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童话春日宴

作者:喻言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对楚玄来说,于心有戚戚焉。

麻烦事还是来自十几天前,当他穿着圣上私自扣押了很有一阵子的官服进宫时,萧敬川差点想以君前失仪的罪名治了他。

“楚玄……”萧敬川皱着眉头打量他:“你最近又长高了?”

“圣上恕罪,毕竟臣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衣服短了真是太正常的事。

萧敬川以鄙视的目光看着楚玄——呵呵,几百年的老妖怪……

其实远不止几百岁的楚玄也微笑地以目光回答——就是十六岁,能奈我何?

然后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收到了平安大长公主的春日宴贴……

他敢以人头担保,这事儿圣上在里面没少推波助澜。否则以他现在狼藉的名声,平安大长公主怎么可能会邀请他。

春日宴,春日宴,春光灿烂,人心骚动啊。各家夫人老爷带着公子小姐们聚一聚玩一玩,顺便相看相看,再加上最近宫中又确定了要开始选秀,这场春日宴的目的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而皇上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这是想把他也拖下水啊。

可是他无法推脱,平安大长公主是萧惟的姐姐啊,不论于公于私,他都不能不去。

于是他不耻下问求助了华骁,临时抱佛脚地抄录了一份来宾中各家的姻亲关系,谁是谁家的小谁如此等等。

然而,等他递了帖子进了平安大长公主的公主府才发现——忘了带了。

所以他现在两眼一抹黑,而且有些尴尬,倒不是因为大长公主没有因为他正一品大员的身份而遣专人迎接——他也可以理解大长公主不待见自己的心情,而是因为当被引入花园之后,发现满谷满坑的都是自己不认识的人。

当然他不认识别人,也没谁认识他。

于是他从一进门就计划好了今天的行程:先找个偏僻的地方坐坐,因为春日宴以晚宴为主,所以中午都是熟识的几家或者几个人随便聚聚,中间还可能会有些猜谜啊投壶啊簪花什么的,他就不去凑热闹了,呆到傍晚就以偶感风寒为理由回去——圣上秋后算起账来再说。

公主府专为了春日宴开辟的花园说大不大,说小也并不小,但园子布设简洁大气,没有过多的九曲十三绕,放眼望去十分开阔,倒是很合楚玄的心意。

园子里下人被安排得非常周到,有所需则有所应,于是楚玄很快就讨了一壶茶独自向荷花池东南方转去。

方才他大概地走了走,发现那里相对来说人少些,而且他中意的地方是寻常小路旁边的一道月亮门里,有个四角飞檐的大凉亭,每个翘角上都坠了一枚铜铃。

楚玄把亭中石桌石椅简单掸了掸,便自斟自酌起来。这里正是背风的地方,春日里的阳光晒在身上暖和和的。若不是在做客,他倒想躺下来好好睡上一觉。

就在他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远远的风送来了一阵琴声——是《醉渔唱晚》啊,楚玄半眯着眼睛聆听着,只觉得满心的醉乡憨美、红尘逍遥之意。

直到曲声消散,楚玄才意犹未尽地睁开眼睛,待要再斟一杯茶,才发现壶已经空了,勉强才倒出来半杯茶。他有点犹豫了,出去的话十有八九会遇到人,不出去要点什么的话,岂不是要在这里空坐半天?

正低头想间,却见地上铃铛的影子又在摇摇晃晃,但不管那风怎么吹,铃铛都无声无息。

楚玄忽然起了兴趣,想知道这铃儿里面是有个铃球还是个空心的,便寻了颗石子,手一扬打在挂着铜铃的绳上。那铜铃忽然受了大震动,扬起老高,落下来时叮叮当当,如百灵放歌,好听极了。

他动了孩子心性,啪啪啪连打了三颗铜铃,只听响成一串如珠落玉盘,非常有趣。

但铜铃的响声还没停下,便听月亮门外忽然有个清亮的女声呵斥道:“谁在哪儿!”

