再厉,“师父叔?叔叔?叔?”

看到他接近抓狂的脸时,我停了下来,不敢再乱喊,心想没有喊错啊,爷爷说了见到他这个年龄的人应该称呼叔叔的。难不成他怕我把他叫老了?要真是这样,你直接对我说一声不就行了,至于表现地这样隐晦吗?要不是我聪明,估计今天喊到你吐血你也不会满意了。以为猜中了他的心思,我便又喊道,“师父哥哥?哥哥?哥?”见他脸上不但没有喜色,反而有种惊恐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大爷?”

“行了,行了”,他实在受不了了,估计是怕我最后喊他祖宗,便出口打住我,“你只管我叫师父便好,不许添加其他字。”

原来喜欢别人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啊,这癖好,虽然有些不尊重人,我还是满足他好了,便喊道,“师父。”

“乖”,他看着倒挺高兴,原来他真的喜欢别人直呼自己姓名啊,这都什么人啊。

“师父,有件事我不懂”,我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他很有耐心,估摸着我一个小孩子不会问出连他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指了指地上躺着的狼尸体,说道,“它们为什么不咬我?”那些狼很凶残,但是对我又很有耐心,耐心到让一向粗心的我都发现了,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若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肯定会以为那些玩意是我养的,而我就怕他是那个不知情的人,便急急说道,“它们不是我养的。”

“我知道”,这次轮到我不解地看向他,只见他眼中含着笑,估计被我纠结的样子逗乐了,我还担心他会以为我是一个坏人再找个隐蔽的地方灭掉我呢?谁知他竟然这样善解人意。他解释道,“这些狼身上有一股妖气,你喂养不了。至于为何又不伤你,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委,等以后找到原因再告诉你”。

只要他信任我就好。

后来我随师父走了,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他觉得那里风景好,很适合我成长,我却觉得一片阴森,因为我们住在一片茂密的森林内,反正我没走出去过,迷失了不少次,每次都得他亲自寻人。

后来他教我识字,抓鬼,除妖,吹箫,布阵,学习的实在太多,再加上我个人有些慵懒,都只是学了个皮毛。他见我如此不上进,也没痛骂过我,只是说我是来历劫的,必须得有些本事才行。我也没听懂,仍旧不上进。他便总是催促我,更加严厉,所以用了十年我终于熟练掌握了三首曲子:招魂曲,销魂曲,安魂曲。他也高兴,送了我一支寒玉箫,我以为是他的那支,心里还一阵感动,他终于舍得把那支寸步不离的寒玉箫送我了。一直等到这一切繁华散尽,劫后重生,我才知道他究竟诓了我多少。我的阵法学得还算可以,只是从来没有正经用过,我胆子实在不争气,每次他把我一人丢在深山老林内,我都布置一道阵法,然后安然睡觉。他找到我时也只能无奈摇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阵法还过关,能保护自己。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他的名字并不叫做师父,他让我称他师父其实是尊称,他想收我做徒弟。我问他为什么时,他只说:见你天赋异禀便收了。

我觉得那一定是他这辈子最虚伪的话,再多逼问,他也只说:只怪当初瞎了眼。

我听得直跺脚,想和他算帐,可是又打不过他,便摆了一道又一道阵法来捉弄他。可他每次都能一眼看穿,真不知道他是怎样看出来的。我更气了,佯装生气不理他,他就说:小悦,得学会尊重长辈。

我听得更不乐意,你算长辈?十年了你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虽说不要求你长个,起码你长个皱纹让我乐呵吧。我都在考虑再过两年是不是要喊你弟弟,然后是儿子,孙子。我便问他,“师父,你怎么不会老呢?”

他笑着回我,“师父修为高,所以不会老,所以你也要好好修习师父教你的那些阵法曲子,对你来说绝对会有益处。”

这什么逻辑,我才不信他,修习他那些阵法曲子就能不老了吗?那我这一双粗糙的手又该如何解释?

我想既然这一辈子都要和他在这深山老林里过活,那些东西只要他会就行了,我会不会并不重要,所以学的不上心,其实心里还有一个想法:只要我学不会,他就可以一直教我或者一直保护着我了,在我懵懂的年纪,觉得那应该就是爱吧。

延伸阅读

我的第二人格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xingwuchem.cn/pskn.shtml
白歌有些无语了,什么锻炼啊在森林外面都可以看到那些超高的树,如果走到下面去看岂不是更

『雷神+复联』仙宫日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xingwuchem.cn/sy11.shtml
张家饭厅内,看着叶天扬长而去的背影,所有人都愣了愣。而电话那一头的赵玉鼎差点气喷了一

和穿越者抢师兄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xingwuchem.cn/pnr1.shtml
“小枫,剑圣在中路草丛,别上头啊。”“怕啥,一波勾引,一波走位,嗯,回手掏,鬼刀一开

玄幻之我能爆宝箱之第一量劫结束  http://www.xingwuchem.cn/ysmc.shtml
此时三族大军近乎被诛仙剑阵溢出的混沌剑气磨灭掉了,各族的大能近乎全灭,凤族几个长老看

(快穿)He文女主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xingwuchem.cn/xnpd.shtml
“主公小心!”宇文成都的反应那叫一个快,眼见袁殇身体倾斜便立马扶住。袁殇站稳后对宇文

梦洄源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xingwuchem.cn/sk53.shtml
将这根烦人的尖刺小心的拔了出来,李尘艺突然脚下一滑,这根尖刺就稳稳的扎在了他的大拇指

