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综]审神者他曾是付丧神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鹤千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梦初醒,雪后初晴,难得地有了一丝暖意。紫霖从床榻上坐起,抬眼就看见了端着瓷碗向她走来的苏恪。

“你醒啦,先喝粥吧。”苏恪坐在床沿,用瓷勺搅拌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神情十分专注,他心里隐隐担心着,不知道云卿究竟和她说了些什么。

“苏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紫霖抬手用力地拍了拍苏恪的肩膀,笑容恣意,带着一丝疑惑。

瓷勺砸落在粥碗里,发出清脆的声音,苏恪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又惊又喜,也忘了自己做了什么。只是一把将紫霖拥进了自己的怀里,仿佛她是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抱紧了就不会再让别人抢走。

眼眶有些湿润,声音因为激动变得颤抖,“霖儿,我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不枉我等了这么多年……”

紫霖听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轻轻推开了苏恪,询问到:“你说你等了我很久?可是我明明记得我们昨晚刚见过面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双手慢慢从紫霖的背后滑落,苏恪怔怔地默然了许久,才开口,“想来应该是我记错了,霖儿,你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紫霖动作伶俐地翻身下床,还转了几圈,“你看我这样,像是有事的人吗?我又不是那些弱不禁风的弱女子,我可是慕容紫霖,慕容家的嫡女,我的家族到我这代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要是这么脆弱,那不就……”

紫霖看着突然抓紧她的右手的苏恪,有些奇怪,“苏恪,你怎么了?”总感觉他今天奇奇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你方才是说,你是你家唯一的女儿,你不是还有一个兄长吗?霖儿,你怎么了?”苏恪紧紧地扣着紫霖的手腕,致使她动弹不得。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哪有什么兄长,我没有兄弟姐妹,怕是你记错了吧。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紫霖见再怎么使劲也挣不开他的束缚,就不再挣扎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不会一夜未归吧。母亲知道会生气的,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了。后会有期啊。”紫霖作势要离开,发现苏恪并没有放她走的意思,有些恼了。

“苏恪,放开我。我要回家了,母亲会担心我的,想必她昨天晚上一定没有睡好,我得赶紧回去了。”

她哪里还有家可回,云府早就葬身在四年前的那场大火里了,她能回哪儿去。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云卿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还是当初的慕容紫霖吗?

“霖儿,你的家人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他们搬去了别处,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不过你不用伤心,在那里他们过的很好。真相那么残忍,何必再告诉她,再伤她一遍,即使苏恪最不想欺骗的人就是紫霖,可是事到如今,他只能这么做。

“他们搬走了?你莫不是在骗我吧,怎么可能不告诉我,不会的,就算要搬走,我的家人也不会抛下我,他们会带我一起走的,你骗我……”紫霖愠怒,随即又笑到,“苏恪你个骗子,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苏恪看着紫霖现在的这副模样,心痛不已,任她怎么不情愿,仍旧把她拉进了怀里。

四年前的那场大火,毁了四个人。苏恪算是对阮皇失望透顶,任他怎么挽留,苏恪都不为所动,坚持隐退。

苏恪遣散了丞相府里的所有下人,连说好陪她长大的凌兰都狠心地送走了,不再管这世事,这世道不是他可以力挽狂澜的……

而云卿,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温和无害的云府长子,为了复仇,他潜心蛰伏了四年,一手创建起凌音阁,为四年后的复仇做准备,如今终于如他所愿,成功了。

至于紫霖,在得知他就是当朝卿相,就是他当晚带人放火烧了云府的时候,只差没有一剑刺死他。

长剑直抵心口,紫霖却无力地放下了,就算杀死了他又有什么用,她的亲人再也回不来了,都被烧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她想,她再也不会开心了,再也不会开心地笑了……

紫霖执意要回到云卿的身边,苏恪知道自己留不住她,便差人护送她回去。只是再相见,却是四年之后,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都变了……

