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knLMMQc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被全世界通缉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boss爵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应该……不知道吧!”陈子轩看了看江泽雨

“嗯”江泽雨自己承认了,接着两人跟江泽雨说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包括那段视频,但……却没有告诉他那段录音。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江泽雨明白了,林雪当时为什么……会反问自己有没有相信过她。

“关于这件事,我们要不去找成哥和妍轻姐商量一下”黎星突然对两人说,陈子轩突然想到什么:“其实还有两个人,应该也知道”

黎星和江泽雨异口同声的说:“夏暖暖和顾风晴!”

说完后陈子轩就直接拿出手机找到一串号码打了过去开启免提,对方接通了

“喂,暖暖”电话的另一头顿了顿:“子轩,什么事”电话里的语气让陈子轩有些陌生

“是这样的,你知不知道小雪三年前当我们助理的事,我想……”陈子轩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暖暖打断:“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

陈子轩听见后很惊讶,但又有些犹豫:“可是……”陈子轩还没说完就被夏暖暖打断

“这件事不在我们的管辖领域之内,我无权干涉她的决定”夏暖暖说完后顿了顿:“你们也不要在管了,这与你们并没有关系”

“可是这件事,小雪她……”

陈子轩还没说完就被夏暖暖打断:“我知道,我比你们更了解她,更担心她。可你们有没有为她考虑考虑过,这些年……她想的她做的,都是为了这一刻。我没办法阻止她,但……我也无法阻拦她。抱歉!”说完夏暖暖就挂了

“喂”陈子轩看了看手机后,对两人摇了摇头:“你们也听见了”

“阻拦什么?她是什么意思,不是要帮小雪吗?”江泽雨虽然知道了一些事情,却唯独不知道这件事的重点。

“没什么,我们……会帮的”陈子轩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不我给顾风晴打个电话”黎星说完后见两人点点头后拨通了电话:“喂”

“我……”黎星还未开口顾风晴就开口了:“对不起,这件事我帮不了你”顾风晴直接对黎星说不给黎星一点希望,电话的另一头很久都没有声音,黎星以为顾风晴挂了电话,谁想电话里有冒出一句话:“但是……我能说的只有……这件事她自己会想清楚的。既然这么做了,那么后果……她就必须承担”

顾风晴挂了之后黎星对两人摇摇头。三人出来后看见林雪手搭在额头上,人躺在沙发上看起来很疲惫

其实就在三人给夏暖暖打电话时,林雪给顾风晴打了个电话

“喂,风晴”电话另一头顾风晴沉默了一下说:“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林雪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道

“这件事,能想清楚的只有你自己,我给不了你意见,但我可以给你一句话”顾风晴对着电话说到

“什么?”

顾风晴缓缓的开口:“无论结果如何,结束后的代价……都很沉重”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林雪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闭着眼思考:代价吗?我错了吗?可是……这么多年,我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林雪握紧了手里的拳头,安静的思考着。

“大小姐,你在哪呀”电话对面不难听出是顾千成的声音

“别管我在哪了,明天的记者会直接改成新闻发布会”说完就挂了,顾千成还没说完,林雪躺在沙发上用手遮住眼睛心里在想:姐,我也不希望这样。可是……我等的太久了。

北京时间上午八点,各大视频网站突然出现了一个视频,迅速刷新了头条。视屏经处理不是非常清楚,但依稀辨认出是两个女生坐在疑似录音棚的地方谈话,其中一名女生突然异常激动,又突然冷静,在支开对方后,迅速窃取了录音棚的资料。

网友很快辨认出两个女生是三年前的林霜和林雪同时有星际**公司的工作人员指出该地为该公司的录音棚。很快网上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意识到关于三年前dream资料失窃的事情另有隐情。

一瞬间林霜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都想知道真想,而在半小时后,星际**正式发出通知:十点整林梦忆将记者会改为新闻发布会,说明一切。

各大媒体像潮水一般涌向星际**。

—镜头切换—

林霜狠狠地把手机摔在沙发上,厉声问道:“为什么视频会流出去!我不是要你们销毁它,然后装作摄像头坏了嘛?”

