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契约回忆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S六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北方的夏天大多燥热,今日却闷的很。

天空灰蒙蒙的,不见日光,偶有几只飞燕自低空掠过。

这一看就是要下雨,村民们都收拾农具往家赶。方言却沿着河岸走出了张庄。

“你瞧,那是不是方老二家的言哥儿?”一个村民扛着农具,点着下巴示意一起走的人往那边看。

旁边的汉子抬眼看了看,道:“瞧走路的样儿,可不就是言哥儿,往刘村方向走的。”

“刘村?”

“恩,那方老二的娘子芸娘不就是刘村的。”

“言哥儿这是去接他娘?”

“估计是,接不接得回来,可就难说了……”

方言有腿疾,一到阴雨天,疼得狠,走起路来总是拖着步子。这趟去刘村,他除了想接芸娘回家外,还有些别的心思。

这事还得从今日早些时候说起。

上个月,与方言定亲的汉子张山病死了,今日张山的爹张武找上门来。

方言的爹方仲行二,村里人都叫他方老二。方老二看见张武上门,赶紧拖着一条瘸腿,迎道:“张武,你怎么来了?”

张武嫌弃的看了一眼方老二,挑着眉道:“怎么,我还不能来了?”

上个月张山刚没,想也知道,张武来肯定是要债的,奈何家里没有银钱,方老二只能陪笑道:“当然能,进屋里歇歇,可有什么事?”

“什么事!”看到他那窝囊样,张武就忍不住嫌弃,站在院子里没有动,想这方老二连自己的娘子都管不住,还是个汉子?“一年多前,借你的八两银子,算上利息,总共十二两,你准备什么时候还?”

前年看腿疾时,张武借给方老二八两银子。方老二以为医好了腿疾,可以干活还钱,谁知腿瘸了一条,钱也没还上。

去年媒婆过来,给张山提亲,意思是只要把言哥儿嫁过去,欠的钱就不用还了。

张山年长方言两岁,是张武亡妻为他生下的汉子,因为身体虚弱,一直没有婚配。方老二知道张山并非良配,拖着瘸腿到处借钱,奈何亲姐姐、妻舅家都不肯借。

最后实在没有法子,便给言哥儿定了亲,只道等言哥儿十四岁生辰再成亲。

如今张武来要钱,家里确实也拿不出,方老二只得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看这样是没钱还,张武转了转眼珠,缓了缓语气道:“方老二啊,我也知道你的难处。”说到这里又顿了顿,“我这里有个法子,左右咱们两家是定了亲的,不若过两日,我请个媒婆再来一次,你将言哥儿许给我作填房吧!这样你欠我的钱也不用还了。”

听到他这么说,方老二蓦地睁大眼睛,皱起了眉,抬手指着方武道:“你说什么?言哥儿才十四岁,你怎么好意思!”

这话方武就不爱听了,“欠债还钱,左右都是嫁到我们家,不用你还钱,你还不乐意?再说了,言哥儿虽然是个哥儿,那容色跟你一样黑,孕痣又似胡麻大小,颜色暗淡,没准生不出个娃来呢!又是个有腿疾的,婆家也不好找!”

听闻张武贬损方言的话,方老二气的浑身发抖,道:“你,你,你给我出去!言哥儿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说着,将他赶出了院子。

方武被撵了出来,也不生气,心想:你还不上钱,迟早言哥儿得嫁给我。咱们走着瞧。

方武在方家闹了这么一回,好些村民听见了热闹,待方言知道时,已过了晌午。

回家见到沮丧的爹,方言红了眼眶,“爹,我不想嫁给方武。”

方老二也是没法儿,家里没有钱,又借不到钱,连点能典当的东西都没有,只得叹气道:“言哥儿,你容爹爹再想想。”

“爹,我知道家里没钱,我真的不想嫁。”方言说着话就带了哭腔。

“赶明个儿,我去刘村寻你娘,或许有办法。”方老二也是无奈,自从芸娘回了刘村,已一年有余,去接了两次,连面儿都没见,便被打发回来了。

听闻父亲的话,方言又升起了希望,前年娘回刘村时,带走了十几两银子,若是去寻娘,或许他就不必嫁给张武。

遂抹了把眼泪,道:“爹,你的腿不好,这一路又不好走,还是我去吧!”