哄着紫霖睡下,苏恪走出这片竹林散心。他知道,是云卿修改了她的记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他百害而无一利,究竟是什么原因?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云卿喜欢紫霖,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也许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束缚,云卿比他可怜得多。至少他可以坦坦荡荡地陪在紫霖身边,可以给她一生的承诺,而云卿什么都给不了她,甚至连一句喜欢都说不出口。

有人踏竹叶而来,手执一把青竹伞,面上是半截银白面具,只能看见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

“叔叔,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凌兰低低地开口,已是深冬,身上却只穿着一件薄纱青衫,看得苏恪眉头紧皱。

“阿凌,冷吗?”苏恪脱下身上的鹤氅,径直走到凌兰面前,将那鹤氅盖在了她的肩膀上。

“冷。”但是心更冷,为了那个女子,叔叔放弃了自己,说好的要陪她长大,却抵不过他对那人的愧疚。果然,一个人一旦碰了情爱,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一旦他的眼里见过那人,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也看不见他人,满眼都是心上人。

“那便进屋吧。”苏恪过来习惯性地像以往那样牵着她的手,伸出去的手却落了空。第一次,凌兰躲开了他的手。

“不用了,阿凌这次贸然来打搅叔叔的生活,还请叔叔不要怪阿凌。阿凌是来告知叔叔,下个月阿凌便要出嫁了。”凌兰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一点,可是说出口的话还是那般生硬冰冷。

是,她无法说服自己原谅叔叔,当年他那般狠心地抛弃了她,任她怎么哭喊都无动于衷,执意将她送走,她又怎能不恨?

可是,若是没有苏恪,凌兰或许早就冻死在了荒野路边,哪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和他说话。

凌兰此刻站在苏恪面前的心情是复杂的,对他既爱又恨,她怪他对她薄情,她怪他对另一人深情。可是那个人,为什么不是她?

可是,这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她终究还是放不下。

“如此,叔叔倒也放心了,阿凌长大了,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叔叔真的替你高兴。”苏恪恍然察觉,凌兰竟然已经长高了这么多,不再是当初那个瘦弱的小女孩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面前的凌兰穿着一件青色的冰绡裙,露出的手臂纤细白皙,一双眸子又大又亮,可是那里面没有半点欢愉,盛满了悲伤。黛发挽在一侧,一根青绳缠绕其间。

发间插的青鸾簪还是当初苏恪送给她的,她竟然一直带在身边,苏恪内心不是没有触动,只是他内心带着对另一个人的愧疚,又怎能陪她一起长大。

“阿凌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叔叔可以为我主持婚宴。毕竟阿凌在这世上,只有叔叔这一个亲人了。”凌兰只是想试探苏恪,若是他不同意这门婚事,她便不嫁了。

“我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你是我苏恪的侄女,容不得半点委屈。等春节一过,叔叔也要成亲了。届时阿凌可一定要来参加叔叔的婚宴。”

青竹伞倏地落地,凌兰慌忙蹲下身去捡,苏恪却先她一步,拾起了那把青竹伞。

“阿凌,以后叔叔不能再陪在你身边了。记得照顾好自己。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长辈。”苏恪将手中的青竹伞递还给凌兰,后者只匆匆道了谢,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这孩子,又怎么了。许久没见,到底还是生疏了,不似以往那般亲切了。但是好歹和他告别一下啊,过了这么久,这性子还是没改。

难道她还是在怪他,怪他当初那般狠心,硬生生将她送走。

苏恪摇了摇手中的羽扇,转身走进身后的竹舍。

他不知道,在他全心全意呵护另一个人的同时,也有这样一个人把他放在心尖上,即使他对她再绝情,她仍旧放不下这份感情。

仿佛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凌兰抱着自己缓缓地蹲下,无声地啜泣,像一个丢失了糖果的孩子。冬日的寒风吹来,一阵寒意袭遍全身,但是都不及她心中的寒意。

她的叔叔终于还是要娶别人了,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是她。明明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可能,凌兰还是一步步沦陷,直到再也走不出来。