“林霜!你根本没对我说过你三年前做了那样的事!你不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嘛?”林霜的经纪人(刘贯成)面红耳赤的大发雷霆

“不对,这件事我跟许琳说过,那贱人不但没毁掉还发给了媒体,贱人”林霜大骂。她不敢想,她不敢面对,她的微博下评论疯涨,数千万人质问她事情的真相公司和自己的电话几乎被打爆。而林梦忆,由收众人唾骂的角色摇身一变,成为人们同情怜悯的对象。

—镜头切换—

江泽雨三人起床后没有看到林雪便打电话给穆妍轻

“喂,你们还不来?”江泽雨还没开口对方就说

“怎么了,不是10点?现在才9点多”江泽宇说

“小雪她突然把记者会改成新闻发布会,快点我挂了”穆妍轻说完就挂了

“怎么了”黎星看着江泽雨,江泽雨挂了电话后对两人说:“小雪把记者会改成新闻发布会了”

“泽雨小星,快来看”陈子轩叫着,两人跑过去一看就是三年前的录像。两人都看向的黎星,黎星摇摇头:“不是我”

“快走吧!”陈子轩好像懂了什么,皱起了眉头。没过多久,三人便赶去公司。

陈子轩、夏暖暖、顾风晴……这三人再看见这天新闻的一刹那心里想的都是一句话,那便是:林雪(小雪)啊!你果然还是决定好了啊!

“泽雨他们在来的路上了”顾千成说

“是吗,这么快”林雪笑了笑

“你的打扮要不要在有气势点,去骂她十八代祖宗”夏暖暖无奈又霸气的对林雪说,林雪无语的看着夏暖暖“亲爱的,我谢谢你呀,她的祖宗就是我的祖宗呀!”

“还有多久开始”林雪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顾千成答

突然门被推开,林雪没有回头:“来了?”

“小雪,我们来了”推门的是江泽宇,林雪小声的说:“嗯?应该快了”

“什么”江泽雨说

“成哥,帮我备茶,有贵客要来呢”林雪神神秘秘的说

江泽雨觉得林雪过了一晚怎么感觉变了许多,另外几个人人好像也没什么反应。

“贵客?谁呀”顾千成话音刚落就听见

“林雪”林霜大叫着推门进来,看见林霜进来林雪喝了一口面前的茶:“姐,你来了,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谁是你姐,林雪……你毁了我,你也不会好过的”林霜很气愤,江泽雨刚想说话便被黎星陈子轩拦住说:“让她们自己解决,真的不行的时候在出手”江泽雨听到也没有在说话了

“是吗,那我到要看看……我会怎样不好过”林雪看了看林霜,林霜想出手打林雪时被林雪反手按在了地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以往是我因为那件事迁就你,但我告诉你,我欠你的早就还请了”林雪放开了林霜

林霜起身拍了拍灰尘讽刺的说:“迁就?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讽刺啊”她顿了顿接着说:“林雪,咱们走着瞧,看看……究竟……谁才是……最狠的!”

“我等着”林雪说完,林霜框门而去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夏暖暖不禁感慨,林雪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以后你不会对我们动粗吧”黎星用他的星星眼看着林雪,林雪摸摸黎星的头:“不会啦”

“还有五分钟”林雪看了看手表:“走吧”抬手示意化妆师停止,林雪站起身,拍拍裙摆,长呼一口气,跟着众人走了出去

林雪看着前方心想:呐,我要开始反击了。我的姐姐你准备好了吗?无论你受到多大的舆论压力和路人的斥责,不管你內心多么惊恐慌张不知所措,请记住……这是……你曾经带给我的。

从新闻发布会开始到结束,林雪始终低垂着头装作无辜者一般,默默地听着顾千成义愤填膺的话语,把身份资料公布于众,而那段视频便是最为有力的证据指责林霜,律师代表她做出严正申明各大报刊的记者露出悦然大悟的神情……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发布会圆满成功,林雪在顾千成的保护下突出记者的重重围困,回到公司内部。

她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走廊上,接近正午的灿烂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洒了进来,一瞬间的刺眼。

一切都结束了

林霜……我的姐姐,再也不能对她的人生指手画脚,她再也不用背负这些沉重的东西,而这一切,都将由林霜来承担。

顾千成说这是她应得的,可是……真的是嘛?林雪心里突然有无着无落的空虚感。

毕竟是姐姐,是曾经互相陪伴着度过童年的姐姐。我们……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啊!