刘村在张庄的东面,有一条沿河的小路,统共不过五、六里路,方言走了近一个时辰。

待到二舅家门前,方言看见堂屋里有人影闪过,走进堂屋,里面却只坐着刘二舅和二舅母。

方言的娘刘芸刘芸行三,是个绣娘,平日里能做些绣活贴补家用。大哥是个哥儿嫁到了外村,二哥是个汉子,就是方言的二舅,早些年在县城做工攒了点小钱。

这两年方家不好过,刘芸回了刘村,住在二哥家。刘二舅眼看方家困难,越发看不上只会种田的妹夫,方老二两次来接人,都被他堵了回去。

方言进屋也不敢坐,看了眼假装没见到他的二舅和二舅母,讷讷的叫了声:“二舅、二舅母。”

刘二舅听到声音,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袋,吐出一口轻烟,缓缓道:“言哥儿来了啊。”便没了下文。

接下来的静谧,让方言有些紧张,他攥了攥衣摆,道:“我来接我娘回家。”

“回家?”刘芸离开方家时,带走了不少银子,若回去这些银子说不得得往外掏,刘二舅自是不愿意。再说,妹妹若回去伺候这一老一小俩瘸子,日子必定不能好过,便道:“自从你弟弟没了,你娘就害了病,躺在炕上没法起身,拖拖拉拉这些时日,都不见好,怕是一时半会儿不能与你回去了。”

方言未进门时,隐约瞧见娘亲进了内室,这会听说害了病,自是不信的。但这话他不敢说,出口必要得罪二舅。

遂道:“二舅,我已许久未见我娘,让我见她一面吧。”

“这可不行,你年纪轻轻,过了病气就不好了。”刘芸没害病,自是不能让方言见。

刘芸是方言最后的希望,若连人都见不到,便别无他法了,回去说不得就得嫁给张武。听闻这话,方言“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哭道:“二舅,让我见见我娘吧!”

见方言如此行事,刘二舅吓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喊道:“你这是做什么?”

再看方言那可怜样儿,刘二舅皱眉道:“言哥儿,不是我非要阻着不让你见,过一阵子你娘病好,是要跟你爹和离的,你……”

听闻刘二舅说漏嘴,二舅母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袖,不让他往下说。

和离这件事本是商量好的,二舅母也偷偷张罗着给刘芸再寻一个合适的,但刘芸与方老二还未和离,此时是万万不能提的。

听见“和离”,方言犹如糟了晴天霹雳,愣了好一会,原来娘始终不回家,是已经决定抛弃他和爹了……

二舅母看了看方言道:“言哥儿,你娘呢,有生你的恩情,平日里你也是个孝顺的,总不忍看你娘回去受苦。”她见方言似是听进去了,便接着道:“你娘也不图你能侍奉终老,她还年轻,再嫁也能寻个好的,你莫要再来纠缠,也算你尽了孝。”

方言知道今日无论如何也见不到娘了,或许再也见不到了。想到家中困难,他咬了咬牙开口道:“二舅、二舅母,家里最近着实艰难,能否借我些钱,等到年底我一定归还。”

听闻借钱,二舅母心思飞快,这钱若借出去十之八九是还不回来的,决不能借!这言哥儿也不能留,得赶紧让他走。

“借银子?”二舅母声音大了起来,“我们家都快揭不开锅了,你娘又得用药吊着,谁给我们银子啊!”说着拽起方言,边推搡边道:“你小小年纪就学会打秋风了!赶紧走!我们家没银子!”