五日后,苏恪登基,改阮朝为虞朝,始称虞皇。站在云城的城楼之上,苏恪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身旁站着身穿正红色的拖地长裙的慕容紫霖。那长裙上绣着一对金色的龙凤,栩栩如生。一顶金色的凤冠戴在那繁复的发髻之上,额间点着牡丹花的花钿,衬得她越发雍容华贵,美艳不可方物。

俯瞰城下百姓,紫霖见他们一个个笑容满面,听他们朗声交谈,许是在庆祝一个太平盛世的到来。他们曾经的苏卿相,如今以虞皇的身份重新归来。

紫霖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不自觉地被感染,浅浅地笑了起来,嘴角绽开一个深深的梨涡,明艳动人。

苏恪握紧了身旁人的手,看着她的笑容,纯粹而又美好,一如四年前那般。

城楼之下的云卿,依旧是一袭黑裳,只不过上面多了数朵紫薇花瓣,手上拿着一株

浅紫色的风铃草,只是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目光沉静地注视着她。

云卿悄无声息地将那株风铃草收回袖中,转身慢慢走出热闹的人群。

紫霖含笑扫视着城楼之下的百姓,目光被一个背影吸引,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背影分外熟悉,只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他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紫霖只知道她即将成为这虞朝的皇后,有苏恪一生护她,爱她,此生,足矣。

渐渐远离喧嚣的人群,云卿重又自广袖中拿出那株风铃花,泪流满面,原来,看到她站在另一人身边,他的心会这么痛。原来,他一直深爱着她。

思绪回到四年前的那个夜晚,繁星明月落在她的眸子里,她说的话,每一个字,云卿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说“霖儿真的很喜欢兄长,很喜欢兄长”;她说“霖儿想共度一生的人,只能是兄长”……他一直都知道,他根本没醉,可是他不能回应,只能假装自己全部都忘记了。尽管他清楚地看见了她眸子里的失望,泪水。

自欺欺人,多么可笑……

云卿自嘲地笑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那株风铃花上,曾经,他也送过这么一株风铃花给她,只不过结局仍旧让人心碎。

四年前没能送出去,四年后,依旧如此,笑泪交加,加重了伤势,云卿猛地吐出一口血,跌坐在地。

隔的远了,紫霖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见他似乎吐了血,原是素不相识的陌路人,紫霖想自己内心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触动。可是那心底的隐痛又是为何,明明她根本就不曾见过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伤心。心脏像是被谁狠狠地敲打着,可是她明明就不认识他……

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紫霖在虚空中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她不想让他一人坐在那冰冷的地面上。

眼角的泪被人揩去,紫霖回头对上苏恪担忧的目光,弯唇笑了笑。她不想他替她担心,毕竟,她现在也只有他了。

“霖儿,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苏恪不放心地看着她,前一秒还在笑着的人,却又突然落了泪。

“没事,就是方才见到有人在城门吐血了,有些难受。”等紫霖再次看向城门,哪里却空无一人。

苏恪闻言,朝城门瞥了一眼,哪里明明什么也没有,霖儿莫不是出现幻觉了?

“以后不必为了这些事伤心,毕竟世上可怜的人多了,霖儿你是伤心不过来的。”苏恪握紧了她的手,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让她落泪。

城中百姓奔走相告,阮皇已死,虞皇即位。而这位虞皇便是曾经的苏卿相。高坐在望春楼雅座之上的凌兰,默默地听着一旁的看客兴致勃勃地说的话,神色不变。

如今,她已是这望春楼的头牌,等闲人是请不动她为他唱上一曲的。

四年前,她走投无路来到这望春楼,恳求当年在台上唱戏的青衣收她为徒。那人见她可怜,便应允了。

事到如今,当年的青衣已经不再登上这望春楼的戏台,她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戏班的台柱子。

有人在帘外唤道:“兰姑娘,秦公子找。”

向凌兰提亲的便是这位秦公子,这位秦公子家境倒是不错,人也不似其他的纨绔子弟,倒是温文尔雅,对凌兰向来是以礼相待。

凌兰顿了一会儿,而后缓缓道:“请秦公子进来吧。”

那秦公子长的虽然平凡,不似苏恪那般卓尔不凡,可是个解风情的人,让人看着倒也舒坦。前些日子向凌兰提亲,见她面有难色,也不强求,给了她几日考虑。

“兰姑娘,那日之事,你可考虑好了?”