林雪抓了抓头发,轻叹一口气,突然,头皮一紧,头发被人从后面扯住,林雪吃痛回头,竟然是林霜,林霜头发散乱,精致的妆容被抹的乱七八糟,眼里尽是疯狂的神色。她把林雪一推撞在玻璃上,“嘭”的一声巨响林雪还未反应过来,林霜的手已经掐上她的脖子。

“林雪你果真这么绝情……我可是你亲姐姐……你还真是个白眼狼!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林雪被掐的喘不过气来,脸慢慢涨红,林霜却更加疯狂。

“你不就想毁了我……是不是,你想毁了我的一切是不是,回答我!是不是!”林霜声音尖的吓人,好像在用刀刮玻璃。林雪脸涨得通红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旋转,她发不出一点声音,双手紧紧拽着林霜的手却掰不开。

“林霜你在干嘛?快放开她”匆匆赶来的黎星大叫,和陈子轩一起拽开了林霜,林霜好像吃了什么迷药力气大的要命。差点挣脱他们又扑了上去。林雪脚底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对啊!我怎么忘了,我才是我所了解的你啊!你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你早就知道……我会为了陷害你而去取得机密,你知道我会不甘心……一定下手,所以……你故意装作泄密者离开,就是为了回来时……澄清一切把我拉进地狱!我才是最惨的,所以说……林雪,你才是最会耍心机的人”林霜往前冲又被拽住,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林雪,好像下一秒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她转过头来看着黎星和陈子轩,突然歇斯底里的大笑。“你们都被骗了,她才不是什么纯洁无害的白莲花,她才是那个最狠毒城府最深的女人!我们都被骗了”

陈子轩带着同情的眼观看着林霜,她像个疯子一样一会怒骂一会大笑,他费力的把她拖走,可她的声音还在寂静的走廊里回荡。

“没事吧?”黎星伸手把林雪扶起来。林雪神情恍惚,望着林霜消失的方向许久不语,直到黎星伸出手把她扶起来,才开口,声音沙哑:“我……真的做错了吗?”

“你觉得呢!”黎星看着林雪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我不知道……我是亏欠了她很多……可是……谁又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谁又会知道……这丑陋的面具下最真实的真相”林雪轻轻摇头,往前走脚底还是发软,黎星干脆搂住林雪让她靠在自己肩上,他揽着她的肩膀往休息室走,“别说了,先回去吧,成哥再找你”

两人靠在一起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走廊尽头,没人注意到,江泽雨站在拐角,拧着眉神色难辨

很长一段时间江泽雨都在想着一些事情,只不过他突然记起不久前黎星与自己的对话。黎星一改以往没心没肺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开口:“泽雨呀!如果我跟你说我喜欢小雪你会让给我吗?”看见江泽雨沉默了,突然笑了:“别想了,我开玩笑的”

“小雨,泽雨?”穆妍轻伸出手在江泽雨眼前晃晃:“怎么,走神?”

江泽雨的视线依旧看着车窗外,懒散地应了一声。

“跟你说个好消息”穆妍轻难得眉飞色舞:“上次和我们一起吃过饭的何倩你还记得吧!就是上个月刚刚在台湾拿了奖的那个制片人。

她最近有一部新作品,需要一个男生在电影里要男主角少年是的角色。我向他推荐了你,她也有和你合作的意向,碰巧她现在人在北京,等会和黎星子轩他们碰过面吃过饭之后,去和何倩谈谈吧,如果这是成了,你在演艺圈的路就拓得更广了,为以后进军国际影坛打基础。”

江泽雨淡淡地“嗯”了一声

——————镜头切换——————

“哇,子轩你怎么知道我要饿扁了!还给我买面包太爱你了”黎星扑向陈子轩手里的袋子,却扑了个空。

“黎星你冷静点。这是给小雪的。”陈子轩嘴角抽了抽:“这瓶奶茶是给你的”

“……”黎星无语的接过奶茶

“哎,谢谢啊,子轩好贴心啊!”林雪笑了笑:“什么馅?红豆?”

“不是,豆沙,再说了回到你不喜欢红豆我还买我又不傻,还有一杯牛奶,我让张璇姐去热了,待会一起吃”陈子轩顿了顿:“对了,黎星你的蛋糕也在哪里,你不要我就去拿去”

“谁说的”黎星一听,两眼放光给了陈子轩一个熊抱:“小轩轩,你最好了么么哒,小雪,我帮你拿过来吧!”捧着陈子轩的脸亲了一口,便跑去找张璇

“太恶心了,以后你跟你买了”陈子轩嫌弃的檫檫脸

林雪默默瞅一眼手里的面包,由衷的赞叹:“子轩呀!暖暖真是有福气,你可算是居家旅行必备呀!”