乌云渐墨,土路上,方言拖着步子沿河岸往回走,没借到钱,回去必定要嫁给张武,不然告到县里,爹要吃官司的。

想到这两年受过的苦,尝到的人情冷暖,料想以后要过的日子,方言不禁悲从中来。

忽然狂风大作,雷声轰鸣,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

被雨浇个正着,四下里又无处可躲,所有的委屈似是这一刻倾泻而出,方言不顾腿疼,发起狠向前跑,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模糊了双眼。

也不知是哪只脚没有跑好,俩脚一绊,方言摔到了河里,滚了一身泥水。他想挣扎着起来,不料右腿忽然抽痛,使不上劲儿,身子没在三尺多深的河水里,喝了几口冰凉的河水,便渐渐没了动静。

没入黑暗之前,他想:河水和泪水一样都是如此的苦,若能转世投胎,他定不做这苦命之人,也要尝尝甜的滋味。

方言看着炕上的方老二,道:“爹,这腿断了是大事,我去县城寻柳大夫再来瞧瞧。”

听闻方言的话,方老二略微皱眉,“前些日子不是请了济仁堂的老大夫瞧过了吗,怎么又要瞧?”

上一世正是济仁堂的老大夫为方老二医腿,开的内服外敷的草药贵的离谱,最后买药的银钱不够,方老二又着急下地干活,落了个瘸腿。

方言道:“爹,弟弟的病就是那老大夫看的,花了百十两银子也未见好,咱们换一个吧!”

想到上一世他害腿疾时,曾拿方老二的药方问过柳成,他是不是也要吃这么贵的药。柳成看过药方道:“这药方与你害的病不对症,你害的是寒疾,这药方是医断骨的”言罢,他皱了皱眉头道:“这里面有几味药,价格昂贵,仅对身体有所补益,于断骨无益。”那刻,方言才知自家被老大夫骗了钱。但药是货真价实的,也找不回来了。

“爹,我去寻柳成柳大夫,他虽年轻,确是从张庄出去的,自小学习医术,看在同村的情谊,也会实在些。”方言想要劝服方老二,这一世他不能再走老路,无论如何要医好方老二的断腿。

闻言,方老二点了点头,懂了方言话里的意思,便挥手让他去请大夫。

再说这方言本应死在河里,不知因何又活了过来。当重生到方老二刚断了腿这几日,方言无比庆幸,这一世他定要活的坚强,再不去尝那泪水的苦涩。

延伸阅读

新城市冰淇淋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6ntv.shtml
年轻、运动、时尚——“新城市”承载着意大利FABBRI百年经典,闪耀着青春的自信和光

高盛机械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n7jw.shtml
高盛机械公司位于河南省省会郑州市,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经过多年的发展,能够在竞争

卡地罗珠宝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gv2h.shtml
广州市柏斐印象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珠宝饰的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先后创建了“

麦迪森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14f.shtml
幼教工作是一个长时间的,增加的工作,在创业的进程之初,需求预备的许多,可是心里预备仍

汇森布艺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n4h6.shtml
暂无

贝尔曼家纺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a6gz.shtml
贝尔曼家纺材质上则更偏好具有适宜时尚的且永不过时的全棉材质;在风格至上则充分考虑到室

英豪制冷设备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yos9.shtml
东莞英豪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制冷机械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公司,自创办以来

成山轮胎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6p8f.shtml
成山轮胎是国内著名轮胎品牌,产品先后通过了ISO9001标准质量体系认证、ISO14

国人 洁净小超人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gyt1.shtml
公司简介国人·洁利朗洗衣有限公司是国人西服集团下设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是集干洗、水洗、

雷莱机加盟  http://www.villamalibuliving.com/gi63.shtml
雷莱机车配件是摩托车配件研发、生产、摩托车led大灯、摩托车转向灯、摩托车改装配件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德云同人周九良X你]山海亦可平在线阅读抓走

    “安西好吃懒做怎么可能去看稻场,同志你们不能相信他们说的话。”王慧兰发誓她没有说谎话,不信可以问问大伙儿,大家都可以为她作证。既然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王慧兰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一定要把丈夫送进牢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认流氓做父亲。李于明默默收回自己的脚,他不能自乱阵脚。真是失策,李于明从慧兰口中得知廖

  • 海贼王之王者之豪门衰少是跳跳糖般的甜 5

    陆言安闻声望去。身形纤细,相貌白软的小姑娘,皱着眉毛缓缓走来。她的眼睛清澈乌黑,像是水洗的葡萄一样。温温软软的声音像猫叫。陆言安眨了下眼,然后又垂下了头,委委屈屈地小小“嗯”了一声。被一个小姑娘训斥,管家自是不乐意,不能忍。“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池音理直气壮,眼神正义。“那你有什么资格训斥少爷?你是