楚玄的笑容顿时有点僵——他刚刚似乎……的确有点得意忘形了。转眼间,几个看起来与楚玄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女便出现在月亮门处。楚玄将亭子四周看了看,悲剧地发现能出入只有那么一条路,他正好被堵在路的尽头。

待那几个人走近时,忽然竟有个人吃惊地唤了声:“楚兄?”

楚玄定睛看了看,发现有些面熟。他有空时会去大正书院读书听讲,来人里正有位是平日里倒算是点头之交的少年,便站起身来道:“赵兄,幸会。”

那赵姓少年便是大理寺卿的次子赵海阳,见他抬头看了看铜铃,楚玄有些赧然道:“刚刚我看那铜铃只摇不响,便丢了两颗石子,想看看它会不会响。”

赵海阳不由也笑了:“倒看不出楚兄如此好兴致。”

旁边有人轻声问了问,赵海阳也小声解释了是书院同窗,于是来人便三三两两也都坐下歇息了。

大檀国风相对开明,前朝那些男女七岁不同席的风俗已经废弃了不少,所以只要在恪守礼规的范围内,非常熟识的朋友也常会在一起玩耍,更不要说在这样的宴会上了。

这种情况下,楚玄一走了之也是不太好,便退到了稍角落的地方也坐了下来。

他打算坐在角落里,待这帮孩子们离开后再寻它处,谁料有个身着红衣的女孩抬头看了看铜铃,忽然道:“这铜铃的绳索这般纤细,楚公子倒是准头很好。”

见众人目光又看向自己,楚玄便谦虚笑道:“偶然撞到罢了,我扔了很多颗石子才勉强碰到两三个。”

红衣女孩也笑了,道:“我倒是也想试试。”她身边的侍女忙递上数枚制钱。红衣女孩立起身,忽然一个燕子回旋,制钱登时向四角的铜铃同时飞去,只听如急雨一般的叮当声,四枚铜铃同时摇晃起来。

女孩站稳后看了看地上的制钱,遗憾地说:“还是有三枚没有打到,有两枚打到铃铛上了。”

楚玄窘了一下,刚要勉强夸奖一句,却听一个女孩冷哼了一声:“大好春光里,做这些败兴的俗事,岂不煞风景。”正是刚刚在月亮门外呵斥的那个声音。

红衣女孩的脸登时拉了下来:“顾姑娘,不知究竟是谁在煞风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养你的花,我喂我的马。你尽可以做你认为的雅事去,但是不要把你的意愿强加到别人身上。”

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楚玄真的很想笑,这女孩真是直爽有趣。不过也就是因为有太多这种鲜活生动的人,他才会屡次流连于人间的烟火气。

可惜他自以为装成很严肃,一双眼里却尽是笑意,那顾姑娘刚要对红衣姑娘反唇相讥,却一眼瞄到笑得无比灿烂的楚玄,登时柳眉倒竖,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楚玄有些无奈,这姑娘真是被人宠坏了,自己不过是笑笑而已。

“姑娘息怒,我倒认为这位红衣姑娘所言甚是,”楚玄微笑道:“彼之□□吾之蜜糖,不过如此。”

他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那红衣姑娘愣了愣,忽然大笑起来。

他有些迷茫地看向赵海阳,后者善解人意地附耳轻声说:“穿红衣的是当今皇后的胞妹。”

楚玄恍然大悟,皇后本就是将门之女,这位热衷武学的自然是她的妹妹陆悠悠,而那个顾姑娘应该就是当今贤妃的娘家妹子顾盼了。

皇后和贤妃在后宫便是不和,她们的妹妹如今也是针尖对麦芒了。

楚玄不由很头疼——能受邀参加春日宴的他居然连这两个人也不认识,也难怪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他向陆悠悠歉然一笑:“陆姑娘见笑了。”

陆悠悠爽落一挥手:“楚公子无需多礼。”

一直脸色铁青的顾盼忽然冷笑道:“舞枪弄刀也算雅事的话,还有什么可算俗事的?”