“别贫”陈子轩轻轻敲了一下林雪的头顶。

林雪吐吐舌头

江泽雨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明明知道陈子轩喜欢的是夏暖暖,但江泽雨还是觉得格外刺眼

刚准备叫林雪时,后背就出声了:“泽雨?你怎么不进去”林雪和陈子轩听到声音便看向门口,黎星把江泽雨拉了进去。

林雪拿起手里的面包咬了一口:“泽雨,你来了”

“嗯”江泽雨面色冷淡:“出来一下,我们谈谈”

“哦,好。”林雪站起来,放下手里的面包冲黎星和陈子轩笑了笑:“我们就先走了”两人点点头

林雪跟着江泽雨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

“为什么不说”林雪还没开口,江泽雨就先说话了

“什,什么”林雪还没有搞清楚

“三年前的事,你为什么一句都不和我说,你是不是……根本就不信任我”江泽雨扯扯嘴角,眼里的冷漠林雪沉默了,林雪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到底为什么不相信我,在感情上我们都是平等的,你倒地为什么不相信我”江泽雨很生气

“我也很想去相信你”林雪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可是我做不到,你优秀,你的光芒足以让我感到刺眼。你的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我怕呀,我怕因为我的不顾仁义……我原本样子被你知道了,你会讨厌我。我对你……真的……好没安全感,你知道么江泽雨”

“那谁能给你安全感?”江泽雨轻笑:“陈子轩还是黎星?”

林雪震惊了:“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扯到他们?我们只是朋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林雪低着头声音开始有些颤抖:“他们是你的队友,你应该相信他们”

“就是因为是队友我才什么都没说!我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才——”江泽雨朝她大吼着,心中莫名的怒火达到了一个爆发点,拳头一下砸在墙壁上。

林雪的泪水被震了出来:“泽雨”她伸出手去拉江泽雨的衣袖,却抓了个空。

“算了,我们都先冷静一下吧。”江泽雨深呼一口气,站直身子:“我和轻姐还要去见一个制作人,就先走了”顿顿,“晚点,给你打电话”

他转身,未等林雪发出一声挽留,就已消失在拐角。

林雪靠着墙壁慢慢滑下坐在墙根,呜咽着把脸埋在手臂里。林雪哭了,一个伪装到哭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哭了。黎星站在拐角低着头,其实,黎星都听见了。黎星看见江泽雨表情不好偷偷跟了出来,没想到却听见了两人的对话。黎星靠着墙沉默了

之后林雪打江泽雨的电话已是关机。她就守着江泽雨的最后一句话,等啊等啊,从中午等到深夜,再从深夜等到黎明,他依旧没有打来。

最后等到她给他打的电话终于打通时,一切都变了样。

如果有一天我放弃你了,那一定不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我向你伸出手时,你转身得毅然决然。

第二天清晨

林雪迷迷糊糊地被手机铃声吵醒,发现自己竟然握着手机窝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扭扭酸痛的脖子,她接起电话

“喂”

“林雪吗?我是刘叔呀!。”

“哦,刘叔啊”林雪顿时坐起来,清醒了不少,她试探地问道:“啊,那个……有什么事么?”

“你……你能不能来趟医院?”刘贯成顿了顿:“我想你应该来看看。小霜她……”

“她……怎么了嘛?”林雪顿时紧张起来,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昨天被你们几家的粉丝围困,逼到马路上被一辆车给撞了,还好人没什么大事,只是头部有些损伤。不过她……”刘贯成咬咬牙:“她自从醒来,精神方面就不太正常。”

“刘叔你……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林雪的声音颤抖,心也揪了起来。

刘贯成站在病房外,透过门的一块玻璃,看见穿着病号服,一张惨白的脸安安静静坐在床沿的林霜,张张口,欲言又止,最终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小霜她……好像疯了。”

手机“啪”地掉在地上。

想起小时候在和林霜,不对,应该叫姐姐,决裂之前,她们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好像隔着一场朦朦胧胧无边无际的大雾,林雪竟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林霜的笑靥,像春天开在枝头姹紫嫣红的花朵。

“小雪,小雪,妈妈走了呢……爸爸说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以后只有我们和老爸相依为命了”

“小雪,小雪,你不要哭了,我会一直陪着你,我可是你姐姐”

“小雪,小雪,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老爸说我们放风筝妈妈可以看见”

“小雪,小雪你放高一些啊,这样妈妈在天堂才能看见。”

“小雪你好笨啊,放风筝都能摔倒。不是说要保护姐姐的吗?”