“我答应你。”凌兰闭了闭眸子,移开视线,接着去看戏台上的戏子。以后,怕是再没有机会登上这戏台了。

也没有这个必要了,台下听戏的人不是他,也就没有上台唱戏的必要了。四年来,凌兰幻想过无数次,台下的看客中,兴许有一个就是他。可是她来来回回扫视了几遍,哪里有他的身影,他不会再来这望春楼了。

四年前叔叔带她来这望春楼,只是为了遇见心中所念之人罢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眼神从来没有在戏台上停留过,哪怕是一秒。

一滴泪落进茶盏里,和那苦涩的气。清茶融为一体。

“苏恪,我恨你,既然连最基本的陪伴都给不了,为什么当初还要收留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好到事到如今,我连忘了你都做不到……”尽管再怎么努力,凌兰还是抵挡不住心中的悲伤,伏在桌面大哭起来。

曾经,他对她说,风兰花语是坚强勇敢,不如你就叫凌兰吧?

他会担心她害怕,腾出手遮住她的双目,只是为了她夜里可以做个好梦。

他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叔叔了,你唯一的亲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

他对她说,女子只有学好琴棋书画,将来才能觅到一个如意郎君。

他会耐心地教她下棋,教她抚琴,教她识字,教她描画。可是转眼,他也可以绝情地送走她,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又或者,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是。

门外的小厮听到哭声,急忙唤道:“兰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没有人回应。

延伸阅读

丝蓓绮化妆品加盟  http://www.4irh2.com/bfqe.shtml
丝蓓绮化妆品加盟详情丝蓓绮属于资生堂集团,是日本顶级的洗发护发品牌。“TSUBAKI

布倒翁加盟  http://www.4irh2.com/a0hj.shtml
暂无

布兰奇加盟  http://www.4irh2.com/xu65.shtml
设备环保设备环保环保

玉之魂珠宝玉器加盟  http://www.4irh2.com/g6hn.shtml
暂无

好宜佳家用活性炭加盟  http://www.4irh2.com/am69.shtml
新宜家工贸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山东青岛。是一家由原来经营单一出口及外贸贴牌业

融程花园酒店加盟  http://www.4irh2.com/updn.shtml
融程花园酒店由湖南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红星实业共同打造开发,投资总额达15个多多

益康盛龙加盟  http://www.4irh2.com/shq2.shtml
北京益康盛龙科技有限公司是集科研、开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民营企业,公司拥有国内外出

缔尚大师墙面加盟  http://www.4irh2.com/ufb2.shtml
嘉兴缔尚保温材料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的长三角中心地带—嘉兴,临靠上海、杭州、宁波,优越的

必虎WiFi加盟  http://www.4irh2.com/s1om.shtml
必虎WiFi是一款由必虎科技出品的路由器管理应用,其以路由器管理及打赏收益展示为核心

本武加盟  http://www.4irh2.com/x0wb.shtml
本武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进口鱼钩、鱼线、垂钓小配件、鱼竿、渔轮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品强少之贺子非的解释

    “来自星星的男人”和地球女人面对面坐着吃饭。贺子非给苏蓝盛了一碗汤递过去,顺便看了一眼她头顶小气泡不停跳出的黑体字:一会儿怎么试探他一下好呢?是问“萧锐骨头都打断了吗”,还是“你到底是谁”?不行……他眼看着这两行字被擦去,然后气泡里又突然跳出另一行字:要不,还是先假装自己都忘记了?再然后一个Q版的苏