大家都静了静,觉得顾盼争上一两次也就罢了,但一直揪着不放,实在太煞今日的风景了。

楚玄摇摇头,念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顾姑娘会认为公孙大娘的剑器舞也是俗事吗?”

虽然旁人不这么看他,但楚玄却自认为算是武将出身,他见过太多战场上的厮杀血泪,也明白朝堂上舞文弄墨的文官们对于武将的轻视,对此他也颇有微词。

如果照他的做法,就干脆把这小丫头丢到战场上,让她在生死关头知道何谓俗事何谓雅事。

所以他只是有一说一,听到顾盼的耳朵里却只觉他在为陆悠悠出头,不由冷笑道:“好一个护花使者,你把她比作公孙大娘,岂不是要把公孙大娘气活过来。”

楚玄的思路有点跟不上了,之前明明不是在讨论文武俗雅吗?怎么转眼变成护花了,他一时想不出该接什么好,说比得上吧,看那丫头刚刚一手不那么高明的暗器手法,这话也不太说的出口,说比不上吧,要把陆悠悠得罪到姥姥家了。

他一时犹豫,忽然听陆悠悠道:“陆家枪决不逊于公孙剑器!”

顾盼嗤笑:“陆姑娘,咱们也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的身手怎样,大家还不知道吗?”

“我身手怎样无关紧要,”陆悠悠傲然说:“但陆家枪决不逊于公孙剑器!”

“呵,眼见为实。”

陆悠悠咬着下唇,只恨自己往日没下狠功夫,但见到顾盼蔑视的目光,不由呼吸沉重,胸脯起伏,咬牙道:“好,我今日就让你看看!”

“陆姑娘,”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她身后不远响起:“在下久仰陆家枪许久,可否有幸为姑娘助兴?”

延伸阅读

净能五味泉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d47g.shtml
企业简介节能在健康饮用水的范畴,净能引进国内外的制水技术,开发推广具有补钙,排毒,快

深泰佳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xrxc.shtml
圳深泰佳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设计、生产及定做酒店、宾馆、旅馆及家庭等床上用品的企

FWB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pm08.shtml
FWB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外壳、手机皮套、硅胶手机壳、iPhone手机壳、三星手

发明家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yo28.shtml
发明家婴童用品致力于国内外高分子技术在中国母婴健康和卫生护理的转化和应用,带给中国宝

千祺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afds.shtml
千祺母婴生活馆是一家集母婴营养,教养,护理知识为先导,以相关母婴产品为载体的科技型服

鑫岳钢管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xj76.shtml
我厂位于河北省沧州市,占地面积20000平方米,是专门从事钢管防腐、钢管保温、防腐涂

尖晶光伏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est.shtml
光伏发电是最近几年备受大家关注的创新技术和想法,也是尖晶光伏发电品牌这些年来一直坚持

军增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as4i.shtml
军增渔具,是一家集碳素·玻璃钢渔竿集配件产品的生产厂家,自建厂以来,产品不断更新换代

辛舞悦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yydz.shtml
辛舞悦床上用品总部是集床上用品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全面化厂商。产品主要面向国内各

久九有缘石加盟  http://www.juegosinfantilestorres.com/aj8e.shtml
有缘时企业总部位于人杰地灵、风景优美的人间天堂——杭州。多年来,以宝玉石文化与风水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极灵道尊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然,关神没有傻到将自己的原稿发上去,万一出了点什么问题怎么办?干脆去网上随便收集一本漫画,自己再改一下,发上去行了。看看有什么反应。“行了,我明白了。”“电灯泡编辑,你可以去一边儿玩去了。”“等我上传了之后再告诉你。”关神打字对这个电灯泡编辑说道。“好的,大大您赶紧上传。”“我要是再没有业绩,就要

  • 在末世养丧尸王之第十章(10)

    寒假的第一天早上,她走下楼,看到爸爸、妈妈、哥哥都坐在那里就等她了,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说:“爸爸,妈妈,□□安”。然后我们一家四口齐乐融融的吃的早餐,经过昨晚,他们之间的气氛明显好了很多,她是有24岁的心理年龄,自从来了这里后,感受到亲人的爱后,她明显的幼稚了很多,在某些行为动作上,不过,她还