“小雪,小雪你不要哭了,告诉我,谁能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来!”

“小雪,小雪,别哭了,难看死了。我把爸爸从欧洲带回来的巧克力分给你一半好不好?”

就连决裂以后的事情,林雪也顿然想起一些

“你要去就去,跟我说什么……没有好名次,别回来见我”

“没事吧!真是够了,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而林雪也想起很多时候,自己的团队并没有处理公关的能力,可是自己却还是会安然无恙。

“笨死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还怎么做大事”

“行了行了,你去休息吧!”

“等等,这个……你拿走,老爸送来的……难吃死了”

“小雪……林雪……”林雪的脑子里一直响着林霜的声音,她的声音不断的重复,不断的提醒着她,这么多年林霜从来都没有怪过她什么,她一直都是……那个保护着自己的……姐姐,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镜头切换——————

林雪捂着嘴,泪眼朦胧,站在门外看着林霜坐在地板上,手里紧紧抱着一个半人高的娃娃玩偶,对着它一时哭一时笑,还会伸出手抹抹玩偶脸上 根本不存在的泪水,眉头轻蹙一脸忧愁。

“她已经这样一个上午了”刘贯成叹息:“找了精神科的医生来检查,医生说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心里承受不了,所以精神崩溃。可能……永远都不会恢复正常了。”

“不……怎么可能!她……她这么优秀,这么漂亮,这么年轻,她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她怎么能……这样子过一辈子呢,刘叔!怎么能。都怪我……这一切……都怪我”林雪哽咽着,眼泪从眼眶溢出。刘贯成拍了拍林雪

“小雪,你冷静点,这件事……不怪你。我知道小霜她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但是他毕竟是你姐姐,我希望…你能多来看看她”刘贯成看见林雪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样子便知道了,这两个孩子并不是没有情感,而且误会的太深。一个不愿解释,另一个不愿相信。

林雪转头看向林霜,林霜不哭了,好像回忆起什么开心的事,拉着娃娃的手灿烂的微笑。

延伸阅读

璀璨人生酒业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ylzd.shtml
璀璨人生酒业秉承千年酱酒文化精髓,深袭传统酿酒工艺之精华,携当地地理环境,气候环境,

信惠源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y9tl.shtml
信惠源汽车用品总部主要经营的产品有:硅胶碗、硅胶铲、硅胶勺、硅胶蛋糕模型、硅胶冰格、

卓人教育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s7sa.shtml
企业经营模式:自主研发幼儿智力潜能开发系列课程及家庭版学具产品,以招商加盟的形式进行

关公福佑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sj9p.shtml
项目介绍我国有悠久的文化和历史,晋绣属于我国民间一项非常伟大的艺术,关公福佑艺术品造

神仙酒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szme.shtml
上海神仙酒厂创建于1958年,是上海唯一的大曲酒酿造企业和中国白酒工业百强企业,是“

舒霸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pff5.shtml
舒霸按摩器总部是按摩垫、足辽机、美腿机、甩脂机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多蒂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p6t8.shtml
多蒂饰品介绍个性饰品,创新消费,多蒂饰品凭借出众的设计理念和创新的产品技术,打造经典

刘来云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a4tz.shtml
刘来云食品成立于2008年现有员工8人主要为客户提供代购代销及精品加工等服务欢迎前来

金利福钻石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gxyy.shtml
深圳金利福钻石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钻石设计、加工、切磨、镶嵌、产供销为一体的专职机

崎峰加盟  http://www.yinheoooo.com/gr6x.shtml
奇峰将秉承:创造开发,提倡环保,服务至上的精神,竭诚与国内外客户进行业务洽谈。我们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神话]养孩子的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第0章沐吻其人(3)后来只见潮妹子招来服务员,然后用清凉温和的声音说:“给对面那个妹子送三盘肥牛三盘肥羊,嗯,算我账上,不谢。”那个“不谢”明显是对我说的啊。我感到有点囧,又感到有点感激,因为当时的我正在挣扎着要不要点肥牛肥羊,而将将好那个妹子居然帮我做了决定,于是我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那个潮妹子,然

  • 洪荒玄幻之万界天道群救人(下)