  • [综]偶像重启第8章在线阅读

    纲吉直到被奈奈招呼着走进起居室里坐下,都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状况。甚至于奈奈在兴高采烈地说了一大堆诸如:“……总之,藏马君今后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纲君你要和他好好相处喔~对了!今晚就来为藏马君开个庆祝会吧?纲君可以把你其他的朋友都邀请来哟,我们家最近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呢~”——之类的话以后,兴冲冲

  • 先驱旗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电脑。当我坐在屏幕前开始回忆并记录整件事情的经过时,我确信自己早已从它给我带来的阴霾中走了出来。事情发生在2005年9月的一天,一切都和平常一样,我在父母的催促声中醒了过来,起床洗漱后,一边听着父母的唠叨一边吃早餐,然后背着我那沉重的小书包朝学校走去。我在一所市级重点中学读高二,

  • (海贼)我的心为谁而跳第三章

    桑琪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连忙抬头去看了公主一眼,见公主并不像是*气的样子,赶紧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李锦瑟跟沈庭继,两个人相顾无言。李锦瑟回忆了一下书里的剧情,截至到目前为止,两人成亲才不过月余,除了病娇女配对男主下了药二人睡了一晚之外,其他的剧情还没有来得及展开,也就是说男主目前对她只有恨,还不

  • 洪荒:我父亲是通天教主之植物人

    不一会,车来到了医院,一下车,邓云心就急忙跑向父亲所在的病房,李雨泽也紧跟其后。病房前围着很多人,邓云心跑过去,刚想要冲进病房却被哥哥拦了下来。“云心,别急,现在医生正在给爸爸做检查,待会才能进去。”邓恒宇双手握住邓云心的肩膀说道。“瞧瞧,这是谁啊!这都找了大半下午都没出现的人,现在才来着急,你好意

  • 末日之共和纪元在线阅读第3节

    王医生扶了一下黑边眼镜,眼底透出一点温和的光芒,还藏着一分不易察觉的诡异气息,“顾小姐,你先别急。我倒是有些想法,不过……”他犹豫了一下,看向腕表,抱歉道:“我马上还有一台手术,忙完应该就下班了。如果顾小姐有时间的话,我们下班后约个时间见面谈,怎么样?”顾微安心急母亲的病情,对医生满心信赖,连忙点头

  • 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在线阅读第3章

    方铎笑了。但是他身后的老婆们可吓惨了,她们从来就没遇见过这种荒唐的事情,虽然生化危机的电影和**她们之中不少人都看过或者玩过,甚至还能激起她们心中的刺激感,但当**里面的场景真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那就不好玩了。尤其是当丧尸撕裂其他人的时候,笵冰冰再也没有女强人的风范,这一刻才觉得自己的表现得像个真正

  • 徒弟个个都很拽之第四章

    裴晓转身走回了实验室,在脑子里已经有了清晰完整构图的情况下,她没有画图纸,直接上手操作。裴晓决定先制作零部件,比如要制造出一个运行速度够快够稳定的传感器,不然传输过程卡顿了,芯片再高端智能也没用,所有的零件都很重要。在星际所有的一切都是现成能用的,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做,裴晓戚戚然的又闭关了一个

  • 摄政王妃每天都在咸鱼瘫战争

    说到底,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不知多少,为了修行,在修炼大道途中经历无数挫折,历经无穷磨难,修为也没有明显的提升。看到三海古几人修炼与吃饭喝水般简单,不知会不会气得七窍流血?说到底还是运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有一个世界之主,专门在那里为山海古开挂,他修炼想慢都很难。从

  • 深陷其中在线阅读第3章

    两人正聊着,黝黑的宫公逼近了,“聊得挺开心啊!”言慎一:“报告教官,还好。”宫公浓眉一挑,“那就再来一瓶?”颜阳子一怔,忙笑着道:“报告教官,我们意思一下就好了,一瓶够了!”宫公难得露白齿一笑,“班长真有意思!我不对你们好好意思一下,我怎么好意思呢?”言慎一讨好一笑,“报告教官,这样就不够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