  • 末世之超新星之第一章(1)

    “好吧,先静下心来思考,嗯……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不知名的小树林中,一片翠绿中,杨宝一身黑色繁复的华丽衣衫很是显眼,此刻他坐在地上,乌黑的长发及地,手里拿着一只玉质毛笔正无意识的玩弄着,偶尔打出几个漂亮的手势。华贵天成,这便是都敏俊对杨宝的第一印象,光是背影就让人觉得很美丽,不知道正面会是多么的国

  • [天行九歌/秦时明月]满庭芳在线阅读第四章

    惊鸿岭,断肠崖!空旷的崖顶上,想恋夏天独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的皮甲破烂不堪,露出大片雪白如凝脂的肌肤,连日的追杀早已使她疲惫不堪,绝美的容颜满是憔悴,双目布满了血丝。崖顶的风很大,将她乌黑的发丝吹得凌乱不堪,和发丝一同被撩乱的,还有谁的心?雪飞站在她的背后不远处,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她不开口,雪

  • 开局拥有十栋楼在线阅读第4章

    李画尘被张笑然拦住,坐在一个卡座里,喝着咖啡,在桌子下面一对脚板来回搓着泥。心情极度郁闷。张笑然稳住了李画尘,又去后面做应凝凝的工作。“凝凝,我知道,这个人简直……简直是太邋遢了,根本配不上你。但是你想想,带他回去,也是好事啊。”“好事?好事你怎么不带回家去给你妈看?”应凝凝不满地道。“喂喂,我好心

  • 禁止心动之桃色故事

    这样爆炸性的桃色绯闻让宋辞瞬间涨红了脸,他以为此类剧情只存在于电视剧和小说故事里,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近到和主角刚刚碰过杯。晚上回房间时一堆人组了局打**,苏云屏好奇心起,一直撺掇陈行简说同学的事情,宋辞不会打**,坐在一旁观战竖起了耳朵:“流氓有文化都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权有势有实力……省里以

  • 黄昏后一人独醉在线阅读第一章

    “对不起,林先生,我们学校,只招收本科以上学历,以及一品中段以上的武者。”“面试官,要不,你再考虑一下?我曾是北大的学生,只是中途出了些意外才被退学……”“好了,下一位。”……林天有些落寞的走出学校,这已经是一个月,他的第七次面试。说来足够讽刺,曾经的北大天之骄子,数家知名企业向他抛出过橄榄枝。如今

  • 《原来是美男啊》高美男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一夜,阮静姝睡的很好,身体都感觉清爽了不少,醒来的时候闻到了一阵泥土的气息,而等到她真的清醒过来以后,就被自己所在的地方吓了一跳。蔚蓝的天空,一汪清泉,十几平米的土地,这里好像只有这么大,但最让她惊恐的是,就在两米不到的地方,躺着一个男人,一个很眼熟的男人,他睡的很安详。阮静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 风夜轶事在线阅读青涩初恋

    三青涩初恋这个男生叫张岳,一个从高中起就喜欢她的男孩子.为了和她上同一所大学,拼命地学习着,放弃了一个更好的大学.追随着顾盼来到这个大学后,却依然只能看到顾盼清冷的疏远.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喜欢她,刻骨铭心的喜欢.他不放弃,始终耐心地想要攻克那个冰冷的堡垒.冰冷与疏远阻隔不了一颗炙热的心,他坚信,总有一

  • 医者天使心在线阅读第5节

    傅锦玉把东西捡了起来,只见这东西似玉非玉,似铁非铁,一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而另一面则雕刻着一个‘尘’字。这东西一眼过去便能让人知道它有多贵重。傅锦玉看了地上的慕亦尘一眼,笑道:“这样东西就抵押在我这里,等你什么时候还了我的人情我就什么时候还给你。”说完,再也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去。她心善,在离去之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