    那人并未答话,摆出一副誓死不说的样子。只要等援兵到了,就好办了刷的一下子,杨雨龙便把刀尖插进了他的手臂中,他知道这家伙在拖延时间;并且警报声响了一会,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过来,到时就麻烦了。所以现在对他来说,时间比什么都重要;见他不答话,自己便毫不犹豫的插他一刀子,就不信他能一直忍着疼。接着便传出一

  • 仙道魔帝在线阅读第3节

    夜色正浓,魏语带着阿山阿水回到了乱葬岗。正要回到伏魔洞中找魏无羡,却听到在伏魔洞旁边临时搭建的大厅中传来一阵声音。是阿羡“明明承诺给师姐办一个最风光的婚礼,可是现在却连婚礼也参加不了。”“我真没用,真没用”听到此处,魏语不禁想到了不夜天的场景。于是魏语气势汹汹地从外面冲进来,嘴里边说道“是啊,你的确

  • [古剑]但愿人长久一步入十段

    安全区再一次缩小。有蔡梦琳这个大腿,丁晓东就狐假虎威的走在她后面边上,与着蔡梦琳一同向着安全区中心悠闲的迈进。丁晓东想起来自己竟然不知道蔡梦琳是什么境界,刚一有疑问还不待问出口,贾维斯小精灵就飞了出来。“报告主人,蔡梦琳境界为育灵境初期,已经临近育灵中期,体内元气饱满,不出一个月便可突破”贾维斯可爱

  • 我的孙子是绝世高手在线阅读第五节

    沈渔平时也没少和同事一起吐槽办公室用的这套任务管理系统。他们筹备一项婚礼,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任务以海量计,涉及到的人事交接更是复杂得要命。而它分类不清,权限不明,诸如移交任务、添加任务备注等基本功能更是没有。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它只有电脑版,没有APP版。如果不是唐舜尧坚持,他们早就弃之不用了。借这

  • 谜罪在线阅读白眼狼

    不知为什么,开学这么久以来,乔煜第一次睡得很安稳。虽然也没有睡得特别久,但这次一觉睡到天亮,夜里居然没有醒来,所以乔煜感到格外清醒。一定是长久没睡好的缘故,乔煜想。清醒了的他才想起来,昨天太困太累,以至于仅有的脑细胞只能机械地应付谢玦的提问,竟忘了问问他为什么昨天那个点会出现在北街。人家又带自己吃饭

  • 安氏陵容携熙然而归在线阅读第十章

    弘历如约在宫中栀子开遍之时赶了回来,时富察氏已快出月,衍春也有孕六月。弘历快马入京,自然先至养心殿回话,又往后殿与皇后请安,再往景仁宫一趟,回到西二所时已是旭日半落。远远看着,天边红霞与月白罗衫互相映衬着,衍春身后是他居住了许久的小院儿,朱红宫墙下松柏长青,正如罗衫上由细线勾勒出的的松鹤长春。犹如旅

  • 重生之仙阁奇缘在线阅读第十章

    短暂的尴尬之后,殷童板着脸率先朝学校走去,姚深以为殷童哪里不开心,紧跟在身边逗他。是的,殷童的娃娃脸板起来的时候并无丝毫杀伤力,些许婴儿肥的脸庞因刻意瘪起来的嘴唇而微微鼓起,他在生气,但他只会让人觉得……好想哄他。……姚深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绕在殷童的身侧来回念叨,字字句句全是关怀,让人连让他闭嘴

  • 日月神主在线阅读第1节

    “小舞,这款刚出的iphone9怎么样?我可是排了一个下午的队才终于抢到的哦!”一街头立交桥上,一男孩赔着笑脸殷勤地对面前美女说道,而美女却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中的iphone9,没有理会眼前窘迫的男孩。男孩脸上明显附上了一丝失落的情绪,但很快又堆着微笑有意地叹口气继续说道:“苹果的东西就是贵,这可是花

  • 抗战之亮剑:老子能暴兵在线阅读第三章

    说来也怪,我吐了这口血以后,身子也不疼了,头也不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奶奶,怎么回事?”奶奶牵着我的手,扶着我躺下,“昨晚我让你送古剑来,可我很快就知道这是那冤魂的调虎离山之计,他冲着家里跑过来了,我就赶紧带着大家过来了,谁知道,就看到你躺在大门口,已经昏迷了。”农村里的人思想都封建,要是让他们看