我是一只噬元兽初战道安武  http://www.xingwuchem.cn/d67c.shtml
大石头擂台上,安平东和道安武分居擂台左右,两个人都是对对方虎视眈眈,警惕性无论谁都同

[穿越]影后不易做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xingwuchem.cn/y290.shtml
小时候每个人对未来的期望都不一样,但相同的是,都绝不会是平凡。田今心也是,曾幻想过做

(综漫+兄战)我有选择恐惧症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wuchem.cn/uyiu.shtml
几番考虑之后,陈太终于选定了自己想要的样式,莫迪赶紧吩咐秘书去加工厂成品库去按照客人

有点不忍心之天启  http://www.xingwuchem.cn/bh6r.shtml
刘禅持枪立在蛟首之上,任寒冷的夜风吹拂长发,如同一尊天神一般,一道浓郁的白气自蛟首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梅三姐探案在线阅读第二章

    闻峰开始沿着街道往前走,不过他只走出二十多米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正躺倒在不远处、全身血淋淋的人。更为可怕的是,那人的身上竟然还趴着两只狗。其实与其说那是狗,倒还不如说那是野兽,因为它们正在撕扯啃食那具尸体,那人的内脏和肠子都被这两只畜牲扯出来,拖得满地都是,让人恶心至极。闻峰哪里见过

  • 查理九世少爷

    好汉不吃眼前亏,萧石之前的‘兵刃’早就被守卫没收了,现在可谓是手无寸铁,灰溜溜的撤出了茶摊。姜还是老的辣啊,走在街上,萧石感叹道。回到院子,孙胖子和阿仑吃糖葫芦吃的正欢。“喏石头,你的葫芦。”孙胖子将萧石的那串糖葫芦地给了他。“你们就知道吃,银币要不回来了,人家拿着武器威胁我,咱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搞

  • 渣渣之茧(捉虫)

    山本大叔的尸体就这样倒在地上,不知道是被多少颗子弹穿过身体。滚落在地上的的章鱼小丸子上,沾染着让人分不清是番茄酱还是血液的艳红色。他的身体下躺着一个孩子,一个也已经死亡的孩子。影山茂夫认出来,这个孩子是山本家的孩子,一直跟着妈妈在东京上学,前两天才刚刚回来。92%中原中也握住了他的手,侧身堪堪挡住了

  • 地狱少女四蝶在线阅读第5章

    白峰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七人全是位于丛林深处的仙山门的弟子,而单小鱼口中的大师哥叫郑晏,还有张太等六人是当年一同进入仙山门的,直到现在,因单小鱼的资质差一些,还留在外门,其他四人已经都升为了内门弟子,看得出来,这几人都非常排斥资质差一点的单小鱼,尤其是那张太,可能与郑晏是一丘之貉,死亡原因还没弄清楚,

  • 小秘书系统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重逢校花李书涵

    大家好,我叫李志。虽然我的名字谐音为“励志”但是我跟这个却毫无关系。我的人生总是充满悲剧,不过今年却有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那就是我考上了大学。全国排名前十――北海大学。在高中时期小爷我属于非常纯正的学渣。每一次成绩测验我都会非常光荣的给别人垫底。我的人生就是这么的悲剧,可是从三个月前我的人生发生了

  • 天方地圆第三章

    都已经要拍摄了,这时候再用剪刀针线去改衣服肯定来不及,还是订书机方便,咔咔几下就能够把衣服连在一起。衣服用的面料一般,姜舒用手一撕就成了布片,来回比对一下然后钉在一起,这改好的衣服才勉强能看得过眼。比基尼部位是改造的重点,撕毁了好几套衣服才遮住了胸口的位置,裙摆的地方随意围上一圈钉在一起,就成了简易

  • 修真者王小光在线阅读第一章

    大雨倾盆,如玉珠落盘,敲打在乌盘城龙王庙的屋檐。“龙王爷保佑,龙王爷保佑。”“岁岁平安,事事无忧。”跪坐在蒲团上的男孩神情虔诚,他拱手作揖,每一个动作都认真到了极致。他的面前是一尊镀金龙王像居于半人高的神台中央,那神像身披金袍,脚踏雷云,怒发虬髯,双目圆睁,不怒自威。“又是这孩子,前几日来我也见他了

  • [网王]冬时暮雪第8章在线阅读

    大牛望着神秘幽深的墓道,竟露出一副急切的表情,催促道:“咱们赶紧下去吧,以前到别处的名胜古迹旅游都要排队买票,这次终于能免费参观了,而且还是原生态。”我哭笑不得。生叔好整以暇道:“还不行,这个墓到现在已经快三千年了,里面的气体成分不明,贸然下去只怕有生命之忧。你们先各自把背包里的小型防毒面具带上,我

  • 龙威虎啸大火

    西元地,仁丰四十四年。秋风乍作,乌云密布,边陲之地的凉郡,一场秋雨随风而至。某处陈旧的老门被风雨拍打的吱吱作响,蛀虫蛀空的窗户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应声倒地。劈里啪啦的火盆边上,坐着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冻得青紫的手里拿着一个细长的烧火棍,正随意往火盆里面翻捞着。秦容玥是被一股浓烟呛着,呼吸不顺醒过来

  • 方寸之居在线阅读第十章

    没过一会,于初尧就从卫生间走出来,他还是有些担心可乐。“于哥,没事吧。”“没事,小孩子别多想。”于初尧坐在椅子上,给可乐送去一个没事的眼神,但是却不停地拿着手机操作。“其实......”可乐欲言又止,引起了于初尧的注意,“什么?”“没什么。”可乐借着喝水躲开于初尧的眼睛。“于哥,你签了哪家公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