  • 星尘背叛在线阅读五十八(二)

    第二日太阳依旧升起,谭砚也准时到了单位。昨夜小刘估算着时间,预计着差不多到检查完毕送谭砚回家的时间给王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完成任务,将老谭同志安全送回家,便瞒天过海,没人知道昨夜小巷中发生了什么。一上班李所长便紧急给大家开了个会,上级领导要来视察,还不同于以往,据说是个大领导,具体姓名职务都

  • 最强决斗王之洗尘宴

    第二天一大早,林莫就被林老爷从被窝里挖了出来,打着哈欠开始换衣服。林老爷早就给林莫备了好几件衣服,西装马甲,长袍等。林莫挑了挑,还是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长袍,这次穿的是月白色的,完全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小少爷模样。等到了戏院,林老爷把三个儿子往座位上一扔,就去找其他大佬聊天去了,这会儿,人季世凌还没来呢。

  • 火影:我变成了宇智波大小姐生气了

    “老大,怎么了?”林强是宋珩一手提拔上来的,察言观色的本事一骑绝尘,最先发现门口的异常,急忙走过来。“没事。”宋珩敛去眼中的愠色,回头反问林强,“找到违禁品了吗?”林强摇头,“没……”“那你们还待这干嘛?”宋珩不悦的皱着眉,“找不到就走,别影响同学休息。”说完,他拔腿就走,干脆的不带走一片云彩。林强

  • 龙印玄奇在线阅读第八节

    身为寒芒影视总裁,旗下女明星女艺人不计其数,样貌出众者数不胜数。就算他带女人回家,也不应该是像眼前这位清纯朴素的少女一样——顶多算得上清秀可人,但对于他们这样见惯名媛佳丽,妆容精致的女人来说,明显过于普通。听他问到自己,想起自己和墨子寒的一纸合约,当他的……情妇。白明月难堪的垂眸不语,掩饰眼里的复杂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萌宠之闭关修炼 考核开启

    方浩闭关修炼之前,他首先在商城之中兑换了一本地阶下品武技亢龙破,此武技本为为地阶上品武技,但是,却因为是残卷,所以才是地阶下品,兑换气运值需要500点,可以说是耗费了方浩的所有气运值了。不过兑换了这本亢龙破之后,系统还顺带送了他一柄破龙刃,算是对他购买残卷的一种补偿吧,方浩心中欣喜,没想到居然还有这

  • 战联之敌人我爱你后续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田谧就被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吵醒了。“......”田谧起床气酝酿中。她极其不开心的朝旁边瞥了一眼,发现昨晚睡在自己旁边的唐筱珉此刻却不见踪影。好,很好。低气压小公举要原地爆炸了。墙上的电话还在响个不停。田谧赤脚跳下床,跑到电话前拿起听筒就是一阵抢白。“唐筱珉你个神经病!门卡都给你了打什

  • 耳朵说它想认识你第一章在线阅读

    火山岩浆般的温度蒸腾……她犹如置身于炽热火海中的孤舟……载浮载沉却难以自拔——“嗨,快醒醒……这里冷气足,别睡感冒了——”肩膀上的压力让宁夕骤然醒了过来,双眼迷惘的对上面前护士关切的眸子,顿时心虚得小脸爆红,无地自容的避开了眼神。该死,已经过去好久了,那天她跟苏衍在一起时的画面依旧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

  • 嫡女逆天之冷王狂宠妃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遇上呜炝的时候,还不会说话。那时我住在离一座寺不远的山上,镇日里听着的是不远处那响的恼人钟声,咚咚咚咚,四大皆空,却吵扰到旁人的清闲,我不知道那群和尚为何总是有那念不完的经,敲不完的木鱼,还有那烧不尽的香。燎绕的升起来,衬得木胎金漆眉间一点红的佛相愈发的诡异起来,在那青烟氤氲之中,好像是要压下来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